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晋商 > 正文

72亿!忻州晋商迎来80后新首富,还是云南百亿独角兽……


2024-03-27 10:16:22   阅读:10.5k+

3月25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24胡润全球富豪榜》,上榜的山西籍企业家有7人,其中最小的是1980年生的闫洪嘉,出生于山西省忻州市,妥妥地坐上了忻州首富的宝座。


闫洪嘉的头衔远不止于此,他还是2023年广东东莞十大富豪之一,其公司也被称为云南百亿独角兽。

1、闫洪嘉23岁开公司

和山西不少白手起家的富豪一样,闫洪嘉有着同样的境遇。

1980年,闫洪嘉出生在山西省忻州市一个普通家庭。在高中毕业后,他为了减轻家庭的负担,放弃了继续求学的机会,选择南下打工。

也正是这一决定,使得闫洪嘉逐渐向富豪靠近。

高中毕业后,闫洪嘉来到东莞打工。2003年,闫洪嘉和哥哥闫勇来到江苏昆山,成立了云天电子有限公司,靠着电脑耗材生意,赚到第一桶金。

随后在2006年,闫洪嘉察觉到新能源行业蕴含着诸多商机,于是决定放弃电脑耗材生意,开始谋求转型。于是他前往江西,创办了天正科技(江西)有限公司。在此基础上,他又组建了明冠新材,正式进军太阳能电池背板行业。

历经几年发展,明冠新材凭借太阳能电池背板业务站稳了脚跟,又从铝塑膜基础材料国产化着手,在2010年立项,进入锂电池行业。2016年,明冠新材开发的铝塑膜实现量产,动力/储能用铝塑膜也在2019年批量出货,在某些技术参数方面甚至还要优于国外同类产品,填补了国内相关技术和市场空白。

2020年底,明冠新材成功登陆科创板,首日开盘股价大涨158%,最高市值曾突破110亿元。

不过近年来,明冠新材发展有些不畅。2023年,明冠新材实现营收139648.18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9.81%;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705.05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16.25%,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3280.70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34.23%。

对于业绩下滑,明冠新材解释原因是:全球光伏组件市场的单玻光伏组件占比不断下降,导致公司太阳能电池背板市场需求下降;同时,背板产品价格竞争加剧,产品价格持续走低,导致太阳能电池背板毛利率大幅下降;公司太阳能电池封装胶膜业务处于快速增长期,但受胶膜产品价格竞争影响,报告期内仍然亏损。受软包锂电池对封装材料市场需求影响,铝塑膜需求不足,公司铝塑膜业务销量、销价均出现不同程度下降,铝塑膜业务亏损加大。

2、手握云南独角兽企业

除明冠新材外,闫洪嘉还做了其他事,如杀入光伏硅片赛道。

2022年6月,通威股份公告称,公司旗下五家子公司与宇泽半导体签订多晶硅长单销售合同,预计销售总额约385亿元。公告中的宇泽半导体,其第一大股东为上海鑫融合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而后者的股东仅有两人,分别是持股95%的闫洪嘉和持股5%的闫勇。同时,二者也分别担任宇泽半导体的董事长与董事。

这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官网显示,宇泽半导体成立于2019年5月,是一家专注于N型太阳能单晶硅棒和硅片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产品覆盖N型电池HJT、TOPCon和IBC三大主流技术路线。2020年5月,宇泽半导体宣布完成A轮融资,融资方来自中信建投投资、金木资本、中信建投资本;2023年1月,宇泽半导体宣布完成12亿元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国家绿色发展基金股份有限公司、金石投资、国投创合、浙江海港集团、宁波开投集团和楚雄市城乡投等,两轮融资共计超20亿元,投后估值近百亿元。

2023年6月20日,2023年中国独角兽暨潜在独角兽企业报告在苏州发布,宇泽半导体以11.9亿美元估值登上2023年中国独角兽暨潜在独角兽企业名单中,实现了云南省独角兽企业零的突破。

与此同时,宇泽半导体也在为IPO计划悄悄准备。工商信息显示,2023年12月,宇泽半导体企业名称变更为“云南宇泽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随后,宇泽新能源便在今年2月初进行了IPO辅导备案登记。这意味,闫洪嘉、闫勇两兄弟再度走到IPO大门外。

3、忻州原首富张晋芳

山西忻州,是个出人才的地方。

比闫洪嘉小5岁,出生于1985年的张晋芳,是此前忻州首富。张晋芳父亲是山西教场坪能源集团董事长、山西朔州能源富豪张来栓。

2008年,由张晋芳、朱宇帅共同出资成立了集创北方,设立时张晋芳出资比例为85%。因背靠其父亲山西著名煤老板张来拴,集创北方异军突起,一度成为“LED显示芯片的龙头企业”。该公司多项产品市场占有率位列中国大陆厂商第一,甚至全球第一。LED显示驱动芯片市场占有率排名中,集创北方连续三年蝉联全球第一;在智能手机LCD显示驱动芯片等市场占有率排名中,集创北方位列中国大陆厂商第一。

集创北方发展如此迅猛下,张晋芳的身价也迎来暴涨!

2022年,张晋芳以85亿元的身价位居《2022年衡昌烧坊·胡润百富榜》全国第743名,成为全国范围内唯一一位上榜的山西80后企业家,成为“山西80后首富”。在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23胡润全球白手起家U40富豪榜》中,全球40岁以下(含40岁)且白手起家的十亿美金企业家有21位中国企业家上榜,张晋芳以90亿身价排在中国区第13名。

不过在胡润最新的2024年全球富豪榜中,张晋芳并未上榜,这也便意味着其忻州首富的“马甲”掉了,接替者正是年长5岁的闫洪嘉。

不顺利的还不止这些。

近年来,集创北方也欲登录资本市场,但并不顺利。自其递交IPO申请后,集创北方遭到了多方举报,最终于2023年3月14日撤回IPO申请,这被不少业内人士认为集创北方极有可能遭遇了监管机构的“现场督导”。

果不其然,在2023年7月,上交所披露的3张监管警示的罚单中,处罚主体正涉及集创北方、华泰联合证券、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及以上企业相关责任人张晋芳、强桂英、王绪、张鹏、刘晓宁,这成为集创北方登录资本市场的又一大障碍。

不过世界晋商网认为,在这个人人都能创造财富的时代,下一年度的首富又将是谁并没有定数。无论是张晋芳,还是闫洪嘉,都是强有力的首富争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