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脱手负债煤企,中国能源行业进入后“黄金时代”


2019-08-07 23:08:36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100

“煤炭企业趁目前行业效益还不错的时候转让负债资产,否则很难再有更好的时机。”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

脱手负债煤企,中国能源行业进入后“黄金时代”

图片来源:pexels

国电永寿煤业的股份如今成了烫手的山芋。

经历了去年12月的转让未遂后,近日国电陕西电力有限公司(简称“陕西电力”)再次于北京产权交易所(简称“北交所”)挂牌转让国电永寿煤业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永寿煤业”)55%的股权和7.99亿元的债权。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的转让底价为6.4亿元,与去年7.99亿元的底价相比,足足打了个八折。

“煤炭企业趁目前行业效益还不错的时候转让负债资产,否则很难再有更好的时机。”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

 

产能、环保,两座大山

 

成立于2008年的永寿煤业拥有碾子沟煤矿100%的控制权。这座煤矿在1985年筹建,于1992年竣工投产,经勘探,碾子沟煤矿的地质储蓄量达到1078万吨。“永寿县碾子沟煤矿内机器轰鸣,采煤车不时从斜井中运出原煤”,“一车车原煤被装上货车运出”,从过往的报道中仍可想象到碾子沟煤矿在14年前的热闹场景。

然而,原本建设年限为46年的碾子沟煤矿,在27年后的今天已经无法继续为它的拥有者所用。从北交所披露的信息显示,煤矿的采矿权证在2017年9月份已经过期,剩余4000万元采矿权价款未缴纳。从2017年到今年6月,该煤矿无法带来任何的营业收入,作为拥有者,永寿煤业的负债也从8.16亿元扩大到8.87亿元。

就在碾子沟煤矿被“遗弃”的同时,新增的优质产能在近年来迅速地抢占市场。据陕西省自然资源厅的统计报告显示,2018年陕西省新发现中型以上规模矿产地11处,其中新增煤炭资源就有29.97亿吨。

“这些煤矿的开采的成本比较低、品质比较好、离消费的中心比较近,又或是运输非常便利。”自然资源保护协会能源、环境与气候变化高级顾问杨富强向时代财经表示,相比之下,碾子沟煤矿1078万吨的储存量在煤矿中只能属于中小型,估计年产量在30万吨以下,由于受到优质产能的挤压,再加上煤炭需求下降,煤企的竞争更加激烈,谁也不想把无法盈利的”烂摊子“一直背着。

而类似碾子沟这样年产30万吨以下的煤矿,正是中国在“十三五”煤炭行业去产能过程中加快处置的对象。碾子沟煤矿的衰落,一个根本原因就是过往产业繁荣背后的无序发展。这样的发展模式,已为现在的生态红线所不容许。

早在2005年,碾子沟煤矿曾被曝光非法采煤的现象。据西安晚报此前报道,当时碾子沟煤矿北侧倾倒着大量的煤矸石,发黑发臭的污水直接排入太峪河,严重污染彬县城区即将启用的饮用水源水质。

因此,当5年后陕西电力正式成立进军煤炭市场时,第一个投资的就是国电永寿煤业所属的碾子沟煤矿90万吨改扩建项目。然而根据2015年《中国经营报》披露,截至2014年6月底,碾子沟煤矿180万吨/年产能项目未取得环保部门环评批复。

环评迟迟未能批复,正是考虑到碾子沟煤矿部分矿区存在涉及彬县太峪河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的风险。北交所的挂牌信息中,就明确提醒了意向受让方应自行了解彬县太峪河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的相关规划。

在环保和去产能的大势下,永寿煤业希望通过债转股的方式,找到愿意接手碾子沟煤矿的人。然而对于投资者而言,他们更看重的是有没有盈利机会。杨富强坦言,像这样债转股的企业”都是经营有些问题的“,也正因此,投资者担心除了会背上债务,还要年年往里面贴钱,所以真正实现债转股的企业并不多。

如果没有人接手,永寿煤业就只能走向破产一条路。

 

后“黄金时代”

 

时代财经注意到,近期煤炭行业的股权转让事件并不是只有永寿煤业这一个。

就在永寿煤业的转让信息公布的4日后,国电贵州煤业投资有限公司在6日也公布了转让国电贵州双龙兴旺煤业有限公司(简称“双龙兴旺煤业”)100%股权及相关债权项目的详情。

与永寿煤业类似,该公司年报显示,在过去的2018年,双龙兴旺煤业营业收入为0元,负债接近6亿元。

面对煤炭行业越来越频繁的股权转让,杨富强感慨,煤炭行业的“黄金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

申万宏源的数据显示,中国的煤炭消费增速从2011年的8.86%,快速下滑至2012年的1.26%,2014年至2016年,煤炭消费更是出现负增长,最终导致了2012年至2015年全行业面临亏损。

上述机构在《煤炭行业债务分析专题深度报告》中指出,2011年以来,上市煤企平均资产负债率逐年上升,2016年上市煤企平均资产负债率达到57.2%,处于较高水平,其中30家上市煤企中有6家的资产负债率超过70%,占比20%。

虽然在2016年的去杠杆政策背景下,上市煤企平均资产负债率开始下行,到2018年已降至53.4%,行业的盈利情况也有改善,但林伯强认为,对于大多数企业而言,日趋的严格的环保政策始终对煤炭企业造成打击,“无论是环境治理还是碳排放,最终针对的还是煤炭企业。”

2018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更是剑指煤炭能源,明确要逐步降低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减少煤炭生产、使用、转化过程中的大气污染物排放。国家能源局局长章建华在2019年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提出,2019年,煤炭消费比重目标要下降到58.5%左右,燃煤电厂平均供电煤耗每千瓦时同比要减少1克。

在环保政策加压下,林伯强预见,煤炭行业正在不断往下走,越走越小。

实际上,无论是永寿煤业,还是双龙兴旺煤业,都是国家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国家能源集团”)脱手负债煤企的常态举措。业内认为,这也是国家能源集团在为布局新能源产业谋取空间。

在去年8月的中国西安光伏产业发展高峰论坛上,国家能源集团总经理、中国工程院院士凌文宣布将会全力进军光伏发电产业,并已在铜铟镓硒(CIGS)薄膜光伏技术上获重大突破。

其实不仅是国家能源集团,包括同煤集团、陕煤集团等以煤炭发家的能源集团都在淡化过去煤炭的发展色彩,纷纷投入新能源的“蓝海”。

林伯强表示,煤炭是能源的主要支撑并没有错,但是一个行业需要发展就必须多元化,否则面对变化时措手不及。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山西私募基金发展“全景图”
下一篇:与国新能源强强联手 美锦能源旗下氢燃料客车成二青会官方用车

今日热读
绝大多数收入来自山西“煤企”!山西精英数智正式冲刺科创板
山西省工信厅携四大省属国企共七方签署氢能产业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韩瑞林任山西省建科集团(筹)董事长,山西或再增一省属国企
2019山西企业100强名单公布!7家企业营业收入上千亿元
“潞安老将”王志清挂帅晋煤集团总经理,晋煤多位高管薪酬公布
山西兰花集团换帅!毋瑞军任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榆次农商行违规被重罚50万!16人被罚,原总行行长赵钰终身禁业
拟更名“双林生物”,“振兴生化”挥别山西资本市场
山西陵川农信联社被罚30万:理事长被取消任职资格,警告14人
晋煤集团公布领导、员工2017年收入!下属公司实力排行榜出炉
本周热读
“潞安老将”王志清挂帅晋煤集团总经理,晋煤多位高管薪酬公布
韩瑞林任山西省建科集团(筹)董事长,山西或再增一省属国企
绝大多数收入来自山西“煤企”!山西精英数智正式冲刺科创板
太铁净利润96亿排名第一,全国各铁路局盈利、亏损排名出炉
2019山西企业100强名单公布!7家企业营业收入上千亿元
拟更名“双林生物”,“振兴生化”挥别山西资本市场
山西兰花集团换帅!毋瑞军任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市值突破800亿,山西汾酒股价创历史新高!整体上市再进一步
晋煤集团公布领导、员工2017年收入!下属公司实力排行榜出炉
重磅!拟募资5亿元,全球晋商科创板第一股罗克佳华首发过会
本月热读
太铁净利润96亿排名第一,全国各铁路局盈利、亏损排名出炉
2019山西企业100强名单公布!7家企业营业收入上千亿元
山西煤炭巨头兰花、阳煤重要人事变动,山西管安全的领导也变了
重磅!拟募资5亿元,全球晋商科创板第一股罗克佳华首发过会
山西兰花集团换帅!毋瑞军任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输血振东集团!太行产业基金携手潞商孟晓波等组建民营纾困基金
市值突破800亿,山西汾酒股价创历史新高!整体上市再进一步
“潞安老将”王志清挂帅晋煤集团总经理,晋煤多位高管薪酬公布
韩瑞林任山西省建科集团(筹)董事长,山西或再增一省属国企
山西七大煤企2017年度全部扭亏为盈,净资产大增突破3000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