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2023年省市GDP,中部六省掉队,山西该向谁学习?


2024-01-30 10:00:03   阅读:11.2k+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经初步核算,2023年中国GDP达到126万亿元,GDP总量高居全球第2;以不变价格计算,同比增长5.2%,成功达成了5%的预期目标。

全国GDP达到预期目标,全国各省、市、自治区2023年GDP数据也已出炉。

(注:以不变价格计算即实际增速,不考虑价格发生的变化,只看产量的变化,主要反映的是产量的增速。名义增速则是指把GDP的现期和基期经过计算得到的增速,考虑价格变动,能反映增速和增量的指标。)

1

从整个数据来看,全国17个省市的实际增速大于等于全国GDP增速,其中16个省市跑赢全国。

细分来看,广东依然是挑起全国经济大梁的存在,已连续35年位列全国第一。同时2023年以13.57万亿元成为国内首个GDP突破13万亿的省份。在主要经济大省中,山东、浙江、四川均跃上新的台阶。山东晋级9万亿俱乐部,浙江突破8万亿,四川首破6万亿。

排名有变动的主要是四川省、河南省、上海市、安徽省、辽宁、重庆市。首先是四川首超河南,晋级中国经济第五大省;第二是上海反超安徽,重回经济TOP10大省之列;第三是辽宁反超重庆,用两年时间重新超过重庆。

2024年,这三大“争夺位”是看点。

2

中部六省的崛起很是艰难。

总的来看,中部六省GDP总量合计26.98万亿,约占全国的21.4%。六省人口总量36456万人,约占全国的25.86%,六省人均GDP74353.5元,比全国平均水平少11346.5元。

首先是中部经济大省的河南,连续几十年处于全国第5的位置却在2023年被四川赶超,退居第6。

从经济总量来看,河南最高、湖北第二,然后依次是湖南、安徽、江西和山西。从人均GDP来看,六省中湖北人均GDP最高,达到92170元,河南人均GDP最低,仅62071元。六省中只有湖北人均GDP超过国家85700元平均水平。

从经济增长情况来看,六省中湖北、安徽两省实际增长率超过国家5.2%的平均水平。其中,湖北实际增长率最高,达到6.0%,河南、江西实际增长率最低,仅4.1%。

首先看河南。河南省,曾经的中西部经济大省,2023年却遭遇了“滑铁卢”。其GDP从2022年的6.13万亿元下滑至5.91万亿元,不仅跌破了6万亿大关,更是被四川省超越,失去了中西部第一经济大省的宝座。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是河南2022年终核GDP有所调整,导致2023年经济数据跟随调整。

老二老三湖北和湖南正常发挥,是坚挺力量。其中湖北2023年GDP为5.58万亿元,实际增速6.0%,是中部六省中增速最高的。湖南2023年GDP也突破5万亿大关。从2012年突破2万亿元,到2016年突破3万亿元、2020年突破4万亿元,再到2023年突破5万亿元,整体实现稳步向上。

老四安徽则被上海反超,跌出全国前十行业。这也便意味着中部六省中,仅有河南处在前十位置中。其实这并不是很意外。2022年安徽首次超过上海挤进前十,有媒体表述造成此现象是由于上海受到疫情等超预期因素的冲击。2023年上海坐回第十的座位是必然。相较于上海,安徽的经济结构的确更为单一,过度依赖传统制造业,同时又在科技创新和产业升级的方面相对滞后,因此仍需厚积薄发。

江西和山西在全国的排名未发生变化,但整体GDP增速是不佳的。其中,江西实现GDP3.22万亿元,实际增速4.1%,在全国都是倒数的,仅高于黑龙江,名义增速0.4%,名义增速也是倒数第三。山西实现GDP约2.57万亿元,实际增速5.0%,低于预期1%,名义增速0.2%,名义增速仅高于黑龙江。

3

具体看山西。

山西此轮增速不及预期,与其工业结构有较大关系。作为能源保供大省的山西,以煤炭为主导的第二产业在全省GDP中占据较多位置。根据根据长城证券发布的《宏观经济研究:山西经济分析报告》数据显示,2022 年山西省三次产业结构为5.2:54.0:40.8,与全国三次产业比重的7.3:39.9:52.8相比,二产占比明显高于三产。而其中第二产业又高度依赖煤炭行业。

根据该报告,山西省在经历“供给侧改革”带来的煤炭行业优胜劣汰后,2020年以来重回全国产煤第一大省。2022年山西原煤产量占全国总产量比重上升至29.1%。而在2023年,煤炭价格经历了一轮下行,这对于以煤炭为支柱产业的山西经济发展很是不利。

因此摆在山西面前刻不容缓的,仍是产业转型,寻求经济增长点。

以五个排名为一个单位,山西向上看向前看,可重点学习前面云南、重庆、辽宁、广西等。

云南 ,以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丰富的文化背景,成为大兴旅游业的地方,旅游业同时带动第三产业的发展。不仅如此,云南还形成了以烟草、旅游、生物资源、矿产、水电的五大支柱产业,构成了其经济增长的强大支撑。此外,云南还在强势崛起硅光伏、绿色铝、新能源电池等新兴产业。

重庆的旅游文化在全国也是很出色的。除依托自身外,重庆还形成“成渝文旅共振”。山西作为全国地上文物数量最多的省份,在宣传文化,发力旅游业时也可与周边地区形成“文旅共振”,比如2023年比较出圈的山河四省。此外,在大力发展旅游业的同时,重庆还在深入推进“工业强市”战略,实施科技创新和人才强市首位战略,推进重点产业链高质量发展行动,加快构建产业大脑,培育壮大优质企业,强化关键项目招引,促进产业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发展。

辽宁省作为传统的工业强省,面临着产业转型的重大挑战。在新的经济形势下,辽宁省也在探寻新的发展增长值,如持续推动产业集群高质量发展,大力推进新型工业化,努力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新高地。同时注意到,辽宁沿海六市正加快石化产业协同发展,打造世界级石化产业基地和精细化工产业带。于山西而言,各市形成周边联动发展效应也不失为一条实现产业、人才快速聚集的好方法。

广西重点做的,是打造各市的产业高地。首府南宁,新能源电池产业从无到有,已实现链式延伸发展。作为比亚迪全球最大的电池生产基地,南宁正大力推动集聚以电池制造业为代表的新兴产业集群。工业重镇柳州,以上汽通用五菱“一二五”工程、东风柳汽新能源“龙行工程”、广西汽车集团新能源专用车提升工程为主要抓手,着力打造国际新能源汽车产业高地。桂林有着“桂林山水甲天下”的金字招牌。玉林大力发展轻工业,全力打造广西轻工业产业城等等。

在山西2024年省政府工作报告中也强调,支持太原率先发展,支持大同打造对接京津冀协同发展桥头堡,建设国家区域重点城市。支持各市加强与中部城市群协同联动,提升晋北、晋南、晋东南城镇圈发展能级,加快产业、要素和人口集聚,实现良性互动、竞相发展。

这依旧是个拼产业、拼经济的时代。上项目、抓发展仍然是全国经济以及各省发展的主旋律,“手握秘诀”才能所向披靡。期待我省能在一系列产业转型升级、强力招商引资、加强文化赋能等大动作下实现经济的长效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