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旅 > 正文

流失百年的云冈第7窟头像终于“回家了”


2018-07-15 22:38:37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   评论:0 点击:
云冈石窟是中国早期佛教雕刻艺术开始的地方,是外来艺术和中国本土艺术、少数民族文化与汉文化交融的开端。其中,石窟内存有大量的具有鲜卑特色的雕塑石刻,这是中国雕塑历史中,鲜少存在的艺术珍品,代表了北魏皇家洞窟造像的艺术水平。然而,石窟里有百余件造像已流失海外。
 
如今,流失海外近一个世纪的云冈石窟第7窟鲜卑装人物头像,由美籍华人王纯杰夫妇护送回国,并捐赠给了山西博物院。这也是王纯杰夫妇第二次向山西博物院捐赠文物。
 
云冈石窟第7窟鲜卑装人物头像
 
7月13日上午,美籍华人“王纯杰伉俪文物捐赠仪式”在山西博物院举行,王纯杰夫妇将一件北魏时期的石雕天王头像捐赠山西博物院。这是王纯杰夫妇第二次向山西博物院捐赠文物。
 
据山西媒体报道,此次捐赠的石雕天王头像保存基本完好,高26.5厘米,宽12厘米,厚17厘米。面相椭圆,颈部光滑。眉眼细长,鼻高直,唇较薄,嘴角微翘,面含笑意,长耳下垂,头戴鲜卑大头垂裙帽。属于山西大同云冈石窟第7窟主室西壁左侧天王。该头像雕刻精细,时代特征鲜明,代表了石雕天王头像皇家洞窟造像高超的艺术水平。
 
王纯杰夫妇在捐赠现场。
 
山西省文物局总工程师赵曙光向王纯杰先生颁发证书
 
据统计,云冈流失造像近百余件,很多都流失于日本、法国、美国、德国等国家。云冈石窟研究院科研办主任、副研究员赵昆雨对此曾有过长达4年的研究调查,他说,“针对这尊鲜卑人物头像,我在查阅资料时发现,在1925年由日本京都原色写真精版印刷社、美术图书出版部珂罗版初版印行的1函70枚散页《大同石佛大观》图集中,此像仍保存完整未被盗凿,考虑到该书的出版时间与拍摄照片的时间略有间隔,那么,此像的被盗时间大致在1925年前后。”
 
王纯杰夫妇所捐赠的鲜卑装人物头像很有特色,虽然说有被凿毁的痕迹,但是专家判断这尊头像原本是戴有圆顶鲜卑帽,帽上有宽边箍带,帽筒向后的折纹非常清楚,人物造型粗拙淳朴,属典型的云冈石窟中期造像风格。
 
云冈石窟工作人员介绍说,石窟内有大量的具有鲜卑特色的雕塑石刻,这是中国雕塑历史中,鲜少存在的艺术珍品,代表了北魏皇家洞窟造像的艺术水平。
 
云冈第6窟佛传图葬礼中的鲜卑人 
 
云冈第12窟中的女性鲜卑人肖像
 
赵昆雨对记者说,“云冈石窟第8窟北壁天宫伎乐列龛中的‘簸逻回’大角,第9窟前室北壁搏击的舞者、睒子本生故事图中身穿鲜卑装出行骑射的国王与骑从等,都是时代烙刻于武州山砂岩上的鲜卑印记。第6窟东壁太子出游四门故事图表现的一场古印度葬礼中,头戴大头垂裙帽,身著夹领窄袖衣,足蹬高靴,肩扛长幡回望的鲜卑人,出人意料地参与其中。第8窟东壁四天王奉钵故事图中双手捧钵的天王,也是鲜卑人装束。一个消失了的民族,在云冈无处不被复活。”
 
山西博物院研究员渠传福表示,云冈石窟是中国早期佛教雕刻艺术开始的地方,特征就是外来艺术和中国本土艺术、汉文化与少数民族文化交融的开端。根据该尊头像石刻的特点来判断,是中西方文化交融、中国民族大融合的一种艺术体现,也是北魏王朝定都平城之后,大力发展文化,发展佛教文化时特定的产物,在中国美术史和雕塑历史上有着非常重要的一笔。
云冈石窟第7窟鲜卑装人物头像
 
早在2016年,王纯杰夫妇就将云冈第19窟被盗菩萨头像捐赠给了山西博物院。时隔两年,王先生再度找到了云冈石窟第7窟的这尊鲜卑装人物头像,不失为一种缘分。
 
这段缘分,从2006年说起。
 
“与其说我找到了石像,不如说是石像找到了我,然后让我来完成护送它们回国的使命!”今年已经70岁的王纯杰先生早在1980年移民到了美国,从事书法创作和研究的他就职于美国佛利尔赛克勒美术馆,并且在某拍卖行担任顾问,他先后捐赠的两件云冈石窟的造像,都是收藏家们送到拍卖行的拍品,被他一眼认了出来。
 
提及往事,王纯杰娓娓道来:“2007年左右,我在拍卖行担任顾问,因为本身对石刻很感兴趣,所以有位收藏家的后人就把一尊菩萨头像的石刻送到拍卖行,介绍书中清晰地写着,这尊佛像可能来自山西大同的云冈石窟17窟。正好我手头有一本早期云冈石窟造像图录,就按图索骥,发现这尊造像和石窟上的有些造像很类似,应该属于同时期的,所以就建议拍卖行的老板赶紧收下这尊菩萨头像。
 
拍卖前,菩萨头像就摆放在展柜里,王纯杰心里始终惦记着,觉得石像无论从造型还是雕刻工艺来说,真是越看越好,而且越看越确定是云冈石窟的造像。
 
云冈第19窟被盗菩萨头像
 
还来不及等他探究,拍卖行就把这尊菩萨头像当成了主要拍品。王纯杰知道这则消息后内心非常紧张,甚至紧张到彻夜难眠,“这一推向市场,你不知道会被谁拍走,别人拿走的话,你也没办法探究它是否出自山西,是否出自云冈石窟。”拍卖前夜,王纯杰做出大胆的决定,请夫人出马,代他拍下这尊造像。拍卖当天,因为气氛过于凝重,王纯杰和夫人的压力非常大,当他们亮出价格时,同时竞争的还有几位收藏家,直至这尊头像的价格被抬到很高的时候,还有一位藏家在拼命地抢拍。几番竞价之后,王纯杰夫妇咬紧牙关不放弃,成为了这尊头像的赢家。菩萨头像拍下了,接下来王纯杰就想着——该送它回家了……
 
当王纯杰将菩萨头像的石刻收藏之后,正好遇到了一位外籍艺术家,二人说起了这次拍卖的经历,该艺术家当即放言,“幸亏你拍了,如果再晚一周拍卖,这尊石刻头像就是我的了!”原来,这位外籍艺术家也看上了这件拍品,因为一桩生意没有谈拢,导致手中资金无法周转,所以与这件拍品失之交臂。听了这件事情,王纯杰想想也后怕,如果再流传到其他国家,这件渗透了中国古代工匠智慧,承载了中国上千年历史的石刻,将如何找到自己的归身之处?
 
2016年,王纯杰先生和云冈石窟研究院院长张焯
 
多年前,美国某基金会邀请国内博物馆的管理人员赴美国学习、交流,王纯杰认识了时任山西博物院院长石金鸣。二人谈起了这尊菩萨头像,并且把相关图片传至云冈石窟,最终确定它确实是该石窟内流失的石窟造像,并且确定了它的位置——在19窟右壁上,那里有一尊菩萨造像,却唯独缺了头部。
 
2016年,王纯杰先生带着这尊菩萨头像,飞跃千山万水,跨越太平洋来到中国,把它捐给了山西博物院,完成了多年来自己的心愿。
 
那时,王纯杰先生还特意去了趟云冈石窟,并写了一句话:“丙申三秋二次造访云冈石窟,欣悉昙曜五窟之编号第十九窟右壁菩萨头得归原位,此谓二次升天非天意而何。”
 
真如王纯杰所言,似乎一切都是天意,他是被石像“选定”的守护人。谁也没想到仅仅时隔两年,他又带着另一尊高达26cm的鲜卑装人物头像不远万里而来。这尊头像,大有来头,它曾为美国奥斯本旧藏,维克多·豪格递藏,还可能参与了1978年在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纽约日本房屋博物馆与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举办的巡回展览。
 
云冈石窟第7窟鲜卑装人物头像
 
云冈石窟第7窟鲜卑装人物头像
 
2018年,7月11日,王纯杰先生和夫人回国后,首先到了云冈石窟,并且专门参观了第7窟,找到了这尊头像的躯体。
 
在这尊造像旁边,还有一尊造像,同为鲜卑人物,样式与风格别无二致,应出自同一匠师所凿,人们戏称这是一对“孪生兄弟”。原本,它们在北魏时期一起“出生”,在风吹雨淋中共同陪伴和成长,却没想到被迫分离近百年,一尊在大同遥望,而另一尊则在海外漂泊,这是何等的悲凉。
 
1925年第7窟未被盗前旧照
 
云冈第7窟被盗后现状
 
被盗造像的“孪生兄弟”,仍在石窟中完好无损
 
但庆幸的是,它们在今天得以重聚山西。
 
时空交错之间,王纯杰幻想着有朝一日能让这尊造像“完美”复原,让兄弟二人因此团聚,这是一件多么令人欢欣雀跃的事情啊!他有些激动地说:“能看着文物回归到祖国的怀抱,回到原来‘生存’的地方去,这是海外游子送给祖国母亲的最好的礼物。能再度跟云冈石窟、跟山西结缘,这也是我的幸事,山西因此也成了我的第二故乡。”

相关热词搜索:云冈 头像

上一篇:临汾机场“广州=南京=临汾”航线开通啦!
下一篇:刚刚!“中国太行蟒河猕猴文化节”盛大开幕!

今日热读
吴冠中“带路”、贾樟柯当大使,让古镇红火的还是碛口人
山西影片《无线信号》戛纳首映 全部在太原取景
智利学生野外游玩时发现距今7000年木乃伊
《中国旅游影响力指数调查2018》发布山西最具影响力十大景区
出游更方便!太原下月增开前往海口、大连航班
2018首届阳城东方古堡文化节即将举行
山西有个叫北方水城的小城市 放假大家都来了
今起,太原到娄烦临县兴县通火车啦
刚刚,洪洞大槐树被国家拟确定为5A级景区
2018山西旅发大会期间共签约千亿旅游项目
本周热读
看万山红遍!山西蟒河第三届茱萸文化节火了
《诚忠堂》登陆央八 看一代晋商如何“以商救国”
2018山西旅发大会期间共签约千亿旅游项目
山西影片《无线信号》戛纳首映 全部在太原取景
打造5A级山西龙头旅游目的地!山西文旅集团正式挥师娘子关
吴冠中“带路”、贾樟柯当大使,让古镇红火的还是碛口人
定了!10月30日起山西人可以从太原飞悉尼啦
《中国旅游影响力指数调查2018》发布山西最具影响力十大景区
胡富国老家下霍村
浙商不再打造山西乌镇?山西文旅集团誓将娘子关建成山西旅游龙头
本月热读
定了!10月30日起山西人可以从太原飞悉尼啦
刚刚,洪洞大槐树被国家拟确定为5A级景区
突发!山西文旅集团对王莽岭景区进行整体托管
突发!临汾壶口瀑布遇今年最大洪水,景区临时关闭!
胡富国老家下霍村
《江湖儿女》:在贾樟柯的电影宇宙里,没有人能打倒赵涛
看万山红遍!山西蟒河第三届茱萸文化节火了
2018山西旅发大会期间共签约千亿旅游项目
山西文旅集团和大同市将共同设立文化旅游产业发展基金
《诚忠堂》登陆央八 看一代晋商如何“以商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