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区域 > 正文

山西“小县改革”探源(上)丨娄烦县的君宇大街上,“挤满”了单位宿舍


2024-02-01 10:22:39   阅读:14.5k+


编者按:

2023年末2024年初,多地密集部署地方机构改革。截至目前,至少已有京、沪、渝、津、湘、浙、皖、川、陕等20多个省份披露了地方机构改革重点任务。

如果说这场从中央到地方压茬推进的机构改革是每个地方的必修课,那么在此之前,山西等地已开展实施三年有余的“小县改革”,其所产生的经验和做法,有没有可能被更多的地方所复制,从而解决更多人口小县所面临的问题,令人期待。

近日,海报新闻记者走进山西开展人口小县机构改革试点县之一的娄烦县,梳理、复盘整个改革历程,以期找到更多关于这场改革的细节。

娄烦街景

海报新闻首席记者 陈嘉伟 山西太原报道

娄烦县是山西人口小县机构改革的试点县,在官方表述中,这座常住人口8万余人的小县城,存在着财政供养入不敷出,财政支出主要依靠转移支付;财政供养人员比例欠合理,存在人浮于事的现象;事业单位“小、散、弱”;部分机构设置、运行体制等与县域高质量发展需求不相匹配等问题……

实际上,面对这样的表述,我们仍旧难以理解当地改革的紧迫性,但你只要到了娄烦县,花费1元钱坐上娄烦1路公交车,之后在经过1个小时左右的开行,差不多逛完整个娄烦县城后,你就会明白,改革的宏大画卷,为何会在这里徐徐展开。

什么是人口小县

山西省进行的相关改革试点,被冠上了“人口小县机构改革”的“称谓”。那么什么是人口小县,它们之间又有哪些共性?

根据《中国县域统计年鉴2021(县市卷)》进行统计,在纳入统计的2075个县域单位中,全国户籍人口不足50万的县(市)共有1257个,占比约为61.14%。其中,户籍人口在5万以下的袖珍县(市)有90个,5万-10万之间的有116个,10万-20万之间的有228个,20万-50万之间的有823个。

从全国来看,云南、山西、河北、内蒙古、四川等地都是“人口小县”相对比较集中的省份。年鉴显示,山西95个县(市),除5个县(市)外,其余90个县户籍人口都在50万人以下,其中6个县(市)人口不足10万人。

这些“人口小县”不仅人少,经济也欠发达。年鉴显示,2020年全国县(市)中GDP低于100亿元的有733个,占比35.4%,其中32个县(市)的GDP连10亿元都不到;全国GDP上千亿的县(市)只有70个。

地方财政收入与财政支出的巨大反差,同样是这些县城面临的难题。凡是设县,就需要同步设置党政组织和部门,还要配套建设办公场所和科教体文卫等基础设施,每年供养人员、行政支出和基础设施建设需要的财政支出,多半也是“吃饭财政”。

总结起来,人口数量少,地方财政入不敷出是人口小县最基本也是最突出的特征,以此标准去看娄烦县的状况,就不难理解,改革为何会在此进行。

娄烦“城建宿舍”

君宇大街上“挤满”了职工宿舍

从太原客运西站出发,一个半小时左右,就到了娄烦客运站。在客运站旁的公交站,花费1元钱坐上娄烦1路公交,大约1个小时后,你就又回到了客运站,而此时,你已经走过了娄烦县城最主要的街道。

车上,一位当地居民热情地向记者介绍娄烦当地的一些情况,不过从这位操着当地方言的大叔口中,记者只听懂了一句,“娄烦不大”。

娄烦县位于太原西北部,下辖7个乡镇,是一个集山区、库区和老区于一体的县。其县城正如当地居民所描述一样——不大,县城从南到北一公里出头,东西长度大约在五公里,一条涧河将县城一分为二。

娄烦县城十分冷清,海报新闻记者在娄烦县的两天,见过最热闹的场景不过是当地学生上下学的时候。大多时候,县城干净整洁的街道上,行人稀少,寒冷的冬日更是为街头增添了一丝冷清之气。

当地的居民消费市场也缺乏活力,海报新闻记者注意到,以餐饮行业为例,当地最知名的餐饮品牌竟然是蜜雪冰城。

消费市场乏力的背后,是当地不断流失的人口。根据当地统计公报的数据,2022年,娄烦县常住人口为88850人,虽然比上年末净增223人,同比增长0.25%,但跟2019年末全县常住人口为109859人的数据相比,当地人口流失严重。

一位居民告诉记者,当地年轻人不多,毕竟除了吃“公家饭”,当地没有多少谋生的机会。

在娄烦,记者看到了最为密集的“职工宿舍”,在娄烦县的君宇大街上,围绕娄烦县委、县政府大院,密集分布着供电局、水利局、城建局、卫生局、工会、党校、粮食局、计委、人行的“职工宿舍”。

这或许就是改革会在娄烦进行试点的现实原因:人口少、经济缺乏活力,但行政机构不少,行政人员亦不少,这造成了当地财政供养人员比例不是很合理的状况。

与山西大部分地区一样,娄烦也拥有丰富的煤炭储量,但由于地处汾河上游,境内的汾河水库又是太原市的重要水源地和生态屏障,所以被禁止开发,日常机构运转和经济发展等方面支出,主要依靠转移支付。

当地统计公报显示,2022年,娄烦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8.8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支出24亿元,财政入不敷出。当然,这样的财政状况已经持续了很多年。

一条涧河将娄烦县城一分为二

小城破冰

复盘山西开展的人口小县机构改革,2019年是一个关键节点。

2019年3月31日,国家发改委发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第一次提到了“收缩型城市”,并明确要求收缩型中小城市要瘦身强体,严控增量、盘活存量。

当年年底,山西省委主要领导在基层调研发现,全省人口小县普遍存在一些共性问题:财政供养入不敷出,主要依赖转移支付,普遍存在“等、靠、要”的思维惯性;从人口与编制比看,财政供养人员比例不是很合理,存在人浮于事的问题;事业单位规模普遍较小,职能较弱,“小、散、弱”现象突出。

一份山西对全省人口小县的摸底调研显示,其中一个总人口13万余人的县,全县财政供养人员总数近6000人,全县总人口数与财政供养人员比例为22:1。这种现象在中西部地区的人口“袖珍小县”更加明显。如某西部省份人口小县,总人口仅4万余人,但财政供养人数近2500人,全县总人口数与财政供养人员比例为16.9:1。

矛盾如此尖锐,改革当然也就迫在眉睫。

同时,县城的发展,也得到中央的关注。2022年,中办、国办印发了《关于推进以县城为重要载体的城镇化建设的意见》,《意见》将县城功能定位分为五种,“人口小县”普遍接近其中的“人口流失县城”,需要引导其转型发展,“促进人口和公共服务资源适度集中”。在这样的背景下,推进人口小县“强身瘦体”,促进行政资源与人口分布科学配置,降低县域行政成本和财政负担,也就显得越来越必要。

涧河的水穿过娄烦县。一月,当地的气温大多数时候处于零下,所以涧河河面也被冻上了一层冰,冰层不厚,有些阳光照射到的地方甚至冰层已经消融,冰冷的河水潺潺地流过。

曾经,娄烦多年积累的固化问题犹如河面上的坚冰——“牢不可摧”,但一场由山西省主导的人口小县机构改革,成为破冰的关键。改革,引得活水来。

来源:海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