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晋商 > 正文

山西人宁浩:未来的导演不需要那么多“街头智慧”


2018-04-21 13:28:14   来源:界面新闻网   作者:   评论:0 点击:100
作者:张亚婷

 

第八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电影市场项目创投路演终审18日在京举行,青年导演顾晓刚作品《春江水暖》获得“特别大奖”和“国际推广奖”、将于今年赴国际知名电影节进行展示推介。

导演宁浩作为第八届项目创投终审环节的评委参加了颁奖,此前在接受界面娱乐采访时被问到对参加创投的新人作品有什么印象,宁浩说:“在结构上使的劲比较大,很多多视角讲故事,多线叙事的”,说着自己就笑了起来。 

宁浩(左二)和获奖导演

身为导演的宁浩自己就是一个多线叙事的高手。他的第一部商业影片《疯狂的石头》就以结构和黑色幽默的风格惊艳了观众,而300万的成本,2500多万的市场回报又启发了行业。2009年,宁浩的“疯狂系列”第二部《疯狂的赛车》票房过亿,宁浩成为国内导演中票房过亿的第四人,另外三位前辈是张艺谋、冯小刚和陈凯歌。2014年,宁浩执导的《心花路放》以11.69亿的票房斩获当年的冠军。作为导演,宁浩不算高产,但却是国内少数既有作者性又能兼顾商业性的一位。

其实导演是一个对年龄非常宽容的职业,以宁浩刚满40岁的年纪,完全可以继续在“青年导演”的边缘试探。几年前参加央视《开讲了》节目时,宁浩曾自嘲:“《疯狂的石头》拍完别人都说我是‘鬼才导演’,现在我看乌尔善成了 ‘鬼才导演’,叫我  ‘知名导演’。我才发现原来 ‘鬼才导演’是个职称。” 现在,评上了“知名导演”职称的宁浩把大量精力放在了一个近乎导师一样的身份——做监制,扶持新导演。

2016年9月,宁浩带着自己签约的十位新导演,发起了“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宣传照里,宁浩站在中间,上身西装领带,下身一条短裤,一双人字拖一只在脚上,一只在手里。在他两侧一字排开的十位新人也都是赤足上阵,虽然风格、气质各异,但看起来都有点“不安分”。宁浩在这十个人中似乎不像是老板、也不像是师长,而是和大家一样的“坏猴子”。

说起扶持新导演的动机,大家总是不免提起宁浩本身就受益于此。《疯狂的石头》的300万投资,就是宁浩从刘德华的“亚洲新星导”计划中拿到的。除了饮水思源的原因之外,宁浩愿意做监制的原因非常简单,就是高兴。他告诉界面娱乐:“我最早做监制是程耳的《边境风云》,我觉得在帮助别的导演的过程中我还是挺快乐的。”

没有复杂的层层筛选机制,这一批签约的新导演就是宁浩看他们过往的作品,然后找到感兴趣的人谈,投缘的就合作,除了路阳。路阳是自己找上门来请宁浩当监制的,当时正好有了“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路阳就搭上了这班顺风车,《绣春刀2》就成了“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的第一部上映作品。

路阳(左)和宁浩

“本土性、当代性、趣味性、创新性和作者性的表达意识”是宁浩非常在意的。他说,“这些都是有意义的,相信你现在、相信你的土地、相信自己。其实就是这几个字。”最后自己总结了一下:“就是文化自信。”

2016年9月,“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宣布时,宁浩说他们的节奏是“3、4、5”,即第一批3部、第二批4部,第三批5部。但包括已经上映的《绣春刀2》在内,由文牧野执导的《我不是药神》已经定档今年暑期,曾赠的《云水》和牛涵的《甜美生活》也将在今年上映,这就超过了预期的速度。宁浩的态度很随性:“不要快,也许是4、3、5呢,最后做完就好。”

“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今年将上映的三部作品:《甜美生活》、《云水》、《我不是药神》

现如今在监制领域也可以评个“资深”职称的宁浩也早就找准了自己做监制的定位,面对媒体他几乎每次的回答都是:“我就是一面镜子,一个陪练。” 不管是“镜子”也好,“陪练”也罢,共同点在于都是以新导演为主体,随对方而调整改变。宁浩做监制的时候会克制自己的表达欲,他说:“我们给新导演提供他们所需要的服务。” 为此,他还打算培养新的制片人,可以说在“坏猴子”的框架下,新导演们只需要专注于自己的创作就好,运作都交给了公司。宁浩说:“未来的导演不需要那么多街头智慧。”尽管自己曾经是个会十八班武艺的“坏小子”,但他想为这些“坏猴子们”打造一个分工明确、各司其职的导演体系。

界面娱乐对话宁浩:

界面娱乐:您曾说“完整清晰的世界观和独立自我的美学体系”、“当下、本土、创新”是您选择新导演的标准。您为什么觉得这些对于新导演来说是重要的?

宁浩:这就是我的价值观,我认识的有意义的东西就是这样。中国发展到现在,我们既要学习过去,又要谨慎与过去的雷同;既要学习西方的,又要与他的区别开。我觉得我们经常重于学习而轻于自信,所以反而是要强调这些,强调相信你现在,相信你的土地,相信自己。其实就是这几个字,就是文化自信。我觉得文化自信一点儿错都没有,就是要相信自己。故事是带有意识形态的,不是光美国的那套东西是对的,甚至连讲述的方法都得是自信的才行。

界面娱乐:您本身作为创作者,在监制过程中遇到表达欲同样很强的新导演时,会不会有一些碰撞?遇到这种情况怎么解决?

 

 

宁浩:不会啊,做监制我不会有那么强的表达欲,而是要调动导演的表达欲。我会去引导他(她)思考自己到底想说什么,然后把想说的话说出来。

界面娱乐:做监制最大的乐趣或者最大的成就感在哪儿?

宁浩:首先能帮助这个导演,这个导演成功了我就有很大的成就感。他(她)最终能够在这个电影产业当中有一席之地,那我也很开心。这个电影产业实际上是需要很多人的,你为什么不帮助这些人?

界面娱乐:现在有很多的扶持新导演的计划,坏猴子的培养模式有什么独特的优势吗?

宁浩:也没什么,我们做的很早,不是跟风,我们早就想清楚路径了——就是要培养和建设一个新的导演体系,希望有更多的导演来一起表达。所以我们按自己的步骤一步一步来,符合要求的导演我们都愿意给他们最好的支持。

界面娱乐:那您说到要培养“新导演体系”,那就是要建立一个系统了?

宁浩:对,从前到后的。当然因为导演是活的,不是一个标准量,所以每个导演缺少的部分我们都希望能够对他们进行服务,或者提供需要帮助的部分。就像我监制新导演,每个人跟每个人不一样,有的人如果已经非常完整,那我就不用管他了,我只需要跟他务虚就行。但是每个人也一定有某些地方不够清晰的时候,需要一个镜子在旁边看清楚。所以我更多的是做一个镜子,或者一个陪练。

界面娱乐:您的培养目标里还有培养制片人这一项?

宁浩:对。因为其实制片人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一部电影不仅仅是要导演来拍,还需要制片人来服务,所以有了制片人才能更好地帮助一部电影。我们这里有一些老的导演,我就是老导演,可以指导新的制片人。还有一些有经验的制片人,可以帮助新导演,大家一起成长。

界面娱乐:您是一个严格的监制吗?路阳曾说过您让他重新写了一遍剧本。

宁浩:这是他(路阳)卖卖乖,实际上还是他们自己有上进心,每一个导演都希望作品能更好,所以我们都会提,哪里是不是还可以更好一点?或者这故事要说的是什么,你有什么不同意见?如果他能接受这个观点,那就会主动去调。我也不会强制导演。如果导演说我就是喜欢这样的,那就拍吧,没问题!

界面娱乐:您心中没有设定一个所谓的及格线吗?

宁浩:因为导演和电影很特别,它不是个数学或物理概念。也许他(她)可以把自己的东西发挥到特别特别大,只要没有明显的bug就行。而且就算我跟你讲bug,我只是给你举例子,也不见得你认同这就是bug。但是我会举例子,为什么那部片子是那样,那部片子是那样,这两个之间的逻辑是什么,为什么产生了那样的bug,我只是在给他讲,你是不是认同你片子里的bug等同于我说的这个。但如果你不认同这是个bug,好,你可以继续,我只是面镜子,给你看看我从另外一个角度是如何看待的这个事情。因为我知道所有的创作者都是需要镜子的。

界面娱乐:那您自己创作的时候,您的镜子是谁?

宁浩:我身边也有我的监制我的陪练,还有文学策划等等,在各个层面去帮我梳理。

界面娱乐:目前新导演很多,但优秀的新导演还是稀缺资源,会出现争夺新导演的情况吗?

宁浩:我们也没有跟谁争夺,很多事情随缘分。这个世界是有缘分的,也不用那么急赤白脸的。

界面娱乐:一直以来您似乎倾向于和自己的朋友合作,但监制新导演就意味着您要接触很多不同的人。这是一个打破您的工作偏好的事情吗?

宁浩:基本上导演这个物种还是比较接近,有很多同类。起码在聊起来,很多价值观和认识是类似的,至少都是可以沟通交流的。

界面娱乐:《我不是药神》这个故事是您创作出来后交给文牧野拍的,为什么不自己拍?很多导演有了好故事可能不舍得交出去。

宁浩:我无所谓,谁能拍好就合作!要对自己的创作力有信心,今天给了明天就再写一个呗!

界面娱乐:很多您签约的新导演都会提到,您不光在作品上把关,前期的投资和后期的宣发您都会参与,好像您手下的新导演只需要专注创作这一件事情就可以了。

宁浩:是的。

界面娱乐:和投资人去拉关系这类事情,大部分导演好像不太爱做,为什么您愿意做?

宁浩:我是个山西人。我以前的电影其实都是我自己在管控,包括营销、宣传。从我的习惯来说,我过去就不停地在做这些事情。我觉得我作为一个创作者去看待这件事情,有时跟纯市场的人也不是特别一样。但是各有利弊,我懂得尊重市场的一种规律,但是我会更知道如何去保护一个创作者本身的价值,而不是把它消费掉。所以我更希望帮助导演来管控这个事情。有的时候是在消费创作者,也的时候在建立创作者。

界面娱乐:您把其他环节都料理好了,您的新导演们会不会创作的有点太舒服了?毕竟他们将来总会遇到一些问题,您会担心他们处理不了吗?

宁浩:不会,我觉得社会总是在进步的,你像我们以前拍戏十八般武艺都得会,流氓也得能当,要不然没法工作的。但是对于未来的导演就没有这种要求,不需要他们有那么多街头智慧。条件改变了,行业所需要的性格和从业者所擅长的部分也会发生转变。


相关热词搜索:山西人 导演 智慧

上一篇:一位白血病女孩和一位晋商大佬之间的“特别约定”
下一篇:山西前首富再成老赖:22岁继承百亿财富,豪娶明星败光家产

今日热读
杨建新夫妇85亿蝉联山西首富,姚氏七杰超300亿成山西第一家族
山西最大民营煤炭巨无霸诞生,孝义鹏飞成600亿山西资本新贵
陈永贵遗孀宋玉林女士遗体告别仪式隆重举行
圈地千亩、非法采砂!文水首富李增虎为首涉黑团伙40余人被端
山西矿老板王见刚涉黑主要人员落网!另有9人在逃
山西百年老字号双合成陷多起经济纠纷,掌门人赵光晋被限制高消费
“晋才院士”高福一家9位博士,有哈佛、牛津~
晋商大佬管毅宏即将身价暴涨!“山西面食之王”九毛九拟香港上市
正式“接棒”!李晋平“履新”山西省工信厅党组书记、厅长
山西省亿吨大气田再现巨鳄!温州煤老板、山西“纸老虎”疯抢蛋糕
本周热读
山西人吴利军履新光大集团总经理
彭家华折戟太原御庭华府背后:从山西40亿身家富豪到非法吸储
杨建新夫妇85亿蝉联山西首富,姚氏七杰超300亿成山西第一家族
山西最大民营煤炭巨无霸诞生,孝义鹏飞成600亿山西资本新贵
山西首富杨建新资本再腾挪,跨境通实控权或易手广州国资
官宣!晋商大佬李安平、韩长安、孙宏原2018年光彩事业贡献近亿
晋城一中校友会成立,胡润富豪榜上榜富豪郎光辉荣膺会长!
李秋喜作为山西国企唯一代表参加国务院国资委论坛
从山西煤老板到“冲刺”科创板:张来拴父子的“逆袭”之路
陈永贵遗孀宋玉林女士遗体告别仪式隆重举行
本月热读
山西百年老字号双合成陷多起经济纠纷,掌门人赵光晋被限制高消费
杨建新夫妇85亿蝉联山西首富,姚氏七杰超300亿成山西第一家族
山西最大民营煤炭巨无霸诞生,孝义鹏飞成600亿山西资本新贵
圈地千亩、非法采砂!文水首富李增虎为首涉黑团伙40余人被端
山西矿老板王见刚涉黑主要人员落网!另有9人在逃
山西人吴利军履新光大集团总经理
2019山西省民营企业百强发布,建龙、立恒、潞宝勇冠三甲
陈永贵遗孀宋玉林女士遗体告别仪式隆重举行
沃联沃非法集资被查处,晋商赵永奎被抓
2018山西功勋企业家名单出炉,振东董事长李安平等132人当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