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旅 > 正文

中国影视编剧大咖右玉县论剑,这里将打造红色影视基地


2018-05-28 19:30:05   来源:山西晚报   作者:   评论:0 点击:

2018年5月26日,山西西北边陲、古关杀虎口风云再起,这个战国时期即因群雄争霸而扬名天下的名曰“善无”的地方,这个被习总书记5次批示、因“右玉精神”而闻名全国的地方,再次旌旗射猎、刀光剑影,一场名为“右玉论剑”的2018中国影视编剧采风行暨编剧论坛在这里拉开大幕。

sdfd

按住下滑可观看更多内容

由汪海林、宋方金、余飞、曹金玲、梁振华、王志军、孟婕、李尚龙、朱睿、袁琴等30余位国内著名编剧、作家、制片人组成的精装团队,首次齐聚山西,围绕主题“剧作中心制,刻不容缓”为中国影视业铿锵发声。而正是在这次论坛上,活动主办方山西影视集团、中共右玉县委、县人民政府首次联合提出:希望以此为契机,在右玉打造中国北方红色影视基地。这一声响,如同这里响彻千载不绝的战马嘶鸣,和山西商人万里商途开拔时的那一声呐喊,必将载入史册,开启右玉发展新一页。

山西影视集团与右玉的结缘,来自2017年电视剧《右玉和她的县委书记们》的拍摄,在电视剧拍摄过程中,右玉作为中国北方影视拍摄基地的地理优势、资源优势逐渐显现,一个大胆的宏图开始设计,“右玉论剑”2018中国影视编剧采风行暨编剧论坛,正是在此基础上酝酿产生的。而山西影视集团旗下的《影视圈》杂志,作为活动承办方,迅速集结了国内一线编剧,向右玉出发。

活动当天,艺术家们赴右玉精神展览馆、南山森林公园绿化丰碑、杀虎口风景名胜区、艺术粮仓、右玉县委旧址等地参观采风,随后以“剧作中心制,刻不容缓”为主题的“右玉论剑”开启,论坛由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会长、著名编剧汪海林主持,右玉县委书记吴秀玲、山西影视集团董事长高晓江,知名媒体人和影评人李星文、杜红军、谭飞等出席了研讨会。

针对剧作中心制的主题,宋方金提出打造“明星编剧”的概念,他以王朔举例,在王朔之前,编剧的认知度更低,是他将编剧地位带到了创作的核心位置,而且编剧酬劳也提升了10倍。谭飞认为,“谁的名气大,就以谁为中心,这是残酷世界的真实写照,打破约定俗成非常难。”所以他支持打造“明星编剧”。

影视制作人王志军分析称,美剧之所以是“编剧中心制”,最根本的原因是提案公司的老板就是编剧,编剧在美剧运作模式中既是公司负责人,也是创作者,他需要懂制作、懂市场,否则无法完成提案。这对编剧是一个极高的要求。《影视圈》杂志社长刘海洋最后表示,行业的底线思维很重要,先不谈做什么,侵犯创作完整性的事情,是行业内任何一个人都不应该触犯的底线。

论坛精华

吴秀玲 

右玉第20任县委书记

文化建设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右玉依托近70年来坚持不懈植树造林、改善生态的厚重历史和感人事迹,已经开始积极推进绘画、影视艺术等作品的创作。右玉静谧,适合艺术创作,希望右玉能给大家提供创作的热情和灵感。

高晓江

山西影视集团董事长

我们心里一直藏着一个更大的梦想,在右玉打造有别于横店的中国北方红色影视基地。过去人们对右玉知道得少,知道的人也只是知道种树,希望未来右玉和影视产生联系。

汪海林

代表作《铁齿铜牙纪晓岚》系列、《都是天使惹的祸》等

什么是剧作中心制?“剧作中心制”不是“编剧中心制”,编剧在电影产业中或许很难做到绝对核心的位置,但目前的位置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宋方金

代表作《飞》《手机》《新围城》等

这是一个挣钱的季节,不挣钱的人是孤独的,不挣钱的编剧是百年孤独的,希望我们的孤独是值得的。今天参观了右玉,就看见了很多值得的东西,风中的杀虎口,满山遍野的植被,历史的印记穿透时间连接了未来。

其实“论剑”是我们编剧行业的一个品牌了,前几年我们在北京论过两次,叫“怀柔论剑”,如果说“怀柔论剑”还是防御阶段,那么“右玉论剑”就是进攻的阶段。对于我们编剧来说,右是右手,玉是剧本。来右玉讨论剧本像是一个宿命。

今天我想说说右玉的一种树,它叫小老杨。在右玉的土地上随处可见。右玉植树的历史有多久,小老杨的历史就有多久。因为在当时的右玉,别的植物难以存活,小老杨并不好看,它不高大甚至有些扭曲,但是它巩固了土壤,让右玉远离了风沙,把右玉变成了绿洲。在几十年后,右玉有了松树,有了油菜花,这些都是拜小老杨所赐。我想,如果它们会说话,这些小老杨会对每一个经过它的人说,很遗憾,很抱歉,没能让你看见我最好的样子。是的,很遗憾,很抱歉,当下的中国影视行业,没能让大家看到编剧真正的最好的样子……

剧本,就是我们影视行业的种子,这也是我们今天坐在这儿讨论的原因和目的。在影视行业,没有任何一样东西比剧本更重要。在影视行业,剧本就是根本,剧本就是资本。所以,我们今天在右玉,正式提出“剧作中心制”。

改不改剧本从来都是一个伪命题,剧本当然是需要改的,而关键是改剧本谁说了算?评判剧本优劣的“权力”和“权利”,以及修改剧本的“权力”和“权利”,绝对不能落到哪一个人手里,它应该有一套科学的决策机制。作为编剧,绝不能把改剧本的权力,交给剧组里拳头最大的那个人。不管他是演员,还是投资人,还是导演。

“剧作中心制”的核心是什么,就是大家以剧本为根本,以剧本为依据,展开各部门的工作。剧本高于一切,剧本是影视行业的基本法。

余飞

代表作《重案六组》《剃刀边缘》《永不消逝的电波》等

“剧作中心制”就是建造大楼中的“图纸中心制”或“设计师中心制”。“剧作中心制”不是编剧想夺权,只是一种悲愤的呼吁,这个行业需要回到它应该遵守的规则上来运行,才能达到合作共赢,效果最大化、利益最大化。“剧作中心制”,实际上是对资方提出了三个严格的要求:

第一、艺术判断。要求你有判断好剧本和差剧本的能力;

第二,流程控制。要求你熟知剧本创作过程中的科学规律,以便保障有效率、有质量的生产过程;

第三,编剧心理。要求你对剧本的源头——编剧的心理有足够的了解,只有这样,才能知道怎么调动他的热情、回避他的短板,灵活调节创作流程,最终实现双方互利共赢。

李星文

媒体人、影评人,创办《影视独舌》《四位毒叔》

传统的购片模式存在问题,如今制片公司更多的是与互联网平台对接,国内某个有许多优秀作品的知名制片人倾诉,称自己与电视台打了很多年交道,电视台首先评估剧本,再谈导演、演员阵容。但如今互联网公司没有评估剧本的习惯,只看流量、IP、数据,这让重视剧本的公司感到很痛苦。

谭飞

影视策划人、评论人,策划《康熙微服私访记》等

呼吁“剧作中心制”,就是在呼吁一种以艺术创作为中心、尊重艺术规律的生产模式。“剧作中心制”并非以某个职务来作为主导,而是应该让全组艺术水平最高的人作为主导,以能为项目带来最大艺术利益并兼顾商业利益的人为主导。

朱睿

编剧、制片人,代表作《复婚》等

当空手套白狼的三流资方,遇到靠定金致富的四流编剧,一个注定没有好作品的时代来临了。在刻不容缓之前,编剧群体自身也还需要大幅度地提高水准、提高专业水平,胡编乱造也许可以让你吃顿饱饭,但遇灾荒之年,我保你会第一批饿死!

烂剧成灾,剧品倒退,影视所产出的精神食粮,成为观音土。更可怕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创作者,已经丧失了昔日对于这个行业的忠诚,当一名职业编剧的荣誉遭到挑衅,当职业二字等同于陈腐,当剽窃成为捷径,当改编成为主流,当原创沦为笑柄,当实验成为笑谈,当剧本变成小说的奴隶,当编剧成为作家的写手,当一个独立的文化产业,必须苟且在IP的铁蹄之下才可以苟延残喘的时候,那么这个产业可以义无反顾地消失了!

回过头来,再看这次论坛的主题“剧作中心制,刻不容缓”,这个提案的核心意思是指回归创作已是刻不容缓,必须尽快在创作与制作与运作间达成某种平衡,以确保好项目的推出与成型。

李尚龙

青年作家,代表作《刺》《你要么出众要么出局》

说到影视行业的中心制,其实没有统一认可的概念,有的是制片人中心制,有的是导演中心制,有的甚至是演员中心制,近两年又开始信奉资本中心制。有人说,没钱你拍什么?没演员你拍什么?那我想问,没故事你拍什么?

事实上,这些年我们总能看到一些电影,镜头很好,甚至制作也不错,就是没有故事,或者故事一塌糊涂,观众坐在电影院如坐针毡,出来之后安慰自己,风景不错。一个好的电影,应该是以故事为核心,但现在一张海报上,可以有导演,可以有演员,甚至可以有设计师,就是没有编剧。现在的问题不是探讨剧作中心和剧作霸权,而是基本的署名权问题。

“剧作中心制”更大的敌人是拖编剧的尾款,不给编剧稿费,更有甚者,许多投资人认为,编剧的脑力活动是不需要钱的。通过这个论坛,我最想表达两件事:第一,剧作就是中心的;第二,“剧作中心制”应该从尊重剧作家开始。

梁振华

编剧、制片人,代表作《密战》《天意》《神犬小七》

谈剧作中心,显然不仅仅是谈剧作,是从项目运营角度以系统论的方法看待剧作。我总结为“三道门”:一、苦道:趣味病;二,生道:朋友圈;三,业道:核心力。所谓趣味的共识,也就是寻找各种趣味之间的交集。而朋友圈,即影视创作最好组成一个贯通影视生产的各个链条:出品人、制片人、导演、演员、发行人。

“剧作中心制”是一项系统工程,意味着电视剧创作、生产体系从观念到实践的一次秩序重建。作为编剧,作为写作者,我们给项目带来的核心价值到底是什么?有不一样的态度,有求变创新的勇气,有故事秩序的建构力,也有监督力。

《右玉和她的县委书记们》

将在央视一套播出

高晓江已经记不太清楚,这是这一年多以来第几次到右玉,也记不太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见到成片的小老杨会开始觉得激动、不能自已。

5月26日,在2018中国影视编剧山西采风行的途中,坐在高晓江身后的编剧宋方金,听到了高董的一句下意识的自语:“长了这么多年,就只能长这个样子……”这句在论坛上被宋方金解读为“听出了惋惜”的声音,其实另有深意——敬重、深爱!

这份敬爱从哪里来?还要从一年前山西影视集团拍摄的那部电视剧《共和国之恋:右玉和她的县委书记们》(以下简称《右玉》)说起,正是在不断与右玉“相遇”的过程中,他的敬与爱逐渐浓烈。也正是由于这份对右玉人、右玉精神、甚至右玉草木的敬意,推动《右玉》一步步精雕细刻,即将走上央视一套黄金档的幕前,延续山西影视集团每年一部作品央视播出的神话。同时,这份感情还促成山影酝酿了一个更宏大的梦想:未来将右玉打造成中国北方红色影视基地。

这是个怎样的过程?它的背后又发生了哪些故事?在“右玉论剑”举行期间,山西影视集团董事长、《右玉》出品人高晓江;《右玉》总制片人王大林接受了山西晚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山西制造

又将登陆央视一套

时光倒退到一年前,2017年大年刚过,已经在央视一套、央视八套热播两轮的《于成龙》,热度逼人,而此时,山西影视集团已经开始谋划下一部作品了。

刚有了想拍摄《右玉》的想法,他们便又想到了《于成龙》的导演吴子牛,但那时还没有剧本,因为前一部作品的亲密合作和充分信任,这位大导演在万事都不具备的情况下,答应到右玉一看。彼时,和对“于成龙”一样,吴导对右玉几乎是毫无所知,但也和对“于成龙”一样,当他到了右玉,听了右玉的故事、被右玉精神所感染后,毅然决定,再度与山西牵手。

王大林回忆,第一次陪吴导到右玉是7月初,因为担心右玉的气候,就领了一个小组抢拍了春暖花开的景色。2017年9月5日,在有了10集左右剧本的时候,《右玉》B组开始了拍摄,10月1日,全组正式开机。黄品沅、杨铮、宗峰岩、谭凯、缪婷茹、那志东、张治中、于洋等演员纷纷进组,而最为有意思的是,由于吴子牛导演的号召力,《于成龙》里的诸位主演:成泰燊、巫刚、王雅捷、王潭、王婉娟、修庆等也都来倾情客串,让人倍感亲切。

虽说地利人和,但《右玉》的拍摄一点都不简单。“这部作品的创作过程非常艰难,开始由于剧本的不成熟,美术就是盲人摸象,有一个美工竟然吓跑了。另外还要抢右玉的季节,因为10月份右玉天气就会达到零下。同时由于它的跨度近70年,道具制作量也非常大,所有的服化道全要备齐。”王大林回忆道。“前期我们在右玉做了两件事,准备道具库房和搭建摄影棚。拍戏过程中,前期抢了景,但演员没有来,所以必须在摄影棚里补拍。我们还在右玉搭建了一个十字老街的景,2000多平方米;还改造了一个村。另外还搭建了一个6000平方米的摄影棚,把黄土拉进去,垫高一米,种树挖坑,挂上蓝幕,拍摄冬天的戏。年代戏的拍摄比古装戏难度还要大,为了真实,我们的每件道具都不敢含糊,有一台拖拉机还是从俄罗斯边境弄来的。”

其实,不用说也知道拍《右玉》这种戏有多苦!为了拍摄沙漠戏,全剧组跑到距离右玉100公里以外的毛乌素沙漠拍了六七天,而且天天都鼓风机不停吹,以至于后来演员们苦中作乐说“没有沙子拍在脸上都不会拍戏了。”为了拍雨戏,已经零下几度的右玉,演员们裹着保鲜膜迎战洒水车,瞬间冻成冰棍;拍摄期间右玉的最低温度一度达到零下30摄氏度……

但即使是这样,在“右玉精神”的鼓舞下,所有主创都表现出高度的敬业精神,这点也让王大林感动不已。“所有演员都是为戏而来,没有叫苦的,更没有演员耍大牌,怎么说怎么拍,不管多艰苦,将近零下30摄氏度也照样状态不减。”也许是主创们的这份诚意感动了上天,在右玉拍摄期间,剧组最担心的雪,竟然一直没有出现,而就在1月6日关机的第二天,1月7日右玉大雪。天意啊!

从2017年9月到2018年元月6日,经过了90多天的拍摄,转场三次,《右玉》最终杀青,而后便开始艰苦卓绝的后期,“这部戏的特技量特别大,从开机开始,100多个特技工作人员就紧锣密鼓同时开工,洪水、风沙、灾难,都极力还原真实。”而今它已经进入后期的冲刺阶段:混录,本月底将完成所有的后期,送审央视一套,进入备播状态。

右玉由绿变红

与影视亲密牵手

(网络配图)

在《右玉》拍摄的过程中,吴子牛导演不止一次感慨“右玉的天,横店永远也拍不出来……”也正是在摄影棚搭建、周边取景的过程中,山西影视集团逐渐产生了一个想法,在右玉打造一个有别于南方的横店基地——中国北方红色影视基地。

(网络配图)

为什么能有如此想法,一向低调的高晓江的思路却很清晰,“这不是个急的事,但我们需要一个梦想。山西有几个重要的影视拍摄地,比如常家庄园、榆次老城等,但却没有一个真正的影视基地。基地是什么,它需要全业态的影视行业的支撑,具有多题材的拍摄能力,集约化节约大量的成本,其他的还需要有酒店、交通等资源的保障等等。”

(网络配图)

那么右玉可以撬动的资源有哪些呢?“右玉的周围,有黄河、长城、关隘、古堡、森林、沙漠、丘陵、沟壑、窑洞、院子,它的集中度很高,它距离雁门关大同也很近。右玉周围那些大的北方化的符号都在,能将这些聚集起来是一个基地的基础。同时,右玉的交通条件也便捷,它附近有大同机场、呼市机场,到右玉都只有1个多小时路程,距离北京也很近。右玉的领导头脑很清楚,他们跑国家发改委,关心沿线铁路、高速,他们知道右玉一旦有了高速、高铁,立刻就会翻天覆地。我看过他们为打造战略生态旅游示范县而出台的《支持右玉发展的32条意见》,非常有想法。”

(网络配图)

“过去的右玉和植树紧紧绑在一起,而今的右玉和影视产生了关联。我们的想法是一点点打造,今年我们把编剧们请来了,明年把导演们也请来,再下一步把剧组也请来,不断完善这里的拍摄条件,不断强化右玉与影视的关系,慢慢提升右玉与影视的黏合度,相信有一天右玉将成为真正的中国北方红色影视基地。”高晓江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不大,偶尔会望向窗外的小老杨,会心一笑。

《右玉和她的县委书记们》剧情介绍

《右玉和她的县委书记们》是吴子牛执导,黄品沅、缪婷如、那志东、杨铮、谭凯、巫刚、于洋、王雅捷、王婉娟等主演的农村题材剧。

右玉县位于晋西北边陲,地处毛乌素沙漠的风口地带,是一片风沙成患、山川贫瘠的不毛之地,人民的生活极端困苦。1949年10月2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23天后,第一任县委书记就在右玉的风神台主持召开了全县干部群众大会,在这次大会上他发出了“植树造林,治理风沙”的号召。这位刚刚从战场上走来的县委书记在风沙漫卷的风神台上铿锵有力地说道:右玉要想富,就得风沙住,要想风沙住,就得多栽树。这是右玉这块贫瘠的土地上第一次发出植树造林的号令,而这一声号令一经发出,就一直伴随着共和国的脚步响彻了68个年头……

该剧讲述了自1949年以来,右玉县历届县委、县政府带领当地人民群众坚持不懈植树造林、改造生态环境的故事,着重刻画了其中7位县委书记的经历。

相关热词搜索:右玉县 影视 中国

上一篇:汾河谷地地下水位持续回升,晋祠泉有望自然复流
下一篇:山西有了16个民间文化艺术之乡!左权县、清徐县等纷纷上榜

今日热读
释永信来山西“少林寺”了!竟然是为了18年前的佛头丢失案
吴冠中“带路”、贾樟柯当大使,让古镇红火的还是碛口人
布局晋中!山西文旅旗舰首家市域旅游合作平台组建
突发!临汾壶口瀑布遇今年最大洪水,景区临时关闭!
平遥国际电影展背后:从负债古城到文艺地标
万人齐聚山西阳城参加国际徒步大会 穿越“东方古堡”
临汾机场“广州=南京=临汾”航线开通啦!
“引客入晋”奖奖奖!首次进入全国百强旅行社,一次性奖100万元
太原到北京开通一站直达动车!中途无停靠,全程仅2小时27分!
山西再添一座五星品质酒店,太原洲际酒店盛大开业!
本周热读
释永信来山西“少林寺”了!竟然是为了18年前的佛头丢失案
破冰!山西省图书馆第一个海外分馆落户毛里求斯……
山西三大板块旅游公路将设慢行系统,满足游客旅行需求
山西文旅集团和大同市将共同设立文化旅游产业发展基金
平遥国际电影展背后:从负债古城到文艺地标
布局晋中!山西文旅旗舰首家市域旅游合作平台组建
定了!10月30日起山西人可以从太原飞悉尼啦
吴冠中“带路”、贾樟柯当大使,让古镇红火的还是碛口人
“黄河1号”旅游公路乾坤湾试验段今年8月将竣工
看万山红遍!山西蟒河第三届茱萸文化节火了
本月热读
破冰!山西省图书馆第一个海外分馆落户毛里求斯……
定了!10月30日起山西人可以从太原飞悉尼啦
平遥国际电影展背后:从负债古城到文艺地标
释永信来山西“少林寺”了!竟然是为了18年前的佛头丢失案
看万山红遍!山西蟒河第三届茱萸文化节火了
山西文旅集团和大同市将共同设立文化旅游产业发展基金
突发!山西文旅集团对王莽岭景区进行整体托管
今起,太原到娄烦临县兴县通火车啦
胡富国老家下霍村
刚刚,洪洞大槐树被国家拟确定为5A级景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