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晋商 > 正文

田秋平/ 发现新加坡山西夫子


2024-02-21 10:36:09   阅读:11.4k+

甲辰新年,《天下潞商》之著作权人怀揣着寻觅天下潞商的梦想,紧跟着世界晋商网创始人王军龙先生的探寻步履,吾心飞翔新加坡。

作为一个山西人,我实在无法想象,历史上山西票号商人究竟有多么的厉害。

山西人的厉害,人们首先可以在新加坡一处叫“天福宫”大殿中央那幅巨匾“山西一人”体验的淋漓尽致。在这里人们更是能夠有重量级体验出历史长河中晋商那种气贯山河的高大威猛。

这里的威猛来自山西票号商人将“汇票”衍生出的“侨批”所呈现出之财气与霸气!深深地体会到,在南洋新加坡诸岛地区的山西票号商人的“汇通天下”货币汇兑手段所表现的飞钱致远的智力之神!

历史上的中国商人,游迹于南洋诸国。在南洋及新加坡等地,赚到大把大把的金钱后,如何将银两现金寄回家乡国内的?山西商人在明代就发明出了汇票,在南洋及新加坡诸国被冠名谓“侨批”的金融手续凭证,以诚信天下的“山西夫子,山西一人”飘洋过海,惠泽了一代代家乡父老!

  新加坡的一处叫“天福宫”的寺庙里,院落中央大殿里,巨大的“山西夫子”匾额异常醒目,远远仰望巨匾,金碧辉煌,熠熠生辉。“山西一人”留在在东南亚华侨心目之中,是刻骨铭心的“诚信第一”商业理念,恒古不变。

“山西夫子”“山西一人”。在新加坡,所指的就是以关公为代表的山西商人的“仁义礼智信”的商业精神之所在。这山西一人即关公的“信义”精神之写照。所以历史上的新加坡各地以关公(也称协天上帝、山西夫子、关帝等)为主神的庙宇或城隍庙至少保存至今的有三十余家之多。

据资料显示,新加坡最早一家主祀关公的庙宇是冈州会馆的附属神庙。冈州会馆创立于1840年。会馆是广东冈州(今广东省新会市)同乡会所在地,原址在俗称豆腐街的珍珠街上段。1922年租约期满后便在新桥路现址重建。1925年新会馆大楼落成。

清朝早期的一枚汇票实物。时间发生在嘉庆年间,此汇票由南洋寄回大陆的“山西夫子”汇票实物。

此一张汇票实物上,由中英文印刷而成的纸质票据,防伪性极强,已经有水印出现在票帖纸张里。印刷技术已经达到很高水平。目前发现的惟一一枚,为罕见。从新加坡飘洋过海汇票要经过数十天的海路行程。

选藏在哈佛大学图书馆里的《天下潞商》,图书馆用数字版的截屏向世界推荐。

同时《天下潞商》也被新加坡国家图书馆选藏研究推介。

关于所谓的山西商人发明的汇票,按照当今的解释是依据《票据法》第十九条,是这样承现文字说明的。“汇票是出票人签发的,委托付款人在见票时或者在指定日期无条件支付确定的金额给收款人或者持票人的票据。汇票分为银行汇票和商业汇票。”

当年, 由中国大陆“上洋,茂记信笺”寄出到新加坡中街520号“逢源宝行”的航空信函。

新加坡闽帮,1840年建立的天福宫以妈祖为主神,正殿有两位配祀神灵,左配神是山西夫子,右配神是保生大帝。天福宫另有后殿,主祀观音,配祀日神、月神;右配殿有开漳圣王、城隍爷;左配殿有孔子公、伽蓝菩萨。山西夫子、伽蓝菩萨都是关公,前者为儒教的封号,后者为佛教封号。一座神庙内同时祭祀两种宗教属性的关公,比较罕见,也由此可见关公在新加坡本地华人圈子的重要性和崇高地位。伽蓝菩萨配有“威灵昭赫”牌匾,神像左边有关平捧印立像,右边有周仓持关刀立像。把孔子公和关公放在同在一殿内合祀,隐然是对儒教文武双圣的崇敬之意。

新加坡本地早年庙宇多供奉关公。除了上述冈州会馆附属神庙和天福宫之外,其他奉祀关公的早年庙宇还有客家帮的应和馆(1822年)、顺天宫(约1820年)、闽南陈氏族人的保赤宫(1876年)、万山福德祠(同治初年)等,可见关公信仰是随着最早一批华人移民进入新加坡的。

新加坡当地的关公信徒,每年在两个日子祭祀关公。一个是农历五月十三日,是“关公磨刀日”,传说这天一定会下雨,方便关公磨刀;一个是农历六月二十四日关圣帝君诞。天福宫于农历五月十三日祭拜关公,仪式在上午十点开始,供品包括纸扎的关公冠、关公袍、关倒。由于关公也司财运,香客也会敬上发糕、寿桃、面线、水果、酒、茶和金银纸,还有菠萝形状的蜡烛。在闽南语中,菠萝叫“黄梨”,谐音“旺来”,求其吉兆。在祭祀仪式时,颂念《祝寿平安疏》。下午两点继续举办祝寿仪式,供品包括十二样素菜、寿金和天金。

山西人关公在新加坡的影响力 ,从清朝在入关之前,由于受到《三国演义》影响,已经开始尊崇关羽。统一全国之后,为了树立忠义典型以治天下,也为了笼络汉族士人和百姓,到了雍正三年,封关羽为“山西关夫子”,首次把关、孔并提。在这之后,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历任皇帝皆有褒封,到了光绪五年(1879年),封号达到了极至,为“忠义神武灵佑仁勇显威护国保民精诚绥靖翊赞宣德关圣大帝”。历代帝王的褒封,完成了关公“侯而王,王而帝,帝而圣,圣而天”的过程,儒、释、道三家都加以拉拢,故此关公后来具备儒、释、道三家身份。加上民间文艺对关公故事如“桃园结义”、“三英战吕布”、“古城会”、“斩华雄”“诛文丑”、“过五关斩六将”、“单刀会”、“刮骨疗毒”的传播,关公作为神明无论在官方或在民间的地位如日中天。随着清末东南沿海人民移民南洋,三国故事和关公信仰也传播到新加坡来,并对新加坡本地的民间信仰形成了重要的影响。

历史上的新加坡梧槽律217号,这里是汇往中国大陆的“普通批局”侨批实物图片(潞商钱币文献馆存资料)。

《天下潞商》一书中有研究“山西汇票”的专门篇章,作者写下的研究文章,有时间和机会,大家可仔细看看和分享专门研究一下从新加坡及南洋诸国“汇票—侨批”历史步履。

数百年来,山西一人,山西夫子诸多寺庙里“关公”,在新加坡的影响深远,历久弥新。山西汇票行业的“汇兑诚信服务”更是深入到新加坡各个行业。漂泊海外之中华游子,用汇兑“侨批”这样的支付手段,已经是到了“不离不弃”的程度。

经常飞杭州至新加坡的空姐阿荣曾经讲到,在新加坡本地戏曲界,扮演关公的演员在演出前十天必须斋戒独居,熏沐洁身;出场前要给关公神像烧香磕头,在后台杀鸡拜祭;演员在道具头盔或前胸必须挂有关公像的黄表符,演出结束要用此纸拭脸,并拿到关帝像前焚化,以示感谢关帝的庇护等;在演《走麦城》时,更要台上台下烧檀香、点蜡烛。据说如果违犯禁律,关公就会显灵,演员要出事故,戏园要出乱子。

早年的关公戏具有重要的教化作用。上世纪初,新加坡、槟榔屿(今槟城)、马六甲三地合称“南洋英属海峡殖民地”,三地都是当时马来半岛的华人聚居地,政治、经济、文化、社会一体化。据宋蕴璞《南洋英属海峡殖民地志略》记载,当时华人“尤喜观关公诸戏,一日演《过五关》,扮关公者表情甚佳。至关公见二嫂,二嫂询以皇叔踪迹,关公跪地而回答,极尽恭敬之意,颇能表出关公一片忠义心肠。各资本家观之,咸为之感叹不止,其守旧之心理,于斯可见。”

在新加坡的华侨商人和更多的是山西商人老板中,他们每每看关公戏,看到关公对甘、糜二夫人甚为恭敬,间接体现了他对结义兄长刘备的忠义,因此感佩不已。这些个商人讲“信义”二字,是“遵循传统价值观”之意。

历史上新加坡华人直到现在,大多颇喜爱关公戏,尤其是酬神。上世纪二十年代庆升平新舞台班主雷文光从中国请来刘长松、明月珠等京剧演员,刘长松演的关公戏《古城会》、《华容道》等,深得好评,成为新加坡最负盛誉的“活关公”。同个时期擅演关公戏的还有京剧武生李荣芳和粤剧永维新班的新珠,演《斩华雄》、《水淹七军》等剧。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新加坡上映关公题材电影《关云长忠义千秋》,影院在当时的第一大报《南洋商报》头版投了广告。八十年代末,通淮庙在报纸上刊登启事,通知信徒有关关公圣诞活动安排,一连八天,其中有闽剧、潮剧、歌台表演。即便是今天,关公戏里戏外大肆宣传的“仁义礼智信”仍受当地华侨商人的欢迎。

新年元旦刚过,在新加坡美娜乡村高尔夫俱乐部,远望谷创始人,海外海创始人,世界晋商网创始人,大家一起举杯,共庆新加坡晋商商会十周年!祝贺明海龙先生荣升新加坡晋商商会会长。

汾酒新加坡体验中心,这里悬挂有当年主政山西的大都督阎锡山为山西人酿造的汾酒而题写的书法文墨“名闻海外”金色黑字巨匾,在异域他乡,远远望去凸显其“山西一人”之苍劲有力。

甲辰年早春,世界晋商网创始人、泽潞文媒体大咖王军龙在新加坡汾酒体验中心。新加坡晋商商会,全球晋商在汾酒的家。山西文媒一行人等来到这里,分享着山西夫子自道的仁义礼智信。一片碧蓝如海的天下,我们大有宾至如归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