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晋商 > 正文

桑干挥泪!朔州市原副市长、应县原县委书记侯新生走了


2020-11-15 00:13:13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100

 

 

每日一谝

丰碑是老百姓竖起来的,所有的丰碑都是如此,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曾任我们老家的县委书记侯新生,前几天因心脏病突发英年早逝。应县人从上到下,全县祭奠,为这位曾经的父母官惋惜并送行。在官民关系比较紧张的今天,且侯书记离开应县那么久,怎么百姓还念念不忘这位老书记呢?其实道理很简单,那就是为官一任振兴了一方。你做了老百姓喜欢的事,大家永远会记得你。

之于侯书记,我和他有一段任职交往。上世纪九十年代我曾在怀仁县某团任政治处主任,侯书记从雁北行署挂职那里任副县长,因他曾在雁北军分区工作,所以团里的许多干部都和他熟悉,一来二去的走动,我们就逐渐地成了熟人。后来地市合并,我调师政治部,他留在了怀仁。再后来只是断断续续听说了他的一些情况,再无交往。后来他从平鲁区区长出任应县县委书记,成了我们老家的父母官。

侯书记在应县有许多传奇故事,多么传奇姑且不论,在我的心目中有两件事留下了深刻记忆。

那时候我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在村子里生活,星期天经常回去探望。一次回家,晚饭后看电视,在应县新闻里见到了侯书记的身影。没想到我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立即打开了话匣子,和我念叨起了他。母亲说,我就爱听侯书记讲话,恩肉胎气的。恩肉胎气是老家的一句土话,是表示和蔼亲切。母亲接着说,侯书记那讲话,啊呀,你听去哇,排排场场的那个好,听到几时也受听。作为一个农村没有文化的老太太,侯书记能讲得她老人家入耳入心,可见侯书记的工作作风,讲话风格是多么地接地气,讲得肯定是老百姓的心声。之前,我曾听到过许多有关侯新生当书记的故事,并没有放在心里,总以为那都是一个个泡影,不可当真,子虚乌有而已。听了母亲不厌其烦地念叨,结合当时如火如荼的旧城改造,我信了。

第二件事是那年同乡会聚会,义春会长请来了家乡的书记县长及其他领导,为大同的塔乡儿女报告家乡的变化,和今后的发展规划。前边的领导长篇大论,照本宣科,听得乡亲们昏昏欲睡。好不容易捱菜着听完“报告”,主持人邀请侯书记讲话,并把话筒交给了他。令我们没想到的是侯书记把话筒放在一旁说,让我试试不用话筒看大家能不能听得见。显然,他是不愿意在乡亲们面前摆架子,是想随和一些。接着他简明扼要地把老家这几年的变化,和今后的打算讲了讲。条理非常清晰,语言特别平实,声音果然洪亮,时间把握紧凑。仅仅十分钟,干吧利索脆,就把所有的问题讲得清清楚楚,赢得了十分热烈的掌声。我敢肯定,所有与会人员都发自内心地佩服,大家都为家乡能有这样的父母官而庆幸而骄傲。

那些年,我们县在侯书记的带领下,无论是基本设施建设,还是经济方面的发展,都有了长足的进步。他以扎实的工作作风,为民造福的实干精神,扑下身子,真抓实干,赢得了全县百姓的一致好评,成为全县人们心目中的英雄。

侯书记走了,走得是那样地匆忙,那样地让人痛心。这让我想起了《七品芝麻官》里的两句台词: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买红薯。还让我想到了口碑这样一个词。而且是老百姓的口碑,有口皆碑!

侯新生书记走了,但是他将永远活在应县人民的心中。

好了,今天就谝到这里吧,咱们明天接着谝。还是那句老话,睡个好觉,做个好梦,但愿明天更美好。祝大家晚安。(山西应县上甘港村 马海)

 

悼念侯新生书记

邵连城

当年琴鹤蒞金城,土屋参差触目惊。

一塔巍峨凌碧汉,万家局促住低棚。

残垣断壁随时见,小巷长街无处平。

挨户挨门求善计,问寒问暖访民情。

指挥不避当头日,规划常明午夜灯。

新貌如期祛旧态,旧城有幸得新生。

忽闻噩耗动哀思,漫忆甘棠成颂声。

驾鹤西归留不住,琴堂不复有琴鸣。

侯书记 我们不会忘

侯书记,你可知道你能够走出我们的视野,却永远走不出我们对你的殷殷思念,你能够远离我们的身影,却永远不能远离我们对你的浓浓眷恋。

我们不会忘,旧城改造,是你顶着巨大的压力不分白天昼夜地干,硬是把应县“改”出了一片新天地。对此,谁见谁爱,谁见谁夸。

我们不会忘,旧城改造结束后,是你集中精力又搞了“应县木塔950年大庆”活动。在活动中,全县上下人山人海、欢声一片。中外记者、文艺界大腕儿、佛教界高僧、市、省、中央领导都来为应县鼓劲,并为应县传媒。从此,应县名声在全国更加响亮!

我们不会忘,应县成千上万的下岗职工失去了生活保障,是你千方百计创造条件,一个不漏把他们全部纳入了养老保险的范围,保证了下岗工人有饭吃。

我们不会忘,十八大以前,干部队伍秩序混乱,是你一来应县,带头匡正了买官卖官,过时过节给领导送礼的坏习惯。人们都说,侯书记这样的官真是少见。

我们不会忘,应县财政拖欠干部工资日积月累每月已达400多元,是你听到这种状况,跑上跑下,广集财源,终于把拖欠的工资给人们全部补齐,并纳入了正常的“月给”。

我们不会忘,是你秉承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充分发挥山、水、林、城、湖等自然生态特色,以改善生态环境为抓手,实现了人在城中,城在林中,全国园林城市。

我们不会忘,是你协调有关部门把县城的大街小巷、乡镇通村道路全部得到了硬化。且村里环境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水、林、路配套设施齐全,村委会也告别了破烂不堪的“乱摊”。

我们不会忘,应县自古以来不通火车,是你积极争取,跑市跑省跑中央,硬是“跑”下了在应县建立火车站。从此,结束了应县没火车的历史。

我们不会忘,在接访中,你和上访户处朋友,特别是在接访日你一坐就是一天,对群众的疑难问题,你听的是那样的入心,且解决起来又是那样的迅速。

我们不会忘,当然还有很多很多……

侯书记,总之,你来应县给群众办的好事真的是太多太多了,像天上的星星看得见,但数不清。像你这样的书记,我们不敢说后无来者,但敢说前无古人;像你这样的书记,我们不敢说是最好的,但敢说是好样的。

侯书记,你安息吧!有一种思念叫永远,斗转星移也不会改变。你的一言一行早已储存在我们心间,愿你在遥远的地方过的安然。(贾义文)

 

江城子•悼侯书记

(常仕章)

突闻噩耗惊思量,十年长,未曾忘。九五大庆,木塔风铃响。旧城一夜换新装,千万家,喜洋洋。

边塞雁门美名扬,豪气壮,声铿锵。百姓书记,拉手话家常。遽然西游驾鹤去,塔乡痛,泪千行。

 

风铃声传来你的故事

——纪念侯新生

窗外是点点星光,寒夜中透着一些孤寂,隐隐从木塔那边传过铮铮铃音,像是轻轻述说,关于你的故事。

你真的走了,到了恒远的地方。而我们的记忆,却因你离去的消息,再次集体开闸。

这个世界上没有完人,你也不是完人;但这个世界上有许多好人,你就是一个好人。

我明白,对于我们需要赞美的人,怀着一份崇敬足够了。

找到了这种方式,我有了写几句话的理由。因为过去十多年那一段时间,在这座塞上古城,你的名字已经成为一个无处不在的文化用语,基金楼价、猪肉白面、天下足球、明星美容,所有热议一时的话题统统站到了一边,任何的造星运动抑或包装作秀都无法达到这样的效果。远避官威的山民们敢拉着你的手诉说生活艰难,求助无门的困难学子能坦然敲开你的房门;汹气郁积的上访专业户为了你心诚悦服放下了曾经的不平和怨恨,旅居海外的游子执意要把对你的敬仰制作成飘越关山的问候;向来无心公益的“财富一族”在你的感召下慷慨激昂一掷千金,弥留之际的老干部冲着你硬是要亲自交上最后一笔党费;甚至兄弟失和、姑嫂反目、邻里争斗、恋人分手,鸡毛蒜皮那些事,都要抬出你的名头做个了断。这是一种怎样的力量!在应县这块地方,田间地头,茶楼酒肆,家居坊间,人们自觉地想谈论你,几天听不到你的消息就心里发空,这种心与心的默契、情与情的联接,似乎更多地寄托了人们急切改变生活的期待和冲动。

在应县那段履历,你担当了一个荷锄挥汗的拓荒者,你把准了导致应县贫穷落后的症结,找到了盘活死局的“棋眼”。你和30万应县人一起,开启了改变现状的热血奔跑。为了这一切,你付出的不仅是无数个不眠之夜,更有压弯的脊椎,无奈的妥协,伤心的泪水,你承受着生命难以承受之重,支撑着一路走来。让应县人终于看到,轰轰烈烈的旧城改造在二00五年的夏日里掀起了震动三晋的热浪,神奇的木塔见证了新的神奇,转眼间旧城的一望丑陋随风而去,转眼间百座宏楼拔地而起,转眼间大路通衢广场花锦游园翠绿;你牵着应县的手,让孤独的木塔在丰茂的禅林中撑起了旅游文化的天空。一切就像是随缘而来,应县人听到了龙应大钟悠长的余音,看到了佛牙舍利的闪亮现世,亲历了旷古卓今的盛世庆典;沿着这条道路,一切更像是水到渠成,雅士利落户,火车站安家,水泥路贯通城乡……,一切的一切,都成为激活应县的雄壮音符。

或许,你所做到的这一切,还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应县人的生活;但至少,你的努力为应县送来了春天的消息,播下了蓬勃成长的希望。

你塑造了一个平民书记的亲切形象,千千万万的应县人接纳了你。大家都想说:你是真正睁开眼睛看应县的人!你是真正敞开胸怀爱应县的人!

时光总在流逝,生活一样继续,但你的故事不会从时光的筛眼里漏去。2004年9月—2009年9月,你在应县的每一天,注定将成为这座城市的美好回忆。

——你作过一个“五大创业”的报告。那是轰动城乡的风景,要求反复重播的电话打爆了电视台值班室的座机。

——你拜过好多“码头”。下岗工人,边远山民,老干部,老劳模,及至烈士先驱。

——你千百里搬兵救火。引煤碳运销项目,跑转移支付,兑付干部教师工资。

——你整过一批人。无序流动的教师,吃财政饭的死人,夜幕下的煤检站,歪戴大沿帽的执法人员,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偷税大户。

——你首推信访接待日。都坐下,谁想说啥说出来,随时给我打电话。

——你公开收过一份大礼。老劳模张良臣保存了20年的三瓶“北方烧”,代表全县群众的心意。

——你把一条流传民间的手机信息保存了整整一年。“侯新生,喊得凶,四环路修不通,旧城改造摸了空”,然后用事实回答,2004年底至2005年底,共拆迁产权户1171户,居住户1538户,人口5383人,房屋8615间,拆迁建筑总面积17.23万平方米。

——你把“建设雁门关外最佳人居环境”演绎成无数津津乐道的故事。“馅饼老人”曹秀清,“地下工作者”鲍六,“豆腐干”搬家,吴胖子道歉,二根蛋改性,刘建文烧香……

——你给过平民百姓梦想不到的尊严。跑街车司机一生最荣耀的时刻,就是“县委书记坐过俺的大花轿”。

…………

…………

太多了,真的太多了。我想,好多应县人的记忆里,都有这样关于你的故事。讲起这些故事,就像你又回到了我们中间,回到了那个年月。

你真的走了。在寂寞的另一个世界,你的灵魂不会孤独,木塔的风铃声,会带着你的故事,会带着应县人的感念,长久陪在你的身边!

张仙文敬

 

悼侯书记新生

文/ 乔尚军

沉舟桑幹志意雄,

痛整乱城惠民生。

悼耄皆欢称善举,

念念难忘再造恩。

侯公芳名传千古,

新城处处留足痕。

生平尽显忠义胆,

书卷难写报国魂。

记取当年一段史,

官声不以官威洪。

千秋万代毁与誉,

古来圣贤能几人。

悼怀侯书记

(王成林)

庚子初冬,上苍妒英。

毫不容情,夺命侯公。

云愁山吼,地悲天惊。

应县百姓,同传哀声。

侯公新生,为官至清。

跃进年代,生在左云。

少年苦学,青春从戎。

磨炼军营,励志基层。

策马扬鞭,受命赴应。

热血满腔,冲天干劲。

大刀阔斧,改造旧城。

排忧解难,甚为苦辛。

释迦古塔,千年绝珍。

僻居小城,旅游难兴。

书记始来,策划大庆。

既促旅游,又治环境。

应县苦寒,自古甚贫。

古来多战,民多不宁。

侯公掌旗,经济先行。

任职五年,百业显兴。

官场贪腐,国之疴病。

既为党忌,更乃民恨。

侯公显魄,政风大整。

百姓多赞,社会安定。

文化科教,知识传承。

侯公初到,学校不振。

五年扶持,育人复兴。

书记之功,桑梓永铭。

应县小城,日渐焕新。

美好生活,百姓心声。

建成公园,改造环境。

宜居适养,一片颂音。

经济发展,难离交通。

侯公辛苦,上下劳奔。

火车建站,铁路通京。

高速路成,东西穿应。

地方一官,勤政爱民。

时运不济,骤然消殒。

百姓永记,曾有多恩。

齐悲落泪,再悼侯公!

 

悼候公

一唱雄鸡天下白,

福祐应人新生来,

候公奋起千钧棒,

塔乡澄清万里埃。

旧城改造起宏图,

绿色祗园人人爱,

桑干大桥双向走,

火车西站创未来。

恶耗传来候公去,

应州人民皆悲哀,

千秋伟业他铸就,

子孙万代记心怀。

痛哉,悲哉!

草书于2020.11.10凌晨

不妥望斧正 恒瑞

惊闻新生书记 突然离世,悲痛万分,彻夜难眠,展转吟哦,成诗一首,以表哀悼之情。

痛悼侯新生书记

(赵治禄)

噩耗传来泪洗睛,唯盼此讯是假音。

人去绩在丰碑立,青史千载留美名。

为民呕沥忘昏晓,勤政伏案伴星辰。

谦爱老干询良策,诚抚百姓问苦辛。

广厦林立靓新貌,动车脆笛唤京津。

世间真情换真情,好官好風颂新生。

2020.11.9

 

悼侯新生书记

(王成林)

青年有志长左云,

千锤百炼在基层。

扬鞭策马赴应县,

扑身捋袖为民勤。

成业谋事蓝图宏,

旧城改造壮心雄。

释迦塔下大变迁,

桑梓百姓赞至今。

悼念侯新生书记

一一马良

噩耗传来疑慌言,

仿佛炸雷响耳边。

十年别后无音讯,

一朝闻听泪涟涟。

旧城改造大手笔,

小城面貌换新颜。

工地常伴三更月,

筹划何尝五更眠。

一扫官坊阴霾气,

至今人人说清廉。

五年功德丹青在,

永活应人心里边。

《悼新生书记》

高山/文

唐宋元明清,均设应州城;

建国四十年,建筑未更新。

东西新建路,岗楼摆两门;

南北两条街,臭气熏死人。

县城脏乱差,有苦没法说;

调来候书记,才有新气色。

初来没几年,拆了两条街;

想烧三把火,当时不理解。

拆了一小半,留下一大半;

改造整三年,旧貌换新颜。

高楼拔地起,环境上档次;

再看候书记,受苦又受气。

应县五年整,留下美名声;

如今回头看,谁人不点赞?

可惜老书记,时运都不济;

驾鹤西游去,应州举城悲。

 

沉痛悼念侯新生书记

(感悟)

不买官,不卖官,苦心好力作廉官,

不行贿,不受贿,惠民事情你都会。

应县民心:永远的侯新生

惊闻侯书记仙逝,不胜愕悼。他本来年纪不大,且论德论才,都该安享长寿才对,咋早早就没了呢?这老天还有公道吗?我是小人物,与侯公无交际,凭着鳞鳞爪爪的记忆,只觉得他是真正秉了初心,有毛主席时代遗风的好干部。镜头一,世纪初,我在《塔乡儿女,打酱油,眼际屡屡闪现的一个高频句是:唐宋元明清,来个侯新生。镜头二,旧党校会议厅,县委付书记贺诚等党政领导端坐一排,对面是一拔又一拔的上访民众,双方和言阅色,谈词侃侃,能解决的,当时拍板,其余的也都有认真答复。这是侯书记当政时的例行领导接访现场。这么多年了,还有吗?镜头三,一次,本人因亊去文联,见政府办公楼前挤了许多人,便走过去一看究竟,原来,是侯书记在那儿现场接访群众。双方的急:上访者是急着解决问题,言语自然不是每句都好听;书记是条件所限,急得面红耳赤,头汗升腾,甚至叨起了苦情帐:能办的一定给大家办!你们看,城里原来的市面街道是啥样的,坑坑洼洼,现在是啥样子的!我没见过后来的领导也有这么做的,只记得我们砖窑纠纷期间,领导是能躲就躲,弄几个保安,看不对茬的,就把你拦住,哪能动弹,有次碰上个王付书记,勉强见了见领导,也是目喷凶光,口出粗语,只有瑟瑟的份,比之侯书记,我们又怎能不怀念呢?镜头四:旧城改造大手笔,核心区域几乎全部旧貌换新颜,座座高楼拔地起,试想,从李克用金城首都的天王村算起,有过吗?镜头五,传闻,由于县里底子薄,为办亊业,到处化缘,甚至追到人家祭祖的坟地上?现在,这样的好书记竞然泪别而去了,应县人民痛啊!但愿上苍眷此一方生灵沃土,能再来这样的好官!一一一李正才新语丝七偈

 

亿侯公:

岁逢甲申侯公降,身肩使命佑塔乡。日夜奋战五年整,应州古城展新样。幢幢楼房拔地起,塔北大殿有气象。九五大庆载史册,规模宏大扬天下。龙首奠基人似海,天降祥云人欢畅。八旬老媪听新闻,书记讲话沁人心。巷巷打鼓又敲锣,群情激昂扭秧歌。馅饼老人铿锵语,旧城儿女表真情。今朝侯公身已去,丰碑树在民心中。(子平,作于2020.11.12凌晨)

 

 

龙首低垂缅怀人民公仆

桑干挥泪痛悼群众书记

(李凡)

 

 

 

 

莫道官场皆过客,百姓扼腕念侯公;

谁言人死如灯灭,木塔怅惋颂新生。

(雨花石/文)

悼念战友候新生同志

你我相识在大同,

筹措满志俩弟兄。

青春年华雄心壮,

立誓热血报国门。

军地两阵鲜神手,

处处开花处处盈。

而今先我驾鹤西,

泪洒衣襟悼新生。

 

每次回到家乡,年迈的母亲大人虽足不出户,却对好人候新生口赞不绝。拉呱的全是候书记扑下身子为塔乡奉献的点滴事迹。候书记德行天下、善行天下。愿候书记一路走好!

 

悼侯公

木塔耸立,

凝视新城,

匆忙身影,

可有侯公?

庚子初冬,

突传噩耗,

侯公兀逝,

如刀劈心。

桑干呜咽,

龙首哀鸣,

厚情塔乡,

同祭侯公。

三岗四镇,

旧貌新颜,

百里应州,

追念侯公。

大恩无语,

大象无形。

天地同悲,

泪祭侯公。

百姓书记,

农民亲人,

不辞而别,

痛呀侯公。

侯公侯公,

在天有灵,

魂归塔乡,

共叙旧情。

梨花老酒,

遥祭英魂,

轻轻呼唤,

侯公侯公!

侯公侯公,

来也匆匆,

去也匆匆,

侯公侯公……

刘建银教挽

2020年11月10日

 

近几天,在朋友圈里到处都是这样的文字和照片,塔乡人用自己的方式,纪念群众的好书记。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啊!候书记德行天下、善行天下。愿候书记一路走好!

 侯新生简历

  侯新生,男,汉族,1958年11月生,山西左云县人,大专学历,1975年12月参加工作,1981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4年8月,任应县县委书记;2009年6月,任朔州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应县县委书记;2009年9月,任朔州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2015年12月被免去朔州市副市长职务。

1975年12月—1979年11月,在雁北军分区招待所工作;

1979年11月—1980年9月,雁北军分区独立营一连文书;

1980年9月—1981年12月,雁北军分区宣传科干事;

1981年12月—1982年7月,左云县管家堡乡武装干事;

1982年7月—1983年8月,雁北军分区宣传科干事;

1983年8月—1988年1月,雁北地委办公室干事(期间:1984年9月—1986年7月在山西大学哲学系政治理论专业学习);

1988年1月—1990年11月,雁北地委办公室催办检查科副科长;

1990年11月—1993年4月,雁北地委秘书处督查科正科级督查员;

1993年4月—1997年7月,怀仁县副县长;

1997年7月—1999年8月,朔州市政府副秘书长、正县级督查员;

1999年8月—2000年3月,朔州市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

2000年3月—2004年8月,平鲁区委副书记、区长(期间:2001年8月—2003年12月在中国人民大学农业经济系研究生课程研修班学习,并结业);

2004年8月—2009年6月任应县县委书记,积极推进旧城改建工程并取得较大成绩;

2009年6月—2018年1月,任朔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来源:文瑞传媒有限公司微信公众号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出了三位山西籍院士,中国地质大学布局山西
下一篇:聚焦世界晋商(上海)论坛 | 聆听论坛总指挥程田青观点与洞见

今日热读
陈永贵遗孀宋玉林女士遗体告别仪式隆重举行
山西最大民营煤炭巨无霸诞生,孝义鹏飞成600亿山西资本新贵
年净赚近2亿!刚刚,山西“俞敏洪”牛三平家族企业拟赴港上市
最高25年!曾是山西地产大佬,陈兆平等54人涉黑案公开宣判
曾任首钢集团董事长!刚刚,“70后”山西人靳伟任北京市副市长
总资产460亿!刚刚,中铁十二局换帅:李天胜任董事长
山西文水前首富李增虎涉黑获无期,曾贡献当地1/4财政收入
桑干挥泪!朔州市原副市长、应县原县委书记侯新生走了
圈地千亩、非法采砂!文水首富李增虎为首涉黑团伙40余人被端
重磅!老兵工冯志君拟任山西省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
本周热读
陈永贵遗孀宋玉林女士遗体告别仪式隆重举行
最高25年!曾是山西地产大佬,陈兆平等54人涉黑案公开宣判
山西最大民营煤炭巨无霸诞生,孝义鹏飞成600亿山西资本新贵
曾任首钢集团董事长!刚刚,“70后”山西人靳伟任北京市副市长
山西文水前首富李增虎涉黑获无期,曾贡献当地1/4财政收入
华晋焦煤“掌门人”杨建华调任汾西矿业董事长、党委书记!
总资产460亿!刚刚,中铁十二局换帅:李天胜任董事长
265亿市值!山西美锦能源上榜2020胡润中国民营500强
”山西娃”张利东高光回乡:字节跳动山西将有这些大动作
圈地千亩、非法采砂!文水首富李增虎为首涉黑团伙40余人被端
本月热读
陈永贵遗孀宋玉林女士遗体告别仪式隆重举行
最高25年!曾是山西地产大佬,陈兆平等54人涉黑案公开宣判
曾任首钢集团董事长!刚刚,“70后”山西人靳伟任北京市副市长
山西最大民营煤炭巨无霸诞生,孝义鹏飞成600亿山西资本新贵
265亿市值!山西美锦能源上榜2020胡润中国民营500强
华晋焦煤“掌门人”杨建华调任汾西矿业董事长、党委书记!
总资产460亿!刚刚,中铁十二局换帅:李天胜任董事长
山西文水前首富李增虎涉黑获无期,曾贡献当地1/4财政收入
圈地千亩、非法采砂!文水首富李增虎为首涉黑团伙40余人被端
山西人李宝善的新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