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 > 正文

那个叫姚逊的阳城县委书记调走了


2023-03-27 18:36:06   阅读:12.3k+

 

年末岁首,我们这个小县城除了那个妖怪化的新冠病毒引起的恐慌外,更让人始料不及出乎意外的是,那个姓姚的县委书记荣升回省当厅长去了。都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个当官的也类似那个当兵的,铁打的衙门,流动的官员。一个官员的调迁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况且这个姚书记来到我们这个小县城已经是三年整了,据说我们的人事制度好像是做官三年就是一个任期,所以姚书记的荣升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是,对阳城大部分的普通市民来说除了有点出乎意料之外更多的是有点依依不舍的情感,最少是我记事以来还没有见到过这么多的普通老百姓念叨要走的县委书记,没有感受过这么多的普通市民对离任的县委书记如此不舍的情结。那些天,街坊邻里见面有意无意都会扯到姚书记的荣升,都会对姚书记调离有点遗憾。

 

是啊,仅仅三年,在这个姚姓书记的带领下阳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用沧海桑田来比喻阳城这三年的变化都不为过的,许多在外学习工作或经商的游子回来都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不说尚在规划和即将开工的那些眼花缭乱的譬如县中医医院建设项目、新建阳城电子信息产业园建设项目、阳城县濩泽古城西南部城墙及西门、南门新建工程……等等工程项目,仅是三年来让县城焕然一新且惠风和畅的那些工程便让阳城的市民们赞口不绝:濩泽河两岸旖旎的风光、南关步行街畅通的车流、北环路扩建的宽广,昆仑公园的休闲……等等,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们大家感到了赏心悦目的心情,最少我是这样的。特别是邮电局面前往后沟那条街的扩展,哪个阳城人不为之叫好?几十年了,多少任的“父母官”夸夸其谈阳城的GDP,却从来没有人来把县城中心这个交通瓶颈的顽瘴痼疾来治理一番,只有这个姓姚的书记短短的几天便让这里的拥挤变通途了。我想这个姚姓书记之所以有资格让阳城人民能够念叨的主要原因也许是第一个把工作报告写在了实际行动中,不像原来大部分的“父母官”把工作写在了“两会”的报告里,绘画在了宏伟的蓝图中。

像我这个年龄的人已经没有了年轻时趋炎附势的恶习,说姚姓书记的好除了大部分市民都认可的那些原因外,和这个姚姓书记好像还有个传说中的机缘。

去年冬天(2022年)的一天,突然接到阳城县那个有名的杨律师孔峰先生的电话,说是晚上冬泳协会的白军峰会长有事商谈,让我晚间赴约。我自幼到现在除了动脑筋的事情外样样活套,特别在学校的时候,除了数理化一窍不通,其他都是特别优秀的,中小学的时候我当过纪律委员卫生委员劳动委员……唯独没有当过学习委员,也许这是我一生最为遗憾的事情之一了。在学校我搞过田径篮球,也在逃学的空挡学会游泳。岁月悠悠,人到中年,那些激烈对抗的运动随着时间慢慢都远去,唯独游泳成了我中年以后最为喜欢的项目,特别是开始冬泳以后。冬泳协会相约,让我大有受宠若惊之感,岂有不去之意?

那天晚上我、杨律师和另几位冬泳爱好者如约来到白会长军峰先生的厂里(对,白会长还是个优秀企业家,经营着一家我们这个县城里规模较大的陶瓷厂),同时到场的还有阳城水务局的郝晓峰局长和他的副手。郝局长传达了姚书记给水务局的批示,要在县城濩泽河段建造一个适宜冬泳的露天游泳池,并责成水务局和冬泳协会对接共同协商办理。郝局长在谈到水务局在落实此事的意向和建议的时候,不经意的调侃到,姚书记也是看到小老汉的《游泳那些事儿》里的那句“ 嗟乎,阳城之小,濩泽河畔竟然拥有如此众多的泳士;濩泽河长,阳城竟然没有一处公开水域游泳的地方!”才有了这样的批示。惭愧,据说郝局长也是一个笔酣墨饱的好手,我知道这不过郝局长对那篇《游泳那些事儿》的文章一句很巧妙的认可罢了。也许那个姚书记无意中也看到过我的那篇文章,但以姚书记登高能赋卓尔不群的工作魄力,肯定不仅仅是因为我的文章才有了这样的批示。据说这个姚书记来阳城前就把阳城的人文历史了解的一清二楚,对阳城上古的传说掌故如数家珍,于是就有了阳城阳城县六大文化名片:商汤首都、昆仑古墟;愚公故里、神话家乡;香煤之海、冶铁重镇;蚕桑之乡、陶瓷名都;书香首邑、教育名城;太岳首府、红色摇篮。没有如此深厚的阳城文化底蕴哪会有如此精细的阳城定位?美化治理濩泽河畔平民百姓都能想到建造一个游泳池是再恰当不过的点缀,何况决策者。《游泳那些事儿》的中心是呼吁开放泥河也就是现在的卧龙湾为户外公开水域,我知道如果是姚书记不走的话,以姚书记的高瞻远瞩的目光,开放卧龙湾水域我到觉得这个应该是大势所趋,势在必得的事情了。也许郝晓峰局长的这一句调侃也就是和这个姚书记传说的机缘了吧。

不管怎样说吧,接下来几天,又是听取认证会,又是和设计人员实地勘察……每次都是那个郝局长亲自陪同,也许是我这个平民百姓没有受过这样的厚遇,寒风凛冽中看着陪同我们实地勘察现场的水务局的郝局长和他的部下,着实让人感到钦佩和感动万分,也为姚书记和他下面局长的雷厉风行的工作态度折服,在这个寒冷的冬季。

 

县里的计划是在县城濩泽河治理范围内不仅仅是建造一个户外游泳池,还有配套的水上乐园,这无疑是又一项大的惠民工程。姚书记来到阳城后大刀阔斧的惠民工程也引起许多吃不上葡萄说葡萄酸的人异议,他们说这样花钱工程把阳城十年后的钱都花完了。我听后倒是颇为惊诧:没有这些惠民工程似乎可以攒下钱?攒下的那些钱何时惠民?

人走茶凉是著名作家汪曾琪先生在上世纪为京剧《沙家浜》主人公阿庆嫂唱腔写的一句词,原喻是说世态炎凉,人情淡薄。几千年的传统文化的沉淀,也造就了人情世故的污垢,人走茶凉的恶习竟然也污染和影响到政治生态:不说政权更迭,频繁的朝令夕改;更有人事的变动,直接会影响到一个地方一个县域经济发展的整体思路。唐·崔颢诗曰:“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也正是表达了人走茶凉的悲切和惆怅。

但愿姚书记的荣升留下的这碗惠民的“茶水”依旧留有余香和沸腾,特别是濩泽河畔露天游泳池和卧龙湾水库开放(恕我的私心和格局)的“茶水”。当然我不相信也不会相信姚书记走后的这碗“茶”会渐渐凉了下来。

愿我们大阳城会更加美丽富饶!

2023年2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