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旅 > 正文

专家强烈呼吁保护“长安风貌”:长安城与郊区不可分割


2018-11-30 12:50:42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100
“孤坟三尺土,谁可为培栽?”杜牧在一千多年前的慨叹在日前举办的杜牧文化研讨会上,终于有了回应。在媒体的广泛报道关注下,西安市长安区旅发委日前就此发出一份情况说明。

 

专家强烈呼吁保护“长安风貌”:长安城与郊区不可分割

 

 

 

说明中表示:下一步,将在以前收集资料、组织考证的基础上,聘请文物专家对该处墓地是否为杜牧墓进一步进行考研认定,并初步编制保护和利用方案;如果确认,将迅速完善并实施保护和利用方案。同时,将依据第三次文物普查资料,对杜氏家族墓进行清量,明确四址;按照不可移动文物保护条例,实施原址保护,制定保护措施,落实保护责任,坚决杜绝在墓址上出现起土、建设、盗掘等一切破坏遗址的现象发生;加强对杜氏家族研究,根据研究成果,建立相应的展示设施,让文物真正活起来。

年过八旬的历史地理学专家李键超,作为此次杜牧文化研讨会参会者,同时也是最早考察探访杜牧墓的人之一,他曾在1979年、1986年、1988年先后三次探访杜牧墓。对于保护杜牧墓他有着切身的回忆,这些或是痛心,或是酸楚的回忆,隐秘地躺在他的笔记本里已近40年时光。

 

专家强烈呼吁保护“长安风貌”:长安城与郊区不可分割

 

 

▲历史地理学专家李键超

 

“我笔记里记得很清楚,当时第一次去探访杜牧墓的时间是1979年10月9日。那时候,西安有很多人传闻很多文物古迹遭到破坏,我感到很痛心,也很担心这些文物古迹被破坏,就决定去少陵原去看看。”李键超老先生回忆,自己一个人从西北大学出发,徒步一直往南走,走了三四个小时才找到杜牧墓所在的司马村。“我先去的杜陵,然后才去了大兆。杜陵四周的围墙都没有了,只剩下东南西北四周的门。再走十里路,这才到了少陵,顺着这个地方我找到了司马村。”

李键超清晰地记得,自己看到的杜牧墓和现在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当时既不是垃圾堆,也不是菜地,周围没有村民的房子,也没有村民描述中很高的墓堆。“我眼前看到的是一片荒地,墓堆凸起大约有2米高。周围是一片荒草,但看起来并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冢。这个地方是在现在的西司马村的西边,因为没有碑,也没有任何的文物。我四下去打听,可是发现这个村里居然没有一个姓杜的,我感觉很奇怪。再问了一些关于杜牧墓的事情,村民都不大清楚,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他们只是知道这块地方是一个坟地,到底是谁的却搞不清楚。”李健超的这次探访令他印象深刻,从司马村往回走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他摸黑边走边思考,回来的时候在笔记本里只写下了三个字:很气愤!

在李键超后来的分析中,他有自己独特的观点:杜牧的墓不可能是7~8米那么高,因为那是杜氏的墓葬群,也就是杜牧家的一个祖坟。杜氏家族还产生过宰相等高官,如果是7~8米,似乎不太符合当时的规制。“应该是一片墓地,一个个坟头逐年累月堆积,最终行成了地势较高的一个地方。”虽然不能确定自己探访的地方就是杜牧墓,但李键超认为杜牧墓肯定是在这一家族墓葬群中。在他搜集的史料中,一本宋人张礼的《城南游记》就是确凿的证据。“《游城南记》里面有一句话提到,杜牧自撰墓志,死后葬于司马村。遗憾的是,这本书的作者并没有实地去游览杜牧墓,他只是记录了游览的一些风景名胜。但即便是这短短的一句,也是很有信服力的。”他认为,这是自己搜集到的最早的关于杜牧墓的确凿资料。

 

专家强烈呼吁保护“长安风貌”:长安城与郊区不可分割

 

 

 

保护杜牧墓的价值和意义,在李键超看来,不单单是对一个伟大诗人千年之后的一份敬意和守候,更是关乎“长安风貌”的一件大事。他从历史地理学的角度审视,在自己的学术著作《增订唐两京城坊考》中,提出了这样一个振聋发聩的观点:唐代的长安城与长安郊区,共同构成了“长安风貌”,唐长安城郊区是构成唐代长安城市风貌的有机整体,作为城市生活展开和依托的重要区域:膏腴良田,名园甲第、山庄,连疆接畛,是城市人居中最富有生机和活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长安城最重要的墓葬区。

“这是最富有生命活力的一个郊区,”唐长安城只有84.1平方公里,在他眼里,“这算个啥?”李键超说,研究隋唐长安城,如果光研究城市是不够的,如果没有郊区,就了解不到全面的生活外扩空间。长安城之所以兴旺发达,正是得益于得天独厚的八水绕长安。而长安樊川这块地方,在唐朝时就是达官贵人的庄园,很多文人骚客也聚集在这里享受诗酒田园,吟诗作赋。

长安郊区中的樊川,则是这位历史地理学专家心中“宝地中的宝地”。史载杜牧因晚年居于长安南樊川别墅,故后世称“杜樊川”,著有《樊川文集》。樊川的地理位置,在历史上位于唐长安城南三十五里,即现在的长安区韦曲、杜曲一带,东南起自江村,西北至于塔坡,东西长约三十里。杜曲与以北十五里的韦曲并称韦杜,因两家世代显宦,唐人语云“城南韦杜,去天尺五”。

在他的著作《1400年前的长安城》中,长安的郊区有着人类生活最好的环境,达官贵人大部分在城外都建筑别墅,风景秀美,环境宜人。“这片地方在唐朝时是属于长安县和万年县,因为当时中国的国家首都在汉代以前都有一个标准,就是都有两个县。万年县在唐代开元年间改为咸宁县,这块地方就在咸宁县境内,大致的范围是,石鳖峪以东属于咸宁县,以西属于长安县。秦岭以北,西边到户县,东边到蓝田,都属于这两个县的郊区。这个地方最富有生命活力——八水绕长安,六水都从这里经过。”樊川的另一重宝贵价值也从一个侧面可以反映出。为什么李白和杜甫等唐代大诗人没有埋在这里呢?李键超的回答是,因为在唐代这里是豪门世族的庄园所在地,宦游的诗人是没有资格和财力埋在这里的。

长安郊区以及樊川与杜牧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李键超在呼吁保护“长安风貌”的同时,还有另外一个隐忧——樊川乃至长安郊区的文化意蕴正在日渐衰颓:中国佛教中的八大宗,六宗创立在西安。而历史上的华严寺、兴国寺、观音寺等樊川八大寺院,或是名存实亡,或是遭遇毁弃,现在只剩下一个兴教寺了;天子峪口里,曾有百塔寺等很多小寺庙,现在基本上一个也没有了。

“把长安郊区这些片区的文化资源充分挖掘,将这几条文化线路串联起来,这是目前当务之急,也是刻不容缓的事情。”摩挲着手中的《长安志图》,80多岁的李键超似乎望眼欲穿,他仿佛极力想从那副景致蔚然的“城南名胜古迹图”中,也能望见他心中的“长安风貌”。

【记者手记】

2018年3月16日,《文化艺术报》以《垃圾环绕的唐代诗人杜牧墓缘何难正名?》为题,吁请社会各界保护杜牧墓。文章刊发后,引起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的关注,该集团多次与本报记者磋商并产生了保护意愿,随后杜牧墓保护一事便以民间力量推动的形式被提上了日程。不出意外的话,这里将被围栏保护,建有杜牧墓碑和杜牧铜像以及规划中的“杜牧文化园”。

然而,在近日召开的杜牧文化研讨会并商讨保护事项即将落地实施之际,杜牧墓却再次以“杜牧墓变菜地”的方式成为媒体焦点与网络热点,关注点瞬间从文物保护转移为鞭挞指责,甚至有不明真相的媒体将此事指责为酒商的炒作行为。作为此次事件全程的报道者与见证者,笔者觉得有必要对整个事件进行梳理和廓清。

2018年3月,在此前没有任何媒体报道的情况下,《文化艺术报》记者魏韬在长安区西司马村看到的杜牧墓是一片难以下脚的垃圾堆:低洼菜地周边,被各种散发着恶臭的生活垃圾包围;村民猪圈里排出的粪便与污水混杂在一起,气味令人作呕;刚刚下过雨的道路泥泞不堪,想要走近几乎无处下脚。在本报调查报道刊发后,杏花村汾酒集团在召开杜牧文化研讨会之前,将这一区域的垃圾进行了清理,并表示了后续进行保护修葺的意愿和计划。然而,在某些媒体的报道中,对于这些前期众多的保护工作视而不见,却一味地以“杜牧墓变菜地”式的标题党哗众取宠,引发网络舆论哗然。

在本报的这篇报道中,也明确指出,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杜氏家族墓被确认为“文物点”,虽然尚未达到保护的标准要求,但在各种文史资料的佐证下,杜牧墓就位于杜氏家族墓中这一点,是确凿无疑的——这也是此次杜牧文化研讨会上,各个专家学者达成的共识。而杜牧墓之所以不能保护,是因为存在一个逻辑悖论和尴尬状况:不能证明“杜牧墓”是杜牧墓,因此无法进行保护———想要进行保护,则必须要发掘文物进行佐证——根据相关文物法规,几乎很难进行主动发掘。

一个令人唏嘘和吊诡的现实是,安徽池州的“清明公祭杜牧大典”已经享有国家4A级旅游景区的盛名,而在一个极力争夺旅游资源的时代,我们有关部门却在极力地撇清与这位伟大诗人的关系,城墙思维被3100年建城史腐蚀得坚不可摧。或许正如网友调侃的那样,“西安的文物太多了,保护不过来。”看来,西安打造文化之都任重道远。

在杜牧墓所在地长安区西司马村附近不足一两公里,就有传闻中的柳宗元墓。同样,它的命运和杜牧墓一样凄凉。因此,加紧,加快保护好杜牧墓,或许对于西安众多类似需要保护的名人古墓有标杆和借鉴作用。长安乃至西安以至陕西的这片土地上,能否重现“长安风貌”,此次保护杜牧墓是一个关键点,也是临界点。而保护好杜牧墓,

应该是政府、民间两方合力的结果。多些实际行动,少些指责谩骂,别在众声喧哗后,只剩一地鸡毛。

文化艺术报记者 魏韬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太原兵工厂、阳泉三矿正式入选第二批国家工业遗产名单
下一篇:惊艳!98年女生手绘山西,地标建筑纷纷变身水彩画!张张美爆!

今日热读
风暴眼中的乔家大院
胡富国老家下霍村
惊艳! 晋城康养旅游文化节暨阳城第三届农业嘉年华今天盛大开幕
牵手山西组建500亿基金!浙商大佬沈国军斥资数十亿豪赌山西旅游
从平遥古城旅游年收入150亿,解读中国文化遗产地的保护与变革
同行70载,汾酒点亮新中国最温暖记忆
乔家大院“出事”后,平遥古城也“慌”了
总投资额334.45亿!西安曲江新区、“星俪”高端酒店要来太原?
中国太行蟒河猕猴文化节即将开幕 百名旅游达人前往采风
山西再添一座五星品质酒店,太原洲际酒店盛大开业!
本周热读
胡富国老家下霍村
牵手山西组建500亿基金!浙商大佬沈国军斥资数十亿豪赌山西旅游
总投资额334.45亿!西安曲江新区、“星俪”高端酒店要来太原?
风暴眼中的乔家大院
太原兵工厂、阳泉三矿正式入选第二批国家工业遗产名单
浙商不再打造山西乌镇?山西文旅集团誓将娘子关建成山西旅游龙头
山西文旅集团和大同市将共同设立文化旅游产业发展基金
山西文旅集团最新进展! 年内或组建10家左右文旅板块子公司
今起,太原到娄烦临县兴县通火车啦
乔家大院“出事”后,平遥古城也“慌”了
本月热读
牵手山西组建500亿基金!浙商大佬沈国军斥资数十亿豪赌山西旅游
胡富国老家下霍村
同行70载,汾酒点亮新中国最温暖记忆
上党梆子新创现代戏《长江支队》即将首演
洪洞、阳城、平遥3县入选国家首批72个全域旅游示范区公示名单
山西文旅集团打响2019混改第一枪:控股接管长治振兴小镇
总投资额334.45亿!西安曲江新区、“星俪”高端酒店要来太原?
太原兵工厂、阳泉三矿正式入选第二批国家工业遗产名单
今起,太原到娄烦临县兴县通火车啦
山西文旅集团和大同市将共同设立文化旅游产业发展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