首页 > 晋商 > 正文

“赌徒”孙宏斌:和王健林632亿“世纪大交易”前突然换了手机号


2018-12-12 21:58:32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100

 

 

 

孙宏斌突然就换了电话号码,而且,并没有广而告之,于是,很多人都找不到他了,以为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他自己并不觉得这算得上是什么大事情,他甚至对我说,“现在知道这个新的电话号码的人,不超过30人”。那时的孙宏斌,正处在一笔世纪大交易之中,这笔一度价值632亿元的交易,来源于王健林的一个电话,孙宏斌当即应允。但是,恰是因为时间如此之短,他接到各位朋友打来的劝说电话,劝他三思而后行。

这样的电话接得多了,孙宏斌有点烦了,干脆换了电话号码,于是,想劝孙宏斌的人,都找不到他了。当然,在换号码之后,他第一时间把新号码告诉了王健林,以及与融创有密切合作的银行、金融机构的高管。

实际上,直到此时,孙宏斌的名声,才开始迅疾蹿升于地产圈以外,及至他出手援助贾跃亭而走到顶点。就在这一消息公之于众之前,他曾忍不住对我说,“我弄了个大事情,乐视网”。

孙宏斌绝不同于柳传志、王石,他是改革开放40年间崛起的另一种商业力量的代表:野蛮生长,在战斗中学习战斗,有着美利坚勃兴时代的冒险家精神。他们曾经是失败者,但在失败之后又再度成功,他们没有老一代的四平八稳、韬略纵横,但却更加激情洋溢,他们不是一代人,但正是改革开放,让他们有了同台竞技的沙场。

 

 

 

 

孙宏斌和柳传志之间,有着颇深的渊源。当年顺驰控股总部的办公地点,一度设在融科智地大厦。融科智地原是联想集团旗下的地产业务平台,如今,它已经被孙宏斌收购,不过,收购的资产包中,并不包括联想控股办公地所在的融科资讯中心。

孙宏斌一定会对这个办公地点记忆犹新,只不过,并非因为柳传志与联想的原因。记住这里,是应为2005年的11月的一天。

那是11月3日,孙宏斌在北京冬天惯有的干冷时日里,在办公室等待重要的客人。他的客人来自知名投行摩根士丹利,3年之后,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海啸,才会从美国席卷全世界,那时的大摩,对于任何一个中国商人而言,都是神一样的存在,即便对于今日已经对投行十分不屑的孙宏斌而言,当年亦是如此。

其时,大摩已经可以是孙宏斌的金主,只不过那时孙氏的企业并非如今的融创,而是昔日的顺驰,在中国土地市场刚刚开始实行招拍挂的年代,顺驰率先读懂了房地产游戏的规则,年轻人孙宏斌豪言,“三年之后1000亿,挑落万科当老大”。

那一天的孙宏斌等待的,是来自大摩的私募投资合同。自此再向前推一个月,孙宏斌和大摩达成协议,大摩应允,11月的时候,资金会打入到顺驰的账上。

然而,在11月3日这一天,孙宏斌的来客,只有一人。

 

 

 

 

孙宏斌等来的确实是大摩的客人,然而,这惟一的客人,带给年轻人孙宏斌的,却并非是好消息。美国人习惯的耸了耸肩,用十分遗憾并带有戏剧腔的口吻告诉孙宏斌,顺驰的私募投资计划被无限期推迟了,他感到十分遗憾。

孙宏斌没有过多追问原因,事实上这位大摩的客人,在他的办公室也未做过长的停留。孙宏斌没有出门送他,只是目送他离去之后,紧急召开了董事会,据参加过这次会议的人回忆,这次董事会,一开就开到了次日凌晨一点。

多年以后,在中国地产界,融创有了“夜总会”的称谓,也就是夜里总开会,更多人的似乎不清楚,这是从顺驰时代就开始的。

这一切,对孙宏斌而言是措手不及。2004年的时候,顺驰实际上就已经基本通过了港交所的聆讯,但当时港交所会计制度的变更,对顺驰非常不利,孙宏斌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上市,不利于顺驰,这样的会计制度,也不能体现顺驰的价值。

直到大摩来客朝孙宏斌“摊手”的时候,孙宏斌仍然坚持不能“以白菜价卖顺驰”,他曾对身边人说起,“我不是拿不到资金,而是不能以白菜价卖顺驰”。但是,市场是残酷的,于是,送走大摩的客人之后不到一年,一个名叫单伟豹的香港人,走入了孙宏斌的世界。

 

 

 

 

那一年,孙宏斌只有41岁。他或许并不知道,这个年长他19岁的男人,将会决定当时自己人生最大一盘赌局的输赢。

介绍单伟豹与他结识的是时任深圳控股的首席运营官张化侨。这位中国资本界的“达人”通过天津市的一位领导将单伟豹和他的路劲基建推荐给了孙宏斌。在此之前,顺驰资金链紧绷,已无当日风光,但赌性甚强的孙宏斌却认定,只要有20亿元,顺驰便能恢复往日神奇。

在孙宏斌的记忆中,他所要寻求的只是一个合作者。尽管他不愿承认,他所期望的所谓“合作者”,只是一个能够帮助他和顺驰渡过眼下难关的人。那时的他曾经再次想到过柳传志,希望他出手相援,让顺驰的品牌和团队得以保留。但是,这一次,他没有再像过往一样从这位爱恨交加的“亚父”那里得到帮助,联想的回复只有一句话,“没有能力管理”。

孙宏斌也曾考虑过中海、世茂甚至是黄光裕能否成为自己的“合作者”,但是他一一否定。孙宏斌的逻辑看似清楚,他一定不要找一个做地产的“施救者”,因为他们会消解顺驰的品牌和团队,这位曾有牢狱生涯的地产骇客,最不能接受的便是自己倾注心血的顺驰最终消解于他人之手。

他决定赌一把。多年之后,孙宏斌的另一家公司融创(中国)已经在香港成功上市。此时的他向身边人回忆彼时选择香港商人单伟豹的原因,他说,原因只有一个,就是路劲基建没有地产业务,没有地产业务的单伟豹不会消解他的顺驰。即便在这一刻,孙宏斌也未曾想过放弃顺驰。

接受了张化桥的居间牵线,孙宏斌最终引入了单伟豹。事实证明,这一次他赌得满盘皆输。“没有地产业务”的单伟豹最终成为了顺驰的实际控制者。直到2007年底,孙宏斌在自己心血创办的顺驰的股份只剩下5%,“净身出户”与否事实上也仅仅是个名义问题而已。

 

 

 

 

在单伟豹掌控顺驰的岁月里,孙宏斌一直不愿对身边人提及的是自己是否“愿赌服输”。他实际上更试图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东山再起”的故事,不管是有意为之还是意气使然。

“他从来不愿意承认自己和顺驰时代的孙宏斌有怎样的改变,但这种改变我们是感受得到的。”一位曾经的孙宏斌属下说。在他的逻辑框架内,如果孙宏斌仍然是那个曾经张狂不懂得退让的孙宏斌,那么他宁可在顺驰主导权的争夺上面对单伟豹输得一败涂地,也不会立即就会想起东山再起。

这不是一部励志电影,而是现实、残酷甚至血腥的商战。这一次,孙宏斌学会了留下后路,这条后路就是融创(中国),在顺驰易手单伟豹之后的第六年,孙宏斌带着他的融创(中国)站在了香港联交所的大厅里。他把上市的铜锣敲得山响,像是在发泄着什么。

此时的孙宏斌已经47岁,6年的时间在一个中年男人身上所留下的印记是隐忍。他不愿意将自己比成越王勾践,甚至连朋友发给他的祝贺短信中将他与曾国藩做比,他都会真假之间颇有微词,他不愿意听到的是“败”,尽管他是屡败屡战屡战屡败。

在不得不面对顺驰易手的那一刻,孙宏斌对身边人说,他不怕输,因为他曾经比这次输得更惨,甚至将自己输进了牢狱。那是一个老套的为人熟知的故事,但他也换来了病榻上的柳传志对联想控股董事之一、房地产业务板块掌门的陈国栋那一句“你们要多合作”,所以孙宏斌一直相信,只要有心,就没有什么门槛迈不过去。

融创(中国)就是那个“心”。如今回溯,似乎更可以读出孙宏斌或许更早地感受到了顺驰时代自己的“败局已定”,只不过他不愿承认在与单伟豹掰手腕之前,原来顺驰名下的部分优质项目已经被归置融创(中国)名下,后来,这些优质项目成了孙宏斌东山再起的资本。

 

 

 

 

在顺驰败局已定的年代,孙宏斌邀几个昔日的下属一起唱歌,同去的有如今融创(中国)的高管荆宏。荆宏回忆,孙宏斌并不爱好唱歌,但那天喝过酒的孙宏斌把一首歌唱了两次,那就是崔健的《一无所有》,至于那是巧合还是他的有意为之,孙宏斌此后从未解释。

被理想主义光环与创业激情萦绕十年之久的孙宏斌,从那一刻起,终于开始面对现实,尽管那个现实还没有残酷到“一无所有”。

如果孙宏斌更早一点儿将自己的自负当中掺杂进一些现实,或许顺驰的“大败局”就是另外一番景象。2005年,孙宏斌的顺驰首次上市失败,摩根士丹利随即登门施出援手,当然,在嗜血成性的美国投行那里,没有免费的午餐。

孙宏斌在相当一段时间里并不愿提及这段往事。但他也无法否认自己当时把登门施援的摩根士丹利当成了救命稻草。当他苦心孤诣地以顺驰25%的股权换取摩根士丹利超过1亿美元的投资之后,这个资本大鳄却告知孙宏斌,无限期地搁置注资计划。

每当被要求回忆这一段历史时,孙宏斌都是一句“我不知道为什么”草草敷衍,真正的答案,恐怕只在他自己的心中。所谓现实,即是在自己心中面对这段历史即可。

于是,在融创(中国)的上市庆功宴上,孙宏斌对席间自己的新将旧臣们说,在2004年顺驰上市之时,作为保荐人的汇丰银行对孙宏斌的牢狱生涯颇为在意,并建议孙宏斌不要出任顺驰(中国)的董事长。六年之后,孙宏斌告诉他的下属,当港交所问高盛,孙宏斌能不能当CEO,高盛说能。

“港交所问高盛,孙宏斌能不能当CEO,高盛说能。港交所问高盛,孙宏斌能不能当CEO,高盛说能。港交所问高盛,孙宏斌能不能当CEO,高盛说能。”孙宏斌将这样的一句话,在席间重复了三次。

此时的孙宏斌,或许可以把胜败放在一边,身边的一切,无非快意恩仇。

来源:中国经营报微信公众号

 

孙宏斌突然就换了电话号码,而且,并没有广而告之,于是,很多人都找不到他了,以为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他自己并不觉得这算得上是什么大事情,他甚至对我说,“现在知道这个新的电话号码的人,不超过30人”。那时的孙宏斌,正处在一笔世纪大交易之中,这笔一度价值632亿元的交易,来源于王健林的一个电话,孙宏斌当即应允。但是,恰是因为时间如此之短,他接到各位朋友打来的劝说电话,劝他三思而后行。

 

这样的电话接得多了,孙宏斌有点烦了,干脆换了电话号码,于是,想劝孙宏斌的人,都找不到他了。当然,在换号码之后,他第一时间把新号码告诉了王健林,以及与融创有密切合作的银行、金融机构的高管。

 

实际上,直到此时,孙宏斌的名声,才开始迅疾蹿升于地产圈以外,及至他出手援助贾跃亭而走到顶点。就在这一消息公之于众之前,他曾忍不住对我说,“我弄了个大事情,乐视网”。

 

孙宏斌绝不同于柳传志、王石,他是改革开放40年间崛起的另一种商业力量的代表:野蛮生长,在战斗中学习战斗,有着美利坚勃兴时代的冒险家精神。他们曾经是失败者,但在失败之后又再度成功,他们没有老一代的四平八稳、韬略纵横,但却更加激情洋溢,他们不是一代人,但正是改革开放,让他们有了同台竞技的沙场。

 

 

孙宏斌和柳传志之间,有着颇深的渊源。当年顺驰控股总部的办公地点,一度设在融科智地大厦。融科智地原是联想集团旗下的地产业务平台,如今,它已经被孙宏斌收购,不过,收购的资产包中,并不包括联想控股办公地所在的融科资讯中心。

 

孙宏斌一定会对这个办公地点记忆犹新,只不过,并非因为柳传志与联想的原因。记住这里,是应为2005年的11月的一天。

 

那是11月3日,孙宏斌在北京冬天惯有的干冷时日里,在办公室等待重要的客人。他的客人来自知名投行摩根士丹利,3年之后,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海啸,才会从美国席卷全世界,那时的大摩,对于任何一个中国商人而言,都是神一样的存在,即便对于今日已经对投行十分不屑的孙宏斌而言,当年亦是如此。

 

其时,大摩已经可以是孙宏斌的金主,只不过那时孙氏的企业并非如今的融创,而是昔日的顺驰,在中国土地市场刚刚开始实行招拍挂的年代,顺驰率先读懂了房地产游戏的规则,年轻人孙宏斌豪言,“三年之后1000亿,挑落万科当老大”。

 

那一天的孙宏斌等待的,是来自大摩的私募投资合同。自此再向前推一个月,孙宏斌和大摩达成协议,大摩应允,11月的时候,资金会打入到顺驰的账上。

 

然而,在11月3日这一天,孙宏斌的来客,只有一人。

 

 

孙宏斌等来的确实是大摩的客人,然而,这惟一的客人,带给年轻人孙宏斌的,却并非是好消息。美国人习惯的耸了耸肩,用十分遗憾并带有戏剧腔的口吻告诉孙宏斌,顺驰的私募投资计划被无限期推迟了,他感到十分遗憾。

 

孙宏斌没有过多追问原因,事实上这位大摩的客人,在他的办公室也未做过长的停留。孙宏斌没有出门送他,只是目送他离去之后,紧急召开了董事会,据参加过这次会议的人回忆,这次董事会,一开就开到了次日凌晨一点。

 

多年以后,在中国地产界,融创有了“夜总会”的称谓,也就是夜里总开会,更多人的似乎不清楚,这是从顺驰时代就开始的。

 

这一切,对孙宏斌而言是措手不及。2004年的时候,顺驰实际上就已经基本通过了港交所的聆讯,但当时港交所会计制度的变更,对顺驰非常不利,孙宏斌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上市,不利于顺驰,这样的会计制度,也不能体现顺驰的价值。

 

直到大摩来客朝孙宏斌“摊手”的时候,孙宏斌仍然坚持不能“以白菜价卖顺驰”,他曾对身边人说起,“我不是拿不到资金,而是不能以白菜价卖顺驰”。但是,市场是残酷的,于是,送走大摩的客人之后不到一年,一个名叫单伟豹的香港人,走入了孙宏斌的世界。

 

 

那一年,孙宏斌只有41岁。他或许并不知道,这个年长他19岁的男人,将会决定当时自己人生最大一盘赌局的输赢。

 

介绍单伟豹与他结识的是时任深圳控股的首席运营官张化侨。这位中国资本界的“达人”通过天津市的一位领导将单伟豹和他的路劲基建推荐给了孙宏斌。在此之前,顺驰资金链紧绷,已无当日风光,但赌性甚强的孙宏斌却认定,只要有20亿元,顺驰便能恢复往日神奇。

 

在孙宏斌的记忆中,他所要寻求的只是一个合作者。尽管他不愿承认,他所期望的所谓“合作者”,只是一个能够帮助他和顺驰渡过眼下难关的人。那时的他曾经再次想到过柳传志,希望他出手相援,让顺驰的品牌和团队得以保留。但是,这一次,他没有再像过往一样从这位爱恨交加的“亚父”那里得到帮助,联想的回复只有一句话,“没有能力管理”。

 

孙宏斌也曾考虑过中海、世茂甚至是黄光裕能否成为自己的“合作者”,但是他一一否定。孙宏斌的逻辑看似清楚,他一定不要找一个做地产的“施救者”,因为他们会消解顺驰的品牌和团队,这位曾有牢狱生涯的地产骇客,最不能接受的便是自己倾注心血的顺驰最终消解于他人之手。

 

他决定赌一把。多年之后,孙宏斌的另一家公司融创(中国)已经在香港成功上市。此时的他向身边人回忆彼时选择香港商人单伟豹的原因,他说,原因只有一个,就是路劲基建没有地产业务,没有地产业务的单伟豹不会消解他的顺驰。即便在这一刻,孙宏斌也未曾想过放弃顺驰。

 

接受了张化桥的居间牵线,孙宏斌最终引入了单伟豹。事实证明,这一次他赌得满盘皆输。“没有地产业务”的单伟豹最终成为了顺驰的实际控制者。直到2007年底,孙宏斌在自己心血创办的顺驰的股份只剩下5%,“净身出户”与否事实上也仅仅是个名义问题而已。

 

 

在单伟豹掌控顺驰的岁月里,孙宏斌一直不愿对身边人提及的是自己是否“愿赌服输”。他实际上更试图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东山再起”的故事,不管是有意为之还是意气使然。

 

“他从来不愿意承认自己和顺驰时代的孙宏斌有怎样的改变,但这种改变我们是感受得到的。”一位曾经的孙宏斌属下说。在他的逻辑框架内,如果孙宏斌仍然是那个曾经张狂不懂得退让的孙宏斌,那么他宁可在顺驰主导权的争夺上面对单伟豹输得一败涂地,也不会立即就会想起东山再起。

 

这不是一部励志电影,而是现实、残酷甚至血腥的商战。这一次,孙宏斌学会了留下后路,这条后路就是融创(中国),在顺驰易手单伟豹之后的第六年,孙宏斌带着他的融创(中国)站在了香港联交所的大厅里。他把上市的铜锣敲得山响,像是在发泄着什么。

 

此时的孙宏斌已经47岁,6年的时间在一个中年男人身上所留下的印记是隐忍。他不愿意将自己比成越王勾践,甚至连朋友发给他的祝贺短信中将他与曾国藩做比,他都会真假之间颇有微词,他不愿意听到的是“败”,尽管他是屡败屡战屡战屡败。

 

在不得不面对顺驰易手的那一刻,孙宏斌对身边人说,他不怕输,因为他曾经比这次输得更惨,甚至将自己输进了牢狱。那是一个老套的为人熟知的故事,但他也换来了病榻上的柳传志对联想控股董事之一、房地产业务板块掌门的陈国栋那一句“你们要多合作”,所以孙宏斌一直相信,只要有心,就没有什么门槛迈不过去。

 

融创(中国)就是那个“心”。如今回溯,似乎更可以读出孙宏斌或许更早地感受到了顺驰时代自己的“败局已定”,只不过他不愿承认在与单伟豹掰手腕之前,原来顺驰名下的部分优质项目已经被归置融创(中国)名下,后来,这些优质项目成了孙宏斌东山再起的资本。

 

 

在顺驰败局已定的年代,孙宏斌邀几个昔日的下属一起唱歌,同去的有如今融创(中国)的高管荆宏。荆宏回忆,孙宏斌并不爱好唱歌,但那天喝过酒的孙宏斌把一首歌唱了两次,那就是崔健的《一无所有》,至于那是巧合还是他的有意为之,孙宏斌此后从未解释。

 

被理想主义光环与创业激情萦绕十年之久的孙宏斌,从那一刻起,终于开始面对现实,尽管那个现实还没有残酷到“一无所有”。

 

如果孙宏斌更早一点儿将自己的自负当中掺杂进一些现实,或许顺驰的“大败局”就是另外一番景象。2005年,孙宏斌的顺驰首次上市失败,摩根士丹利随即登门施出援手,当然,在嗜血成性的美国投行那里,没有免费的午餐。

 

孙宏斌在相当一段时间里并不愿提及这段往事。但他也无法否认自己当时把登门施援的摩根士丹利当成了救命稻草。当他苦心孤诣地以顺驰25%的股权换取摩根士丹利超过1亿美元的投资之后,这个资本大鳄却告知孙宏斌,无限期地搁置注资计划。

 

每当被要求回忆这一段历史时,孙宏斌都是一句“我不知道为什么”草草敷衍,真正的答案,恐怕只在他自己的心中。所谓现实,即是在自己心中面对这段历史即可。

 

于是,在融创(中国)的上市庆功宴上,孙宏斌对席间自己的新将旧臣们说,在2004年顺驰上市之时,作为保荐人的汇丰银行对孙宏斌的牢狱生涯颇为在意,并建议孙宏斌不要出任顺驰(中国)的董事长。六年之后,孙宏斌告诉他的下属,当港交所问高盛,孙宏斌能不能当CEO,高盛说能。

 

“港交所问高盛,孙宏斌能不能当CEO,高盛说能。港交所问高盛,孙宏斌能不能当CEO,高盛说能。港交所问高盛,孙宏斌能不能当CEO,高盛说能。”孙宏斌将这样的一句话,在席间重复了三次。

 

此时的孙宏斌,或许可以把胜败放在一边,身边的一切,无非快意恩仇。

来源:中国经营报微信公众号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聚力环保超市创始人周凌云I聚力凝心,焕颜三晋
下一篇:山西最大民营煤炭巨无霸诞生,孝义鹏飞成600亿山西资本新贵

今日热读
杏花村迎来世界级酒业盛会!汾酒一百年后再展风采
从山西煤老板到“冲刺”科创板:张来拴父子的“逆袭”之路
正式“接棒”!李晋平“履新”山西省工信厅党组书记、厅长
圈地千亩、非法采砂!文水首富李增虎为首涉黑团伙40余人被端
2018山西功勋企业家名单出炉,振东董事长李安平等132人当选
与晋商李安平同行,我看到了这些
山西矿老板王见刚涉黑主要人员落网!另有9人在逃
“晋才院士”高福一家9位博士,有哈佛、牛津~
晋民投副董事长张晋芳的集创北方入列科创板首批上市企业潜力名单
山西最大民营金融航母“晋民投”正式成立:昝宝石领航晋商五虎将
本周热读
杏花村迎来世界级酒业盛会!汾酒一百年后再展风采
三家基金定增浮亏超2亿!山西首富杨建新拟转让跨境通股份退场
一个山西“煤老板”的自述:不做井底之蛙,敢做世界的洛克菲勒
郭台铭背后的三个女人
“鑫苑”梦难圆 一心出海的晋商大佬张勇前路茫茫
从山西煤老板到“冲刺”科创板:张来拴父子的“逆袭”之路
山西凌志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郑重声明
晋民投副董事长张晋芳的集创北方入列科创板首批上市企业潜力名单
山西潞宝集团的资本“往事”
从新疆国资到山西国投,广誉远——​陕西富豪郭家学不变的摇钱树
本月热读
2019山西省民营企业百强发布,建龙、立恒、潞宝勇冠三甲
山西矿老板王见刚涉黑主要人员落网!另有9人在逃
圈地千亩、非法采砂!文水首富李增虎为首涉黑团伙40余人被端
陈永贵遗孀宋玉林女士遗体告别仪式隆重举行
山西重点省属国企主要领导最新名单
山西最大民营煤炭巨无霸诞生,孝义鹏飞成600亿山西资本新贵
揭秘山西资本新贵南烨系:山西煤老板发家 曾扫货4上市公司
正式“接棒”!李晋平“履新”山西省工信厅党组书记、厅长
沃联沃非法集资被查处,晋商赵永奎被抓
三家基金定增浮亏超2亿!山西首富杨建新拟转让跨境通股份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