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晋商 > 正文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2021-02-26 11:58:53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100

2月21日下午4时
 

著名书法家、学者林鹏先生

在河北易县逝世

享年94岁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林鹏

(1928—2021年)

字翮凤,号蒙斋、夏屋山等,河北易县人。生前历任中国书协理事、中国书协创作评审委员、山西省书协主席、山西省书协名誉主席等。

林鹏先生,字翮凤,号蒙斋、夏屋山等。1928年2月——2021年2月,河北易县人。

 

林鹏先生1941年就已经参军。1944年,先生中学毕业,到边区去工作,从此走上革命道路。他先后任 团、师通讯干事、宣传干事、军报记者、编辑等职,曾随军转战于华北、西北各个战场,参加过解放太原、西安、兰州、宁夏数次重大战役。

 

1951年2月,先生又随军过鸭绿江参加抗美援朝战争。1953年部队回国,先生开始大量阅读历史典籍,古代文献。1958年6月转业到山西工作,历任山西省人事局秘书、山西省革委业务组政办室干部组长、山西省轻工厅科技处处长、人事劳资处处长。

 

生前还历任山西省书协主席、山西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太原师范学院名誉教授、山西师范大学书画文化研究所顾问,中国书协理事和评委。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书法擅大草,遒劲豪迈、气势磅礴。以草闻名于世,书法界“南有林散之,北有林鹏”之称。

 

出版作品有:《林鹏书法》《蒙斋印话》,书法理论《丹崖书论》,学术随笔《蒙斋读书记》、《平旦礼》及长篇历史小说《咸阳宫》。2005年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林鹏草书展”,同时出版《林鹏草书作品集》。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蒙齋》

一九五八年转业到山西。认识了孙功炎先生。他是语言学家,书画家。我几次请教他如何学习古文。孙先生后来告诉我:“你若决心学习古文,像你这样学习不行,事倍功半。必须从《说文解字》入手,先认字,字形、字音、字义。把《说文》攻下来,直接就是攻读十三经、先秦诸子。诸子众经里先攻容易攻的,如《老子》,才五千言;如《诗经》,好读,好记。把众经诸子攻下来,你在看这些(他指一下我正在看的唐宋八大家的文集),就像大白话一样。”我受了高人的指点,就坚决按他说的做,三十年如一日。

 

在山西老一辈书家中,姚奠中、张颔、林鹏三位先生被称作“晋阳三贤”。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林鹏先生是我国当代著名学者、书法家,在文史、书论和书法创作上独树一帜,尤其是连绵大草,遒劲豪迈,气势磅礴,享有极高的声誉。

 

林鹏先生十四岁参加革命,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他的军人经历养成了其直率、果断的坚强性格。三十而立之年转业至山西后,能从贤者游,勤于读书,不耻下问。这就是他的书法既具有洒脱豪迈的气象又有清健儒雅品格的一个原因。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林鹏先生擅草书,在他看来,狂草笔墨狼藉,满纸云烟,大开大阔,痛快淋漓,是书法的最高境界:“尤其狂草,飘逸跌宕,特立孤行,有龙腾虎跃之妙,崩崖坠石之奇。因而它同其他书法艺术相比,最要见功夫,最见性情,最适合表现性格,最容易流露人的思想情绪,最能反映出作者的文化素养和艺术造诣。”世人谓连绵大草起源于张芝的《冠军帖》,后经“二王”至张旭、怀素而大盛。杜甫云:“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漏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任华《怀素上人草书歌》亦云:“骏马迎来坐堂中,金盆盛酒竹叶香。十杯百杯不能起,百杯已后始颠狂,一颠一狂多意气,大叫一声起攘臂。挥毫倏忽千万字……”。林鹏先生的草书而是从“二王”、张旭转化而来,有奔蛇走虺、骤雨旋风之意。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2005年5月18日“林鹏草书展”在中国美术馆举行。展出作品80余幅,最大一幅为丈二匹十二条屏,行云流水,天马不羁,有燕赵之士“慷慨悲歌”之概。这幅巨作是2005年正月十八的下午创作的,当时已经78岁高龄的老人,一气呵成。贾起家先生这样描述创作盛景:“……确定以杜甫《秋兴八首》为创作内容并写出样稿。片刻后,先生下令裁纸、拉纸、笔墨伺候,丈二匹整张对裁的宣纸,在毛毡上一铺开,先生就脱去身上的皮夹克,把笔在水缸里蘸过之后,放在墨池中调试,然后把笔置于第二个盘内,再调水,再加墨,一边舔着笔,一边开始把目光转向台面上宣纸的右上角部分,随着一声洪亮的‘摁纸’号令之后,饱蘸墨汁的斗笔开始着纸,其势宛如鹰搏击,风樯阵马,‘玉露凋伤枫树林,巫山巫峡气萧森……’只见那斗笔在林先生手中腾挪翻转,电闪雷鸣。忽而如双蛇争斗,忽而如枯藤倒悬,忽而如珠落玉盘,忽而如云腾雾翻;忽而左右摇曳,错落有致,忽而势连不绝,气贯如虹。随着书写的延续,先生的创作激情也不断地升华,更加热情奔放。在书写前二屏时还平心静气,一任自然;随笔势的发展,写到第三屏,忽然发出吼声,笔势的转换跳荡与吼声相结合,犹如音乐那种轻重的快慢,高低相结合的节奏,随着乐律的变化而加强,进入到一种‘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谈,大珠小珠落玉盘’之境。有时一笔连写数字,如激电奔流,笔端意连外,也是脉络分明,气势通畅,飞动之极……”

 

林鹏先生的草书虽颇负盛名,而他还是一位历史小说家,林鹏先生饱读诗书,通晓历史,对书法艺术的顿悟精辟中饱韫气节,对文化内涵的理解出众而且己意独到。这也和他擅长的狂草书法合了辙韵。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如果你想成为一个真正的书法家,你就要首先成为一个文化人。你如果想成为一个真正的文化人,除了读书再也没有别的办法。”林先生嘻书如命,皓首穷经。1985年,他写成6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咸阳宫》,后来被编入“北京长篇小说精品系列”。故事围绕生活在两千多年前的吕不韦和秦始皇展开,以全新的视角,洗去历史的尘垢,各还本来面目;以冷峻的主题,史传的流畅,子书的深邃,曲折的斗争,思考着民族的走向和命运。一位读者这样评价该书:“能让历史小说真的发扬光大,能写的沧桑世故而又情怀温厚,台湾的高阳,香港的廖心一,两人而已。而大陆,我是想提一本《咸阳宫》,作者林鹏,山西省书法家协会的老先生。那是本伟大的书,布衣之怒,圣贤之心,明写吕不韦,暗写中国历史童年时代的另一种发展可能,写士也许可以活下来,暴政也许可以不绵延。”《咸阳宫》好评如潮。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林鹏先生读过很多的书,经史子集不必说,即便是现代学人的著作和西人的译著,他都读而不厌。但其思想,观念却仍根植于自己的传统,尤其是儒家的经典。在其所著《蒙斋读书记》中阐发儒家经要的占到了一半以上,其于子、史部分也都以先儒思想为指归,有些宏论可以说是发千古之覆。因此降大任先生在此书《序》中就说:“林先生的苦读是出了名的,他不可一日不读书,一日不读便自觉语言无味,面目可憎。他本来只是粗通文字而已,就是硬凭着这种‘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的精神,攻关苦读做起了学问。人们称赞先生的书法好,而不知先生之精于书道从读书中来。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林鹏先生又是研究傅山问题的专家,他对傅山的草书亦有着深刻的理解。傅山云:“作字先作人,人奇字自古,纲常叛周孔。笔墨不可补。……平原气在中,毛颖足吞虏。”又云:“字亦何与人事,政复恐其带奴俗气,若得无奴俗习,乃可论风期日上耳,不唯字。”林鹏先生亦云:“尤其狂草。飘逸跌岩,特立孤行,有龙腾虎跃之妙,崩崖坠石之奇。因而它同其它书法艺术相比,最要见功夫,最见性情,最适合表现性格,最容易流露人的思想情绪,最能反映出作者的文化素养和艺术造诣。”傅山的草书主张连绵不断,一气呵成。林鹏先生接受了傅山的草书中。“断续团圆构,丫权艾纳松”、“回顾奔驰兽,旋骇竹术龙”的艺术风格。故而林先生的草书既有张旭、怀素的大气磅礴,又有傅山的连绵不断,其浩然之气跃然纸上。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虽然被誉为当代草书大家,但他反对“自成一家、独创一体、自我面目、自我立法”诸如此类的豪言壮语,认为喊口号没有意义,自己的面目只有在潜心学习和体会中才能逐渐地显现出来。

林鹏丨这辈子,我没有做过轰轰烈烈的大事。可是,我想过轰轰烈烈的大问题作者:周俊芳

仲夏时节,选了个周末,约了同乡前辈周宗奇和姚国瑾二位,同去拜访书法大家林鹏先生。

 

原山西省政府东花园,曾经是阎锡山的私宅东花园,后成为省政府干部宿舍。

 

林鹏先生在此处居住了45年之久,他笑说“比阎锡山都住得久!”并自称“东园公”。

 

2012年,三晋出版社出版他的一本随笔集,取名《东园公记》,以散文化的写作方式,记录了对家乡和友人的追忆,读来考据中有新意,叙述中多真情。

 

那日天高云淡,原省政府旧址正在翻修当中,从府东街上看,一切平静如常。

 

不想进东花园,里面已经是狼藉一片。原先的住户都已搬走,只留下林宅孤零零地应对推土机的隆隆噪音和漫天灰尘……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笔墨不求缙绅喜

 

“林先生的家就躲在繁杂的背后。旧式的院落,有灰尘和落叶的小路,一排有岁月包浆的平房……”

 

想象中,花园一般的所在,此刻就被瓦砾尘土覆盖。终于找到大门进去,老人已经吃过早饭,正坐在书桌前抽烟。

 

客厅是旧式大屋,并不是很宽敞,却书香弥漫,古意盎然。

 

屋内摆了两个大长桌,一张铺了毛毡,显然是写字用的,一张摆放着茶杯、零食,还有一些书画等,桌子周边有几把椅子,来客就各就各位,围桌而坐。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茶水奉上,打开话匣,到林宅不必自备话题,林先生的话头很丰富,来客提个头,他就滔滔不绝。

 

语调虽缓慢平易,但语气中自信满满,毫不含混,引经据典,不由得不佩服他的博闻强记,期颐之年仍思维灵敏清晰,反应绝不亚于年轻人。

 

靠近门口是一张大床,床尾放了一排书柜。在客厅书柜占据了好几处,放了满满当当的书,还张贴着几幅画作和条幅。

 

两张大桌上也不乏书,一摞摞的,摆得整整齐齐,以历史人文为主,有的折了页,有的夹了纸条,显然这些书不是书架上的摆设,而是被翻阅过的。

 

那天我先到,初次见面,送给林先生我母亲新绣的一副鞋垫,话题扯到家乡和往昔。林先生笑眯眯地,不急不躁,品着茶,看我好奇地东瞅西看。

 

熟识他的人都知道,林老是个乡土观念重的人,对故乡总抱着深切的情意。文章中不乏描写,言语中也免不了提到他的老家河北易县南管头村(今狼牙山镇)。也就是著名的狼牙山五壮士发生地。

 

林鹏先生,字翮凤,号蒙斋。1928年生人。时年九十有余。

 

这个1941年就参加革命的老八路,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1958年转业山西,1990年离休。历任助理员、记者、编辑、秘书处长等职。

 

“平生公余而读,手不释卷,热爱祖国传统文化,专注哲学、史学、文学,晚年爱好书法、篆刻。”

 

曾任中国书协理事、山西省书协主席,现任中国书协创作评审委员、山西省书协名誉主席。

 

但这些荣誉并不是林鹏先生所傲,他散淡豁达,以学识广博,思考深刻为著。

 

“这辈子,我没有做过轰轰烈烈的大事,可是,我想过轰轰烈烈的大问题。”

 

在作家周宗奇撰写的《大聱林鹏》一书的前两页上,书写着这样一句话,是林鹏先生的原话。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一个坐拥书斋,静若处子的人,思考的却是天下大事,古今风云。“文博大家”张颔与林鹏交厚,称之为挚益之友,在林宅客厅的显眼处,挂有张颔先生的一幅墨迹:

 

东园公记读后。东园之公,茂林有鹏。健于谈论,勤于著文。思维虎跃,笔底龙腾。唯吾高友,直谅多闻。老朽张颔辛卯冬日。

 

毋庸置疑,这是张颔对老友林鹏行止的概括。

 

林鹏在《往事:巴金、张颔是知己》一文中提到张颔送他的对联:

 

笔墨不求缙绅喜,声名毋得狗监知。

 

他深爱这幅对联.

 

“有一天晚上,看书之余,抬头看见张先生的对联,我体会出张先生的深意焉,竟然潸然泪下。”

 

世人有“三晋三贤”之说,指的就是姚奠中、张颔和林鹏。

 

2012年末,山西省委宣传部为姚奠中、张颔、林鹏在山西博物院举办书法作品展。

 

三位先生都是中国现代历史沧桑变幻的亲历者,长期生活在山西,与这片黄土地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更创造了举世瞩目的文化、艺术成就。

 

姚奠中的书法金文、篆、隶、行、楷皆备,而以行、篆为主,兼事绘画和治印。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姚奠中先生

 

张颔在书法、篆刻等与古文字关系甚深的艺术方面,精妙入神。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张颔先生

 

而林鹏,书法以大草闻名于世,笔下遒劲豪迈、气势磅礴。篆刻刀风老辣,劲爽出尘,令人难望项背。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林鹏先生的书法作品

 

2013年冬,山西文化界的泰斗,百岁老人姚奠中离世。2017年早春,著名古文字学家、考古学家张颔去世,享年97岁。

 

“三晋三贤”,林鹏先生硕果仅存。

 

上世纪50年代,林鹏从部队转业扎根山西,历经磨难,用他的话简洁地表达:

 

挨整三十年,读书三十年。遂从一个“吊儿浪当小八路”,成为“自由散漫一书生。

 

那些“命中注定三不死”,却成就了“胡写乱画老来疯”,成为了当代著名的学者、作家、书法家、篆刻家。

 

这里的三不死,是指“我经过三个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朝鲜战争,没有被打死,困难时期没有被饿死,一系列的政治运动没有被整死。”

摘自《丹崖书论》

 

所思所想入咸阳

 

林鹏在史学、文学方面也颇有造诣。

 

除了前面提到的《东园公记》,2013年末,商务印书馆出版了林鹏“随笔文丛”四卷,包括《回想集》《书艺谭》《读书记》《遐思录》,收录随笔作品180余篇。

 

其中,《回想集》侧重于记人记事、生活回忆,《书艺谭》侧重于对书法艺术的思考和傅山研究,《读书记》侧重于对中国古代典籍的解读,《遐思录》侧重于文化与历史评论。

 

最令人惊讶的恐怕是,那一套多次出版的历史长篇小说《咸阳宫》。

 

最早出版于上世纪90年代初,描写的是秦王政(即后来的秦始皇)举行冠礼前后不到一年的事情。

 

时间跨度不大,内涵却深刻,是林鹏研读历史的成果,是他对前秦诸子一往情深的明证。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柯文辉在《咸阳宫》序中写道:

 

林鹏有深到骨髓的历史癖,酷爱研究英雄辈出思想界万马奔腾的春秋战国史,如醉如痴,老而弥笃。

 

他以赤子之心的爱国热忱告诉我们,如果先秦诸子的民主意识,得到充分的发展,封建长夜不会延续两千多年,中国将是科学文化最为发达的一流强国。

 

简约来说,《咸阳宫》是林鹏在为主持编纂过《吕氏春秋》的吕不韦正名。这绝对不亚于当年郭沫若为曹操正名。

 

历史有时是任人打扮的小丑,而史学家要做的,就是洗尽铅华,还原其本来面目。以小说的形态去表现历史真实,林鹏先生不是别出心裁,而是用心良苦。

 

以他的性格,胸中块垒不吐不快,当学术的表达无法直抒胸臆,他选择用小说与历史对话、与自己的内心对话,以生动的人物形象和丰沛的细节表述他对那个百家争鸣时代的向往。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正如,柯文辉所言:

 

林鹏试图把历史学家稽古钩沉的功夫,小说家传神摄魄的艺术手法与政治家的侃侃长谈熔为一炉,从而创造一种新的文学样式——史论小说,群而有像的评传小说。

 

书中有许多评论,比较现代,比较深沉,证明历史小说正在向历史哲学靠拢。

 

张颔先生对《咸阳宫》也很推崇,写诗赞曰:

 

林子清才文史通,簪笔直入咸阳宫。

燃犀钩沉有发现,立论堂皇气如虹。

敢为吕氏平积谤,逆于旧典苟不同。

文章旷世无凭据,创例贵在开新风。

 

我有幸,此前曾得到过三晋出版社张继红社长所赠,《咸阳宫》一套(四本)修订注释本,繁体竖排精装,珍藏多年。

 

直抒胸臆任平生

 

对于历史,林鹏有着敢于一家自言的勇气。

 

他观点鲜明,从不虚与委蛇,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与一些“高人”讳莫如深,表述含混不同,他一贯态度明确,刚正不阿。

 

用当下的眼光看,在考证这件事上,他有着“老愤青”的姿态,不因年龄增长而又所改变。

 

那天闲谈,能感受到林老身上读书人的睿智、学人的冷静、文人的忧患。他快人快语,毫不掩饰地抛出几个观点——

 

“中国古代没有宗教,没宗教比有宗教好。”

 

“但中国人没有宗教不等于没有信仰,中国人是仰而不信,心诚则灵。信则灵,你不灵我就不信了。所以说,中国人还是没有宗教。”

 

“没有宗教也就没有哲学。恩格斯说过,宗教是神学的婢女,因为没有神学,因而就没有哲学。”

 

“人类从一开始就是一夫一妻制,中国古代曾经一夫一妻多妾制,但一夫一妻天经地义。”

 

“《周易》勉强可以算是中国的哲学,阴阳五行,但《周易》在民间一直有传承,有传播,有传授,但究竟讲什么,谁也说不清。这也是一个唯一性。”

 

“中国的语言文字,几千年来不变,统一性的。这个在世界上也是唯一的。”

 

“中华民族有很多唯一性,是其他国家所不具有的……”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就是几个人扯闲篇,不想就说到中国古代史,就谈到《易中天中华史》,于是开讲……

 

林鹏老人在《稿本自序》中写道:

 

进入老年以后,我常常用伍子胥的话激励自己“日暮途远,吾将倒行逆施。”

 

林先生之耿介,甫一接触就能感知一二。

 

之前周宗奇先生写过一文《赤子童心俩老头》,记叙2015年10月29日,92岁的黄永玉与88岁的林鹏相会于京郊黄宅。

 

黄林“耄耋之会”, 被视作一种稀罕的文坛佳话、人间传奇。见林老墙上挂有书画作品,便随口说了句“你与画画的黄永玉熟悉啊……”

 

他不假思索回复“不熟。”

 

是啊,一次“耄耋之会”,确乎算不上熟悉,是我唐突了。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近两年,因患眼疾,林鹏先生写书法甚少,看书也改为“听书”,由身边人阅读代替读书。读书笔记自然是不能够了。

 

但在他书柜上仍能看到一本本笔记,字体规整有力,字号有大有小,有的地方用不同颜色的笔做了批注,仅笔记而言,俨然就是一本注释严谨的学术读本。

 

已经出版的学术随笔,最有代表性的是《蒙斋读书记》和《平旦札》。

 

林先生是个读书人,不人云亦云的研究者,一个敢言敢当的硬汉子。

 

他说:

 

实际生活不是为空洞教条而设的,人们说了什么当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人们究竟做了什么。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林鹏书作选刊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立轴 纸本 232×52cm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立轴 纸本 232×52cm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镜片 纸本 232×52cm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镜片 纸本 232×52cm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镜片 纸本 232×52cm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镜片 纸本 232×52cm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镜片 纸本 232×52cm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镜片 纸本 232×52cm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镜片 纸本 232×52cm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镜片 纸本 232×52cm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镜片 纸本 232×52cm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镜片 纸本 232×52cm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镜片 纸本 232×52cm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镜片 纸本 232×52cm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镜片 纸本 232×52cm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镜片 纸本 232×52cm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镜片 纸本 232×52cm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镜片 纸本 232×52cm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镜片 纸本 249×62cm

山西痛失一代书法大家、原山西书协主席林鹏逝世,享年94岁

 

镜片 纸本 232×52cm

 

来源:山西金海棠、梁子、书法吧、山西书画等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三晋又失英才!山西籍湖南省政协原主席刘夫生逝世,享年90岁
下一篇:贾樟柯再谈“退出平遥电影展”:表述不准确,是退出影展管理

今日热读
惊天大反转!原来竟有5位山西人当选2019年中科院院士
陈峰用毛笔写280万字学习笔记:风雨过后的海航资本版图被曝光
山西煤老板李建明再度举牌乾照光电 合计持股达17.36%
跨省履新“一把手”!网红教授郑强正式出任太原理工大学党委书记
最新!郭保民任山西国投运营公司董事长
晋商大佬、神秘富豪、矫正对象出手!同煤2000万、鹏飞600万元
曾任首钢集团董事长!刚刚,“70后”山西人靳伟任北京市副市长
山西财大校友、山西人孟振平出任南方电网公司董事长
山西证券副总经理孟有军辞职 年薪为399.86万元
山西最大民营金融航母“晋民投”正式成立:昝宝石领航晋商五虎将
本周热读
山西著名煤老板南烨集团董事长李建明被采取强制措施
惊天大反转!原来竟有5位山西人当选2019年中科院院士
陈峰用毛笔写280万字学习笔记:风雨过后的海航资本版图被曝光
频频“出手”上市公司,山西煤炭大佬孙宏原的“逆袭”之路
十年纳税费68亿!狂捐大学、抗洪抗疫,毛福昌成“山西曹德旺”?
骗贷600亿的山西柳林首富陈鸿志一审被判死缓!80亿财产全部没收
山西5所高校10人入列2020全球“中国高被引学者”榜单
山西大同市科协主席周谋因公牺牲,享年51岁
晋商大佬、神秘富豪、矫正对象出手!同煤2000万、鹏飞600万元
山西煤老板李建明再度举牌乾照光电 合计持股达17.36%
本月热读
最新!郭保民任山西国投运营公司董事长
惊天大反转!原来竟有5位山西人当选2019年中科院院士
孙宏斌799亿、郝江波38亿摘晋商男女首富!姚俊良232亿居晋首富
山西最大民营金融航母“晋民投”正式成立:昝宝石领航晋商五虎将
9年累计缴纳税费46亿元!新晋商路斗恒任凯嘉能源集团名誉董事长
昔日晋商大佬陈峰再次被限高,巨额债务亏空必须有人负责
重磅!老兵工冯志君拟任山西省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
从山西煤老板到“冲刺”科创板:张来拴父子的“逆袭”之路
陈永贵遗孀宋玉林女士遗体告别仪式隆重举行
山西煤老板豪掷2500万买11匹母马!今天他在山西建国际赛马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