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保供两年,山西损失煤炭收入2067亿元!今年计划削减产量4000万吨


2024-03-22 00:23:36   阅读:12.1k+

3月8日上午,阳泉市能源局组织召开全市电煤保供约谈会,会上通报了裕光电厂、河坡电厂电煤库存情况,裕光电厂、河坡电厂汇报了1-2月电煤履约情况。

会议要求,各单位要充分认识当前电煤保供的严峻形势,要切实提高政治站位,不讲客观、不讲理由的抓好电煤履约工作。要采取有力措施,供需双向发力,尽快补齐前期欠量,迅速转变电煤合同履约低的问题。各煤矿企业要千方百计组织协调运力,优先保障裕光电厂、河坡电厂等企业用煤,确保电煤库存稳定在合理区间。要实行电煤库存半日调度工作机制,对履约较低的煤炭企业开展煤炭销售情况核查,对无正当理由不兑现电煤中长期合同的煤炭企业依法依规实行联合惩戒,并在全行业进行通报。

世界晋商网注意到,对于此类事件已有多次惩戒。

早在2021年10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坚决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关于能源保供稳价的决策部署,依法加强对煤炭供应中长期合同履约情况的信用监管,督促签约市场主体严格履行合同约定义务,对未严格履约的市场主体依法纳入失信记录、实施重点监管,对严重违法失信市场主体将进行公开曝光并依法予以惩戒。

联合惩戒背后,还有一组数据值得深思。

今年两会期间,在山西代表团提交的全团建议“支持山西推动新型能源体系建设 在能源领域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中,指出山西作为保供的主力军,综合测算,2022年、2023年全省为落实国家下达电煤保供任务共减少煤炭收入2067亿元。

2067亿元,让“十四省的火炉,烧的是我的故乡”这句话具象化了。

1

2021年9月29日,山西省保供十四省区市四季度煤炭中长期合同对接签订会在山西太原举行。会上,山西与河北、山东、江苏、浙江、天津等14个省区市签订四季度煤炭中长期保供合同,保障能源供应。

按照相关要求,中央驻晋煤炭企业将保供天津、福建、河北、广东、辽宁等5个省市,晋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对接广西、江苏、吉林、安徽、上海、浙江等6个省区市,山西焦煤集团承担河南省保供任务,华阳新材料集团承担海南省保供任务,潞安化工集团承担山东省保供任务,其余保供任务由山西省各市煤炭企业承担。

签订会上,山西省能源局要求供需双方严格按照任务分解进行合同洽谈,承担保供任务的企业要不打折扣落实保供任务合同量,合同签订率要达到100%。同时,供需双方要将中长期合同分解到月,合理安排发运、接卸计划。

自签订煤炭保供协议后,山西每年都超额完成目标:

2021年,山西全年煤炭产量达到11.9亿吨,为全国16个省区市保供煤炭,发送电煤4356万吨,合同完成率106.15%。同年签订电煤中长期合同62958万吨,山西超额完成国家下达的6.2亿吨目标任务,率先完成电煤供应中长期合同全量签约任务。

煤炭收入2067亿元相当于让利了500万山西城镇居民收入或1170万农村居民收入。

根据统计数据,目前山西的探明煤炭储量超过2500亿吨,其中可开采的煤炭储量超过1500亿吨。根据专家评估,以目前的开采速度和技术条件,山西的煤炭可持续开采时间预计约为60至80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开采难度和成本也会逐渐增加。

按此计算,若山西持续保供24省区市60至80年,那么山西将减少煤炭收入62000亿元至83000亿元。

按照2023年GDP增速来算,山西全省实现62000亿元至83000亿元的GDP,还需约17年至23年。

强压下,山西煤炭事故频发。2022年,山西省共发生煤矿生产安全事故54起,死亡65人。据不完全统计,2023年山西发生煤炭事故近70起,造成死伤125人。今日,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消息称,山西计划2024年削减煤炭产量4000万吨,部分原因是安全事故。

3

很多人戏言:如果放开煤炭价格,山西实现煤炭价格自由,那么山西就是“中国的迪拜”。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不保供也是不可能的。

那么,山西如何实现进一步发展?从目前来看,在较长时间内,煤炭行业依旧是支撑,与此同时同步推动新能源产业发展。

山西代表团此前在两会上建议支持山西推动新型能源体系建设。并希望国家层面给予更多政策支持:

一是支持山西统筹推进煤炭增产保供与煤炭产业可持续发展。建议国家建立能源保供补偿机制、能源供需区省际利益联结机制,加大对能源保供省份转移支付力度和煤炭保供奖励资金投入。按照优质优价原则,允许山西在国家发改委价格上限的基础上,对4500—5000(不含)大卡电煤长协坑口价上浮10%,对5000大卡以上电煤长协坑口价上浮20%。推动保供煤电输入重点省份通过对口协作、产业转移、共建园区、飞地经济等方式,在山西生态环境治理、先进制造、数字经济和绿色能源产业等方面加大投资建设,推动从“供需合作”向“供应链合作”转型。

二是支持山西以数智化坚强电网推动新质生产力发展。建议国家能源局加强顶层设计,组织研究适应电碳市场、绿电制氢、微电网等新业态的数智化坚强电网相关政策机制和技术标准,支撑源网荷储数碳互动,满足多元主体友好接入,从国家层面安排部署一批重大试点项目,以技术革命性突破、生产要素创新性配置、产业深度转型升级推动发展新质生产力。

三是支持山西统筹发展常规电源与新能源。建议国家能源局结合能源电力供需格局新变化、能源转型发展新趋势,适时调整山西煤电总量控制目标,优先在山西部署大容量清洁煤电机组,充分发挥煤电容量电价机制作用,引导电源建设加快开工,进一步统筹电力与电量、电源与电网、常规电源与新能源发展,实现电力电量供需时空均衡发展,提升能源电力保障能力。

四是支持山西以市场化推动分布式新能源科学有序发展。建议国家能源局将分布式光伏作为重要电源类别,单独制定发展规划,对开发规模、地域分布、并网方式、消纳模式等予以统筹安排。进一步明确分布式合作开发模式下各方主体权责问题,防止以分布式之名行集中式开发之实。组织各地能源主管部门明确分布式能源承载力评估结果公示机制,有序引导接入电网。推动分布式新能源全额上网电量进入电力市场,采用直接交易或聚合交易方式,获取其电能量价值和环境价值,利用市场调节机制促进分布式新能源消纳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