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 > 正文

钟睒睒回应传言:与宗老亦师亦友,从未在娃哈哈领薪,更谈不上因冲货被开除


2024-03-04 09:31:57   阅读:12.1k+

世界晋商网最新消息,今日农夫山泉官微发布文章《钟睒睒:我与宗老二三事》。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在悼念宗庆后的同时,借与宗老生前几件值得追忆的往事,澄清近期网络上出现的大量对其个人及农夫山泉的传闻。

钟睒睒表示,布匹生意是其创业所得的第一桶金,而非网上传言“第一笔创业收入来自于娃哈哈”;其从未在娃哈哈领薪、更谈不上因冲货被开除;关于天然水与纯净水之争,农夫山泉与娃哈哈互有诉讼,但最终握手言和。

钟睒睒称:“宗老一直是我尊敬的企业家。他与我亦师亦友,当然,也互为竞争对手”,“我对宗老企业家精神的尊敬,却从没有动摇过。我在各个场合始终表示,宗老是我尊重的企业家代表。”

附全文:

今天,是宗老“头七”后的第一天。宗老一直是我尊敬的企业家。他与我亦师亦友,当然,也互为竞争对手。前些时日得知宗老病重,我立即托人请求探望,但彼时宗老已不便见客,憾未能成行。宗老逝世后,我前往灵堂叩拜吊唁、敬献花圈,并对宗老的家人表示慰问。

宗老生前痛恨网络暴力。未曾想,借宗老离世,网络上却出现了大量对我个人及农夫山泉的诋毁,这绝非宗老所乐见。作为被意外卷入事件漩涡的当事人,我有必要借与宗老生前几件值得追忆的往事,做一个澄清。

我于1988年2月正式辞去《浙江日报》记者工作,下海经商。我办过报纸、种过蘑菇都没成功。但在海南创业期间,我发现1990年前后海南房地产刚刚兴起,而海南没有窗帘布加工的能力。于是,我就在海南成立了大成窗帘公司,将杭州生产的窗帘布运到海南销售,并逐渐将窗帘业务发展到北京的王府井、燕莎百货。所以,布匹生意才是我创业所得的第一桶金,而非网上传言“第一笔创业收入来自于娃哈哈”。

1991年,经前同事介绍,我有幸去杭州清泰街娃哈哈总部拜会宗老,为表尊敬,我特地挑选了两本书作为给宗老的见面礼,我记得一本是《增长的极限》、另一本是《Z理论》。之后宗老邀我一起去看他刚收购的罐头厂,那是一个2200多人的国营大厂。我看到专业的罐头生产设备都闲置着,遂想起当时东南亚一些地区流行的八宝粥罐头,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宗老。后,我托表兄从新加坡带回六罐当地的八宝粥产品,并送达至宗老家中。

宗老很高兴,觉得我的这个建议有市场,后投入研发并研制生产了大家非常熟知的娃哈哈营养八宝粥,并提议我在广西、海南成立娃哈哈办事处销售娃哈哈儿童营养口服液。我欣然应允。无奈,当时海南、广西市场消费需求并没有达到预期,我跑遍市场却难以将产品销出去。之后,有几个商贸公司到海南问我进货,我才得以将进货出清。后来,我了解到,儿童营养口服液这个产品在广东是有市场的。

很多年后,在一次农夫山泉的销售会议上,我开玩笑说:当年我们在海南没卖出去的娃哈哈,估计是被卖去了广东,如果放到现在就要被认定为冲货了。没想到当时随口的一句戏言,现在竟成了我“忘恩负义”的罪状。我从未在娃哈哈领薪、更谈不上因冲货被开除。

在市场经济发展的初期,各类管理都十分粗放,渠道管理、冲货这些现代销售理念在当时根本无从谈起。以现在的眼光去看待当年的问题实在令人啼笑皆非。

2000年后,关于天然水与纯净水之争沸沸扬扬,作为该场争端的两位“主角”,娃哈哈与农夫山泉在纷争中阐明了各自立场、产品主张,后续也均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此后,我们双方互有诉讼,但最终宗老与我在当时杭州市主要领导的见证下握手言和。时至今日,我仍然坚持认为,水中的矿物元素对人体健康是至关重要的,这也是我坚持生产天然水的原因。但,我对宗老企业家精神的尊敬,却从没有动摇过。我在各个场合始终表示,宗老是我尊重的企业家代表。

以上与宗老的二三事,在今天想来,既是值得追思的小故事,更是一笔不小的精神财富。也希望广大网民们表达对宗老追思的同时,勿被个别自媒体或大V们带了节奏。无论娃哈哈或农夫山泉,始终坚持的都是同一件事:为老百姓生产好的产品。

再次表达对宗老的思念!

钟睒睒

2024年3月3日

于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