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吕梁市或迎A股氢能投资“大单”:对方连年亏损,神秘晋商或为主要“操盘手”


2024-07-09 10:13:52   阅读:10.4k+

7月8日,A股上市公司ST曙光收于跌停板,而此前则刚刚因连续三个涨停发布异动公告,显然此前披露的“重磅利好”并不足以让投资者“安心”。

牵手吕梁当地政府布局氢能重卡生产线

ST曙光在异动公告中称,公司近期与吕梁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签署的《吕梁曙光汽车产业园项目招商引资框架协议》,系双方达成的初步合作意向,具体合作事宜在后续洽谈过程中另行商议签订,后续协议的签署存在一定不确定性。本协议涉及的合作内容受行业政策、手续报批、可研论证等因素影响,存在一定不确定性。请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同时,ST曙光还表示,公司主营汽车整车及零部件生产及销售,公司生产经营没有变化,且有意思的是,ST曙光还特意强调,“经公司自查,未发现对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重大影响的媒体报道或市场传闻,亦未涉及热点概念事项”,亦即近日主动披露的公告并不是“蹭热点”。

山西资本圈注意到,ST曙光于6月28日晚曾公告称,公司近期与吕梁经开区管委会签署《吕梁曙光汽车产业园项目招商引资框架协议》,双方积极研究推动在吕梁经开区建设吕梁曙光汽车产业园项目,推进与相关合作方共同投资建设氢燃料电池汽车生产线,力争实现5年生产10000台/套氢燃料电池系统及整车(氢能重卡)的目标。

其中,吕梁经开区管委会在项目建设、资金筹集、市场拓展、税收优惠等方面按照有关政策规定给予支持;ST曙光引入拥有氢能及燃料电池自主核心技术的核心零部件企业和具备制氢、储氢、运氢、加氢站建设实力企业,前者给予必要的协助。

虽然目前进入氢能产业并非大热点,包括吕梁市便有美锦能源、鹏飞集团等山西实力民企的大手笔布局,但市场关注点在于ST曙光这份框架协议如若落地,却并非“小合同”。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截止2023年,我国氢能重卡年销量达到3653辆,而国内大型商用车品牌宇通旗下燃料电池重卡以831辆的累计销量夺得年终销量冠军,所以上述年均生产2000台/套氢燃料电池系统及整车(氢能重卡)的目标显然不是“小目标”,另外目前国内氢能重卡的市生产成本应超100万元/辆,如此测算上述目标的产值亦相当可观,不过核心问题是如今的ST曙光“自救”尚且乏力,未来又有多大的能力实现上述“大目标”?!

晋商贾木云或为双方合作关键人物

ST曙光全称为辽宁曙光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主营业务涉及汽车整车、汽车车桥及零部件三大板块,拥有"黄海客车"和"曙光车桥"两大中国名牌产品,原控股股曾为辽宁曙光集团,但随着经营业绩的持续下滑、频频亏损,辽宁曙光集团无意继续经营,后华泰汽车于2018年9月通过受让股权的方式成为ST曙光控股股东。

然而,华泰汽车控股ST曙光不久,其所持公司股份就屡遭冻结,并爆出大额债务违约问题,因债务纠纷,法院裁定对华泰汽车所持ST曙光多笔股份进行拍卖以清偿债务,所持股权持续下降。与此同时,华泰汽车入主后中国汽车产业竞争形势愈加严峻,且在控股股东“自身难保”的背景下,ST曙光营收和净利润水平继续下滑,2021年至2023年度净利润亏损额均超过3亿元,而反映主业实际经营状况的扣非净利润则已连续12年亏损。

在上市公司“内忧外困”之下,华泰汽车逐渐失去对ST曙光的实际掌控,先是2022年ST曙光筹划向原控股股东实控方购买资产的关联交易被贾木云等为主导的中小股东联手否决;之后2023年6月,北京维梓西咨询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竞得华泰汽车所持ST曙光14.49%股权,成功跻身ST曙光第一大股东,并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

值得注意的是,新晋第一大股东的北京维梓西刚于2023年6月成立,显然直指此次收购,而其当时的第二大出资人便为贾木云实际控制的方舟控股。紧随其后,北京维梓西便推荐贾木云等人进驻董事会,且贾木云成为新任董事长,所以贾木云与北京维梓西的关系显然非同一般,其也成为ST曙光近两年的核心焦点人物。

公开信息显示,贾木云于1976年出生,毕业于太原理工大学,硕士学历,中国注册会计师(CPA)。曾任易通商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广东易通鼎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集药方舟 (广东) 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等,后于2022年10月出任方舟时代健康产业(深圳)集团副董事长、总经理,且其为上述多家公司的实控人。

有意思的是,贾木云旗下易通控股公众号曾有一篇关于其接受媒体采访中关于发家履历的叙述:称其籍贯为山西朔州,在下海经商之前曾在《山西日报》做过1年记者,之后他“顺时应势瞄准O2O、B2C和C2C等商业模式,创办了易通集团”,而当国内刚冒出互联网金融概念时,贾木云于2013年4月推出“易通余额宝”互联网金融体系。

上述这篇报道称,当时由于没有足够的品牌支撑和流量支持,最终未能实现后台的开通,遗憾错失这次绝佳的机会。两个月后,阿里巴巴的余额宝后来居上,上线首月即突破一百亿的营业额,要不然“南有马云,北有贾木云”绝非只是一种传闻。不过,此前主流媒体关于这个神秘晋商的公开报道并不多。

如今,考虑到贾木云的晋商身份和擅长资本运作的背景,其利用ST曙光在新能源车领域的布局,与近年来致力于打造北方氢都的吕梁当地政府“一拍即合”并不意外:

吕梁市政府曾于2024年2月发布吕梁经开区公开征集1000台氢能重卡供应商公告称,为规划布局“气—站—运—车”氢能产业闭环生态链,重点引进和培育氢燃料发动机、“柴改氢”“气改氢”等氢能重卡核心部件生产龙头企业,而供应商重要资格要求是具备整车生产组装及零部件生产相关资质的生产厂家,所以这应该是ST曙光能够与吕梁经开区管委会达成合作意向的关键因素,但问题在于如今的ST曙光是否有能力推动与吕梁经开区管委会的上述重磅合作。

ST曙光披露的相关公告显示,2023年ST曙光全年仅实现生产2006辆,整车销售1747辆,2024年前5个月整车生产1463辆,销售达到1070辆,同比有所改善,但新能源车仅生产、销售43辆,且公司经营仍然没有摆脱持续亏损的迹象,2023年公司审计报告亦直指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如此来看,ST曙光与吕梁经开区管委会达成合作目标的底气来自哪里?!

上交所关于ST曙光2023年年报的问询函

即便如此,ST曙光除了向吕梁经开区管委会抛出“橄榄枝”外,还曾于2024年4月与钟祥市政府达成合作协议,双方拟合作建设湖北曙光汽车产业园车桥南方总部基地项目,项目计划总投资达10.81亿元。而在此前的2022年9月,公司与钟祥市政府签订了《湖北曙光汽车产业园项目合作协议》,就双方投资建设曙光汽车产业园项目(车桥南方基地项目、特种车项 目、整车项目)达成了框架性合作方案,当时预计总投资超60亿元,亦即双方合作协议出现调整。

当然,能够连续签下重磅合作协议,之于贾木云为首的ST曙光管理团队无疑是利好消息,尤其是贾木云的故乡,而对于吕梁市当地政府来说,为加速推进氢能产业布局,除了支持鹏飞集团、美锦能源、潞宝集团等当地实力企业加快氢能布局外,引进省外氢能实力企业也是重中之重,但同样应该“擦亮眼睛”,“不拼数量拼质量”,ST曙光未来能否成为吕梁打造氢都“关键棋子”值得关注。



来源:山西资本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