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晋商 > 正文

北京晋商联盟陷37亿债务危局,晋商大佬李建国拟“断臂求生


2019-08-12 19:19:18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100

 

 

 

作者:山西资本圈

在宣布拟通过承债式方式接盘北京晋商联盟之后,辽宁神秘富豪离正式“入主”通化金马再进一步。

近日,吉林A股上市公司通化金马发布公告称,作为公司潜在实控人的张玉富为支持公司业务发展,补充公司日常经营短期资金需要,拟向公司提供2000万元无息财务资助,显然张玉富已开始“介入”上市公司的具体经营事宜。

而随着张玉富的加速“入主”,正处于危局之下的晋商大佬李建国及旗下晋商联盟控股也有望尽快得以纾困,或者说有望暂时从北京晋商联盟这家子公司债务危机中“脱身”。当然,此举也意味着晋商联盟之于通化金马的7年“心血”将成过往。

回顾李建国及晋商联盟控股的发展历程,可谓成于通化金马,亦衰于通化金马:

山西资本圈此前介绍过,2012年初,现任北京山西企业商会会长李建国联合多位山西籍成功企业家发起成立了晋商联盟控股。当然,其中知名度最高的当属李建国,其曾有多年山西地方政府任职经历,离职后曾成为九鼎投资创始合伙人之一,值得注意的是,李建国还为晋商联盟控股重要股东——北京常青藤房地产实控人刘成文的女婿。

2013年前后,由晋商联盟控股和北京常青藤房地产共同成立的常青藤联创,从地方国资手中受让通化金马17.82%股权,一举拿下通化金马第一大股东之位,其潜在实力令资本市场为之侧目,这无疑是晋商联盟控股的“高光”时刻。

 

 

 

 

此后,常青藤联创更名为北京晋商联盟,同时北京常青藤房地产退出,北京晋商因此成为晋商联盟控股全资子公司,也是后者自成立至今最为重要的资本运作平台。另外,北京晋商及晋商联盟通过定增等方式不断增持通化金马股份,合计持股逾50%,成为通化金马的真正“操盘者”。

 

 

(截至2018年末股权结构)

 

在拿下通化金马这个上市公司平台之后,以产业并购立足的晋商联盟控股便开始“四处出击”,尤其在大健康领域:一方面,通过上市公司前后合计斥资近30亿元相继收购哈尔滨圣泰生物等公司;另一方面,晋商联盟则于2016年以17.85亿元的价格成功打包收购东北最大煤炭企业——黑龙江龙煤集团旗下近40家医院85%股权,一跃跻身为全国医疗集团第一梯队。

当然,对于晋商联盟控股来说,大手笔收购医疗资产的最终目的自是希望能够成功注入上市公司进行变现,而前提自是使通化金马保持足够竞争力或者说公司股票足够稳健,然后晋商联盟控股将其质押以获取大额融资去收购资产,其实这种杠杆式并购思路在A股市场较为常见,这应该也是当初刘成文家族接盘通化金马的初衷。

北京晋商及晋商联盟“入主”通化金马的最初几年可谓“顺风顺水”,通过大手笔定增及收购,通化金马伴随业绩明显改善,公司股价得以“水涨船高”,从接手时的40亿元左右市值,一度跃升至2016年7月的240亿元左右,表现可谓“惊艳”,这也为晋商联盟质押融资收购及“输血”龙煤集团医疗资产提供极大支持。

 

 

 

通化金马股价走势图

但之后,由于所收购医疗资产无论是资产质量还是整合难度都难谈理想,尤其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可晋商联盟控股迟迟未将旗下医疗资产上市“提上日程”,自然难以及时变现;更让其倍感压力的便是持续走弱的通化金马股价,尤其是上市民企控股股东爆仓危机频现的2018年,几将旗下所持股权全部质押的晋商联盟控股亦难以独善其身。

其实从2017年末,逐渐隐现资金压力的晋商联盟控股便开始寻求纾困方案,包括通化金马停牌筹划逾20亿元收购北京晋商参股医疗资产、转让北京晋商所持上市公司股权以及求助当地民营企业支持纾困基金,乃至借力“工业大麻”概念减持公司股票等希冀扭转困局的“大招”,然而进展均不理想。

在此背景下,投资者自然选择用脚投票,通化金马本就明显开始走弱的公司股价持续承压,期间直接将北京晋商及相关一致行动人质押股票全部“打爆”。面对不期而至的“爆仓危机”,晋商联盟控股及北京晋商迎来“至暗时刻”。

值得注意的是,通化金马股价下跌的所带来的爆仓危机似乎也直接影响了晋商联盟控股的整体产业布局。例如,作为影响力较大的知名晋商,李建国旗下的晋商联盟控股此前在山西频现大手笔,其中便包括斥资65亿元参与大同古城文旅项目。

公开信息显示,晋商联盟控股上述大同文旅项目原由旗下晋商联盟(大同)文旅公司主导投资,而具体建设则由后者控股子公司大同明城建设置业负责,2019年4月其却被大同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登报公告要求限期缴纳此前所拖欠的土地出让金未缴纳及违约金,合计超过3亿元,而晋商联盟控股则刚于去年末卸任股东,背后的资金压力可想而知。

 

无奈之下,2019年7月,通化金马股票再度宣布停牌,并对外披露了晋商联盟控股最新的引援对象便为上文提及的张玉富,这也是其自2018年8月出现爆仓危机以来的第三个潜在引援目标。但对于晋商联盟控股来说,目前除了利用所持几被全部质押的通化金马股票“引援”,似乎也没有更多良策。

不过,在此次停牌前似乎已有张玉富“入局”迹象:山西资本圈注意到,2019年7月初,北京晋商公司董监高名单发生重大调整,原有人员悉数退出,其中新增张皓琰担任董事,新增李晓冰担任监事,而两人均为张玉富旗下中元融通股东,显然两人与张玉富关系“紧密”。此外,此前同时被通化金马补选为公司董事的战红君及北京晋商新任董事长朱峰亦与张玉富交集颇多。

 

 

 

(北京晋商工商变更信息)

而从最终达成的重组方案来看,晋商联盟控股拟将其持有北京晋商96.97%股权以0元对价转让给张玉富,同时北京晋商拟将通化金马1.9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9.66%)转让给第三方战略投资人于兰军,转让价为5.94 元/股,总价11.286亿元。上述两项股权转让完成后,张玉富合计控制通化金马29.88%股份,成为通化金马新的实控人。

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晚餐,张玉富除了需替晋商联盟偿付北京晋商 3.2 亿元债务外,还要承接北京晋商的高额债务和对其进行大额“输血”:

山西资本圈注意到,截至 2019 年6月末,北京晋商的负债本金合计为37.59 亿元。其中,金融机构负债为32.62 亿元,非金融机构负债为 4.97 亿元,其中已到期的负债超过27亿元。此外,目前北京晋商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全部处于质押状态,且相应股份市值不能覆盖其对应的债务负担,其实也就是目前已“资不抵债”。

另外,为解决北京晋商的股票质押及流动性压力,防止北京晋商债务风险进一步传导至上市公司,张玉富拟向北京晋商提供资金支持,尽快解决北京晋商面临的资金压 力,防止北京晋商因质押平仓或诉讼、仲裁等事项影响上市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经整体测算,近期张玉富需持续向北京晋商提供不低于25亿元的现金支持。

对于能够借此甩掉北京晋商这个“烫手山芋”的晋商联盟控股来说,除了上文提及的被代偿的3.2 亿元债务,再加上剩余的2.69%通化金马股权,合计价值不到5亿元左右,假若不考虑其他“隐形”因素,此举意味着在倾尽心血经营通化金马近七年之后,以李建国为代表的刘成文家族将失去旗下最重要的资本平台,而回报却很寥寥。

正如上文所说,晋商联盟控股成名于通化金马,同样亦折戟于通化金马,可谓成于杠杆亦败于杠杆,之于晋商大佬李建国来说,这样的路径应该并不陌生,例如乐视贾跃亭、暴风冯鑫莫不如此,但从目前来看,如若此次“断臂求生”顺利收官,李建国及晋商联盟控股或有望迎来喘息之机。

 

当然,从当初高调“入主”通化金马到如今“断臂求生”求脱困,前后短短几年时间,曾经拥有诸多传奇色彩的晋商联盟控股便危局环绕,光环难再,着实令人唏嘘不已。

(部分来源公开信息,仅供参考)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曾发行1600万份!山西​英语周报社新任社长、总编辑到位
下一篇:深交所公开谴责处分80后“晋庄“”大佬任永青两宗罪

今日热读
圈地千亩、非法采砂!文水首富李增虎为首涉黑团伙40余人被端
晋城一中教育发展基金会启动,胡润山西富豪郎光辉出手230万
晋城一中校友会成立,胡润富豪榜上榜富豪郎光辉荣膺会长!
山西首富魔咒
山西凌志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郑重声明
上海山西商会领导和“新中国70年新晋商”76人纪念勋章获得者
骗贷600亿的山西柳林首富陈鸿志一审被判死缓!80亿财产全部没收
87岁传奇创始人去世,红杉资本还是山西潞宝焦化的第二大股东
山西首富变形记:车皮王,煤王,氢能第一股
山西天星能源董事局主席王长青出席第十五届世界华商大会
本周热读
圈地千亩、非法采砂!文水首富李增虎为首涉黑团伙40余人被端
山西最大民营煤炭巨无霸诞生,孝义鹏飞成600亿山西资本新贵
晋城一中校友会成立,胡润富豪榜上榜富豪郎光辉荣膺会长!
骗贷600亿的山西柳林首富陈鸿志一审被判死缓!80亿财产全部没收
山西首富魔咒
上海山西商会领导和“新中国70年新晋商”76人纪念勋章获得者
山西凌志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郑重声明
山西天星能源董事局主席王长青出席第十五届世界华商大会
晋城一中教育发展基金会启动,胡润山西富豪郎光辉出手230万
87岁传奇创始人去世,红杉资本还是山西潞宝焦化的第二大股东
本月热读
圈地千亩、非法采砂!文水首富李增虎为首涉黑团伙40余人被端
陈永贵遗孀宋玉林女士遗体告别仪式隆重举行
山西凌志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郑重声明
山西最大民营煤炭巨无霸诞生,孝义鹏飞成600亿山西资本新贵
骗贷600亿的山西柳林首富陈鸿志一审被判死缓!80亿财产全部没收
87岁传奇创始人去世,红杉资本还是山西潞宝焦化的第二大股东
地产富豪"大洗牌"!这个山西人超越王健林……
山西人吴利军履新光大集团总经理
杨建新夫妇85亿蝉联山西首富,姚氏七杰超300亿成山西第一家族
沃联沃非法集资被查处,晋商赵永奎被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