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晋商 > 正文

山西煤老板变脸记:疯狂转型,重金砸入万亿新赛道


2023-11-18 22:03:26   阅读:10.3k+

2022年,一家从未涉足储能领域的企业立下宏愿:

力争1年内,储能产业取得实质性突破,3年内形成规模,5—8年进入储能行业第一方阵,实现全钒液流电池市场占有率30%以上目标。

口气不小,胆子够大,却又让人没法视作是一句空谈。

因为,提出这一口号的正是一代“传奇煤老板”王广西,与在他手下实现破产重整“逆天改命”的永泰能源。


※ “煤炭大王”王广西

01|万丈高楼平地起

2002年,时年34岁的王广西走出江苏国信,看了这个本可让他衣食无忧的事业单位最后几眼,便将目光投向远处正在建设的高楼,从此一头扎进了房地产行业。

永泰能源的成立,还要从房地产说起。

彼时国内房地产行业正处群雄并起的草莽时代,凭借在国企的工作经历以及积累的资源和人脉,王广西在先后创立了几家地产投资公司后,于2003年2月根据市场情况整合资源,正式创立永泰集团。

成功进入房地产行业并站稳脚跟后,王广西又将目光投向了医药行业。2005年,王广西迅速出手,收购了南京小营药业,从房地产主业正式横插进医药领域。

此后,王广西大胆任用有着“三九教父”之称的赵新先,而此时因“滥用职权”锒铛入狱的赵新先才刚刚出狱不久。


※ 原三九集团董事长赵新先曾获刑一年零十个月

但充满野心、胆子大的王广西似乎还不满足于此,不断暴涨的煤炭行情让想要做大做强的王广西将永泰集团的触手伸向煤炭行业。

2007年,永泰集团以1.87亿元的价格取得了中石化手中的上市公司泰安鲁润股份的控制权,正式入主鲁润股份,在当时被认为是中石化做了笔“赔本买卖”。

很快,使得王广西真正发家的机会就来了。

2009年,山西发布了《煤炭资源整合与煤炭企业兼并重组方案》,山西煤矿也开始进入煤矿整合大时代,愿意折腾又有能力折腾的王广西再次盯上了这个好机会。

同年,王广西从舒昌雄的华瀛投资拿到了股权,值得注意的是,华瀛山西是山西煤改后仅剩的几家民营煤企之一,最重要的是其具有山西省煤炭资源兼并重组整合主体资格。

2010年10月,“泰安鲁润股份有限公司”名称也正式变更为“永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恰当的时机,加上从中石化手里捡的大便宜,最终帮助永泰能源成功借壳上市A股。

取得资格后永泰能源乘着煤改大时代的“东风”,正式进入煤炭行业并开始“大杀四方”。在其和其团队的操盘下,永泰能源制定发展战略为:“重点以煤炭为主业,向能源类公司转型”,而永泰接下来就开始了其可以堪称“疯狂”的一系列并购。

截至2017年,永泰能源已经陆续整合了山西省内15家煤炭企业,成为行业内绝对巨头的民营企业。公司当年煤炭保有储量超38亿吨,优质焦煤资源量供给超9亿吨,优质动力煤资源量共计近30亿吨。

王广西就此坐稳了“煤炭大王”的江湖地位。


※ 王广西在煤炭行业“大杀四方”

在成为煤炭行业大鳄并迅速发展的同时,永泰能源并没有放弃发展扩大自己的其他业务。

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手段,永泰能源又快速全资收购了华瀛石化和华晨电力两家企业,先后踏入石化领域和电力产业,并成功地打造出一个全新的、巨大的煤电一体化的能源帝国。

永泰能源巅峰时业务包含医药、银行、保险、石化、地产等多个领域,市值超千亿,是国内A股上煤电一体化最大的一家民营企业,国内煤炭板块唯一民营上市公司。王广西、郭天舒夫妇身家也凭此爆炸式增涨到370亿元,并曾占据《胡润百富榜》第37的位置。

02/胜败兵家事不期

就在王广西靠着“传奇煤老板”的名头风光一时,正处辉煌的巅峰时期,永泰能源的资金链却突然断裂。

2018年7月,永泰能源总金额为15亿元的债券无法及时兑付,构成了实质性的违约,一石激起千层浪,此债券违约又触发多个债券交叉违约。

或许是王广西大意了,又或者是永泰能源凶猛的发展势头使得王广西有些飘飘然。

如果在永泰能源发展最快的那一段时间,王广西能够回头看一眼身后,就会发现永泰能源在疯狂扩张的同时,也留下了惊人的债务,永泰能源早已经债台高筑了。

永泰能源的信用等级被联合资信连续下调,一落千丈,从AA+一路跌到CC。

随后,退居幕后的王广西重新接过担子,担任永泰能源董事长,并公开表态“我一不会上天跑,二不会上楼跳,大不了我出局”。


※ 王广西在媒体发布会上表示“大不了我出局”

话说的再好听,也解决不了实际的债务问题,永泰能源的债务问题实在是太大了。当时,永泰能源负债达到了780个亿,其中超过620亿为有息负债,就连永泰集团有息负债也达到821亿,资产负债率达到72.85%。

回归后的王广西为了清偿债务,带领着永泰能源从两个方面展开了一系列自救动作。

一方面,王广西从内部入手,永泰能源开始变卖与主业无关的海内外资产。包括石化、核电、财险、银行、医院等等,数百亿的项目也囊括其中。再后来,永泰能源甚至开始挂牌转让旗下矿业公司股权,割肉以求保命。

对于当时焦头烂额的王广西来说,可变卖资产已经顾不上详细挑选了,这一点通过放弃锦欣生殖也不难看出。

永泰能源退出时锦欣生殖市值45亿元。第二年,锦欣生殖成功上市,市值高达200亿元。虽然公司未来发展一片光明,但当时的王广西已然无福消受。


※ 锦欣生殖港股上市

另一方面,王广西开始向外部寻求帮助,永泰能源的“老父亲”永泰集团和北京能源集团签署了重组意向协议,永泰能源想靠国资力量从“债务泥沼”中脱困,可由于种种原因,最终这一协议也未能达成一致。

经过多轮协调,2020年8月,永泰能源已经没有其他办法偿还债务,债权人豫煤矿机一纸申请递交到法院,要求对永泰能源进行破产重整,永泰能源的股票被停牌,股票简称也改为“*ST永泰”。

局外人一边冷眼旁观着永泰能源这幢将要倾倒的大厦,一边汗流浃背地梳理“自家事务”,以避免自身出现资金链问题,局内人则都在静静等待永泰能源丧钟敲响的那一刻。

就在看似无力回天之际,同年12月,王广西拿出了重整计划:普通债权中,每家债权人50万元及以下部分由现金清偿。超过50万元的部分按照20.78%的比例留债12年,剩下的实行债转股。


※ 永泰能源重整案第二次债权人会议现场

虽然该重整计划在当时备受争议,许多债权人都不满意,但是面对此时岌岌可危、境地尴尬的永泰能源,又有什么更好的选择呢?

万万没想到, 永泰能源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2020年12月31日,永泰能源公告重整执行完毕。据永泰能源公开表示,以2020年第三季度财务数据为基础测算,本次重整计划实施完成后,预计永泰能源资产负债率将由73.04%下降至55.72%,每年可节省财务费用11.33亿元。

毋庸置疑,永泰能源的这次破产重整堪称教科书级别。

2021年1月,永泰能源成功“摘星”股票简称改为“ST永泰”,3个月后,永泰能源又成功“摘帽”,扶大厦之将倾的王广西也保住了“煤炭大王”的帽子。

03|柳暗花明又一村

事实上,王广西一直是个极具商业洞察力的资本运作高手,这一点从2013年王广西入主海德股份并取得西藏唯一一张AMC牌照就不难看出。

永泰能源能够顺利上市并顺势疯狂扩张,与其高明的资本运作也不无关系。

当初,大量的、频繁的并购和迅速的扩张,仅靠永泰集团自有资金肯定不够,必须借助融资、借贷等手段获得更多的资金,通过买壳、定增、反复抵押再解押、发行债券等手段,永泰能源很快募资超300亿元。

近两年,受能源转型影响,煤价变动震荡幅度较大,常常就像坐“过山车”,且整体呈现上涨趋势,多个煤电企业已经开始加快转型。


※ 煤炭产业已成昨日黄花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近年来煤电装机比例逐年降低,甚至低至50%以下。

但是随着新能源装机规模的不断提升,为了保障电力供应,处于低碳转型关键地位的火电又开始复兴,煤电的核准及建设又有了明显的提速,江河日下的煤电行业似乎也迎来了新的转机。

成功操作破产重整的王广西再度走了大运。

去年2月,永泰能源发布公告显示,国家发改委核准公司建设海则滩煤矿项目。项目总投资74.6亿元,建设规模600万吨/年,配套建设相同规模的选煤厂。经初步测算,海则滩煤矿建成达产后每年可带来净利润约20亿元。

煤电的复兴对“老本行”就是煤炭领域的永泰能源来说固然是个利好消息,不甘寂寞的王广西同时盯上了日渐火爆的长时储能。

近几年,我国实施“双碳”战略,大力发展清洁能源,风电、光伏开始大规模建设,作为新能源发电消纳有效介质的储能需求也开始爆发。

于是王广西又折腾上了:一边紧握煤炭业务,另一边开始带领永泰能源开始向清洁能源转型,朝着全钒液流技术路线的长时储能“开炮”。

2022年,永泰能源正式发布了堪称极为宏大的转型路线图:力争1年内,储能产业取得实质性突破,3年内形成规模,5—8年进入储能行业第一方阵,实现全钒液流电池市场占有率30%以上目标。

同年,国家能源局发布消息称,为保障安全,中大型电化学储能电站不得选用三元锂电池。全钒液流电池相比锂电池最大的优势就是安全性更高,基本没有爆炸燃烧的风险,这项政策的发布,也给永泰能源发展全钒液流添加了一种“天助我也”的感觉。

而永泰能源的钒电池发展也确实迅猛。

进军全钒液流储能初期,永泰能源就大肆收购钒矿,并与长沙理工合作取得核心技术和后续研发能力,从一开始就瞄准了全产业链布局。

今年以来,永泰能源更是频频发力。

6月27日,永泰能源1000MW全钒液流储能装备制造基地(一期300MW)开工,同日,永泰能源旗下德泰储能研究院正式揭牌。

两天后,永泰能源旗下汇宏矿业在甘肃敦煌举行一期年产3000吨五氧化二钒项目开工仪式,项目建设已正式进入实质性施工阶段。

就在前不久,永泰能源还通过旗下德泰能源与新加坡国立大学旗下的全钒液流电池科技初创公司Vnergy达成合作协议,前者将以7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和认购后者70%的股权。


※ 新加坡国立大学

永泰能源的全钒液流储能道路正在越走越宽,如果其真的能达成其在2022年立下的目标,那么估计属于永泰能源新的辉煌时期也会随之而来。

王广西的“煤炭大王”称号之外,也要增加一个“全钒液流大王”的称号了。

据永泰能源2023年半年度业绩报告显示,预计公司2023年半年度实现净利润10.1亿元~11.1亿元,同比增长 31.11%~44.10%;扣非净利润9.8亿元~10.8亿元,同比增长 24.16%~36.83%。

9月17日,2023胡润中国能源民营企业TOP100榜单发布,永泰能源以320亿元的企业价值位列第53位。

然而,迄今为止,永泰能源仍未摆脱“1元股”的命运。

且在大连融科、上海电气、武汉南瑞、北京普能等第一、二梯队占据主导权的全钒液流赛道,永泰能源还仅仅只是个“新兵”。

即使永泰能源能做到“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但面对现在竞争异常激烈的储能市场,永泰能源的路目前还是充满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