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宁波首富断崖式陨落:正在大手笔减持山西煤矿


2019-06-16 23:49:54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100

“玩笑地说句,就算所有宁波人都跑了,我也不会走。我一直对公司充满信心。”5月21日,银亿股份(000981.SZ,以下简称“银亿”)董事长熊续强这样回应媒体的提问。

不过,公开资料显示,熊续强已经拥有香港永久居留权。2018年12月,宁波开投10亿元购买银亿股权,缓解其流动性危机。随着银亿股票不断跌停,半年后的现在,宁波开投已经浮亏6亿元。

 

宁波首富断崖式陨落:正在大手笔减持山西煤矿

 

 

宁波首富断崖式陨落:正在大手笔减持山西煤矿

 

6月初,ST银亿(曾为银亿股份,000981.SZ)董事长熊续强的办公桌上又多了一份要求公司兑付所售债券的涉诉材料,在2018年平安夜公司未能如期兑付债券后,作为企业法人的熊续强已经不止一次的成为被告。

宁波首富断崖式陨落:正在大手笔减持山西煤矿

 

2018年12月24日,银亿股份一纸公告宣布公司不能如期兑付债券“15银亿01”。彼时,不少投资者仍无法相信,资产规模达350亿元、账上还有近10亿元现金的银亿股份,居然连发行规模仅为3亿元的债券都无法偿还了。

 

宁波首富断崖式陨落:正在大手笔减持山西煤矿

 

 

银亿大厦

 

债券的违约仅是倒下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公告次日,银亿股份的股价开始连续跌停。此后,大股东被动减持、债务违约数额不断增加、公司戴帽ST、业绩亏损、独董余桂明提出辞职等一系列负面事件接踵而至。“18年我们的工作没做好。”与网络上的官方照相比,熊续强显得有些疲惫,“但之前传闻说我跑路了,我说就算所有宁波人都跑了,我也不会走的。”从一名插队知青成长为余姚农药厂的副厂长,再从宁波市局级干部下海走上地产开发之路,熊续强在2018年的胡润百富榜上以295亿元的身家排名第95位,曾有宁波首富之称。

激进转型

从杭州化工学校毕业后,熊续强的第一份工作在一个市级机关里。上世纪90年代初,宁波开始国有企业减亏、扭亏的工作,1991年,熊续强被任命为宁波罐头食品厂的一把手,当时宁波罐头厂亏损严重,一年亏损的额度达两三千万,陷入了资不抵债的境地。而在熊续强上任一年后,这家老国企就创造了“500万元的利润、出口创汇1000万美元”的成绩,当时宁波的外贸经济尚未起飞,罐头厂的创汇额能占全市创汇总额1/5左右。

 

宁波首富断崖式陨落:正在大手笔减持山西煤矿

 

 

在中国城镇化刚起步的 1994年,38岁的熊续强选择告别体制下海经商。在1998年至2008年的十年里,熊续强创立的银亿集团依靠收购改造烂尾楼赚到了第一桶金。银亿集团总部的办公地宁波外滩大厦也曾是烂尾楼之一,银亿至今仍被当地人戏称是宁波的“烂尾楼改造专家”。同时,银亿也创造了宁波楼盘内多个第一,宁波第一个每平方米售价超过万元的住宅楼盘“外滩花园”便是银亿的得意之作,该楼盘被评为“2004年中国10大新地标建筑”。“银亿是宁波的本土老牌房企,房子质量都很好。”一位持有银亿股份股票并且居住在银亿海悦花苑的投资者对记者谈到。

在银亿集团的发展中,其收购了宁波罐头食品厂、宁波木材厂、宁波电视机厂、宁波经济发展总公司等一大批“老、大、难”式的大中型国企中,分流、安置这些国企的1000多名老员工。2010年,银亿集团第一次跻身中国500强企业,此后连续8年入榜。2011年,已是宁波龙头房企、全国百强房企的银亿股份借壳ST兰光,更名为银亿股份,进入资本市场。

2007年,熊续强看到了当时中国工业化进程下煤、钢铁、有色金属等资源类工业的发展机遇,在他的主导下,银亿集团开始把资源类工业作为第二支柱产业。通过投资,银亿集团在山西创办了集原煤开采、煤炭洗选为一体的煤化工企业,并在广西新建了当时国内第一大镁厂和第二大镍厂。

世界晋商网注意到在过去数年间,银亿集团曾大手笔布局煤炭资源产业。

据公开资料介绍,2007年,银亿集团在山西重组灵石国泰能源有限公司,拥有5个煤矿,年产原煤300万吨、焦炭100万吨,将发展成为包括原煤开采、煤焦化和煤化工等产业的大型能源集团。2014年,银亿集团控股贵州国源矿业有限公司,资源储量约20亿吨,拥有20多个煤矿,目前年产煤约300万吨,全部投产后年产能约1500万吨。银亿集团还在广西投资20多亿元建设镍冶炼项目,形成年产30000吨电解镍的生产能力。另外,银亿集团启动海外矿产资源基地建设,已在菲律宾、印尼、墨西哥等地组建矿产集团,拥有各类矿权、矿山20多个。

灵石国泰能源有限公司系由银亿集团有限公司投资组建的煤炭产业集团,公司成立于2009年11月12日,注册资金2亿元人民币,是经山西省煤矿兼并重组整合办公室批准的重组主体企业。

公司下辖五座煤矿(山西灵石国泰宝华煤业有限公司、山西灵石亨元顺煤业有限公司、山西灵石国泰南河煤业有限公司、山西灵石国泰鸿利煤业有限公司、山西灵石国泰红岩煤业有限公司)及两个洗煤厂,井田总面积55.69平方公里,矿井地质储量1亿吨以上,设计可采储量5029万吨,总产能规模300万吨/年。另外,经普查亨元顺矿区及宝华矿区煤下铝土矿资源量共计4628万吨,现在处在勘探阶段,下一步将进行开采。

世界晋商网注意到:去年网曝,灵石国泰多个煤矿发生矿难。

2018年4月13日,山西省晋中市灵石县国泰南河煤业发生一起安全事故,造成陈彦斌死亡。其中,死者系霍州市三交乡沟西村人,年仅36岁,家中兄妹四人,父母60多岁,爱人二娟(患有轻度精神病),有一儿6岁一女12岁。事故原因是,当天中午,由于相互安全意识淡薄,防范不到位,违规操作使陈彦斌被电击而死。事后,送往介休殡仪馆。4月17日,以170万元巨额赔款私了。4月19日下葬。

在 百度 360浏览器 ,只要输入灵石国泰南河煤矿,满目都是灵石国泰南河瞒报矿难,梳理发现,灵石国泰南河煤矿发生矿难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2017年7月,国泰南河就应经开始事故瞒报了。

2017年7月30号晚上11点多,灵石县国泰南河煤业井下发生一起死亡事故系放炮炸死,死者齐富明,男,41岁生前住址霍州市三交乡龙泉村人。

2016年,熊续强计划再次转型,将主业单一的上市公司银亿股份转型为“房地产+高端制造”双主业的综合性公司。“银亿一直是一个综合性的企业,九几年银亿就已经在国内设有制造工厂了,”熊续强向记者谈到,“以前,很多宁波人住的是银亿建的房子。而以后,银亿的产品有可能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宁波人开的汽车里面。”熊续强认为汽车市场正在发生变化,轻量化、智能化和电动化将成为主流,他想抓住这一趋势,“汽车和房地产一样,都是万亿级别的市场,我们之前就已经开始布局了。”

2016年,银亿集团一口气花了120亿元收购了三家行业领先地位的国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并将其中两家注入了上市公司银亿股份内。

2016年4月,银亿股份公告称,公司将通过发行股份作价33亿元收购控股股东银亿控股全资子公司西藏银亿旗下宁波昊圣100%股权,从而间接持有美国ARC集团相关资产,同时向银亿控股募资配套资金8.2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根据相关资料显示,ARC集团是全球第二大独立生产气体发生器生产商,其产品应用于汽车安全气囊系统。这笔交易于2017年初完成,最终收购价格为28.45亿元。

在4个月后,银亿股份又将业务范畴扩大至汽车自动变速器。银亿股份当时发布公告称,公司作价79.81亿元向银亿控股收购东方亿圣100%股权,同时配套募资4亿元。交易完成后,银亿股份通过东方亿圣持有邦奇集团相关资产。根据资料显示,邦奇集团是全球知名汽车自动变速器独立制造商。

财通证券研究员彭勇在研报中称,邦奇的电气化DCT已经获得PSA定点,未来将为PSA的多款轻混车型配套。与PSA合作意味着邦奇了获得国际主流厂商的认可,一方面有助于提升公司变速箱销量,带动业绩增长;另一方面有助于巩固邦奇的行业地位及品牌影响力。此外,邦奇与蔚然动力成立合资公司,规划20万纯电动车变速器产能。蔚然动力是蔚来汽车下属的电机电控供应商,合资公司的产品未来有望配套蔚来的后续车型。

“无论是邦奇还是ARC的技术,都是世界领先的。不然我们也不会花这么多钱去收购了。”熊续强的两笔大额收购让银亿股份主营业务中迅速增加了汽车产物制造一项,也让公司市值迅速膨胀,加上持有的*ST河化与康强电子的股份,熊续强的财富一度达到了近 300亿元,超过了茅忠群、郑永刚、李如成等甬系企业家,获得了宁波首富的称号。

高杠杆之殇

熊续强不仅是宁波银亿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更拥有诸如宁波工商联主席,宁波商会会长,宁波市企业企业家协会的常务副会长等诸多头衔,他治下的银亿一路摸索成为当地的标杆企业。改变营收结构后的银亿股份,也一度被视为宁波传统房产企业转型升级的优秀代表。

在变更营收结构后,汽车产物制造带来的营收以 57%的占比逾越了银亿股份原主营营业房地工业务,成为第一主营营业。但一头扎进汽车产业的银亿股份,迎来的却是汽车行业28年来的首次下滑。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分析,2018年中国汽车产销量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4.2%和2.8%。“公司坚持‘房地产+高端制造’的双轮驱动发展战略。是保证公司在未来5年、10年甚至20年的发展。长远角度看,公司还是有进步的。双轮驱动下,公司会向上发展的。”尽管熊续强为银亿股份描绘了一个美好的未来,但汽车市场的萎靡给当下的银亿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银亿股份在 2018年营收与净利双双减少。根据年报显示,银亿股份去年实现营业收入89.70亿元,较2017年的127.03亿元减少37.33亿元,降幅29.39%。净利润为-5.73亿元,同比下降135.81%。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其净利润为-15.16亿元,较2017年的5.80亿元大降361.39%。注入上市公司的两宗境外资产,不仅没能完成业绩承诺,其中邦奇集团在 2018年更是亏损近8亿元,继而引发了银亿股份超10亿元的商誉减值。

银亿股份此前完成这一系列收购花费超过100亿元,在克而瑞2016年的TOP200房企榜单中,银亿股份的年销售额为61亿元。大肆收购的熊续强自身并无充足的资金,他选择了举债与股权质押来支撑公司的转型需求。

年报显示,截至目前,银亿股份前十大股东中,银亿控股、宁波圣洲、熊基凯、西藏银亿投资、欧阳黎明为一致行动人,分别持有银亿股份22.91%、20.11%、17.67%、11.95%、0.39%,合计为73.03%,其分别质押9亿股、7.04亿股、7.12亿股、4.80亿股,合计占总股本的69.39%,股权质押比为95.02%。

而在业绩下滑引发股价下跌后,高比例质押的控股股东与一致行动人不得不被动减持。ST银亿在 6月11日发布公告称,2019年6月3日起至2019年6月6日收盘,银亿控股的银河证券信用账户累计发生被动减持1,583,562股。本次减持后,银亿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共持有公司股份2,922,161,647股(其中信用账户持有公司股份65,926,681股),占上市公司股份总数的72.55%。“我们也在缓解高质押的情况,目前来说公司控制权还是稳定的。”熊续强向记者谈到。

期内,银亿股份还有多笔债务有所调整,如“15银亿01”债务未能如期足额兑付回售本金,已构成实质性违约。对此,银亿股份还曾提醒投资者称,公司未能如期兑付“15银亿01”回售3亿元本金可能会影响其他债权人对公司的信心,从而进一步减弱公司融资能力,加剧公司资金紧张局面。根据记者不完全统计,银亿股份于2018年末的负债总额约217.15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约63.88亿元,同比增加17.37%。根据银亿自己的公告,2018年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对上市公司非经营性占用资金31.93亿元。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仍有22.43亿元待归还。

此外,银亿股份独立董事余明桂对年度报告投弃权票并提交了辞职信,他称,公司治理及内部控制体系存在重大缺陷,关联方资金占用及其可回收性存在不确定性,关联方资金占用导致的应收款项坏账准备计提是否充分存在不确定性。“余老师(余明桂)是一个非常负责的人。”一位银亿股份的高层向记者透露。

困境犹存

这并不是熊续强第一次陷入困境。成立银亿的25年里,他经历过1997年和2008年的金融危机,2004年的楼市调控,以及从2011年开始长达5年的当地楼市低迷期。“主观上,公司转型力度比较大,用钱用得比较多。”熊续强向记者谈到,“客观上有三方面,最大的影响就是股票去年的暴跌。”由于资本市场大幅波动,银亿股份的市值从去年年中的400多亿元,缩水至70亿元左右。熊续强也向记者称,自己低估了金融去杠杆的力度以及公司对资管新规的适应力,“金融去杠杠和资管新规也对我们造成很大影响,我们有充足的抵押物的,也有金融机构的授信额度,但是就是很难获得自己。”他认为,三重效应的叠加,造成了银亿资金流动性的困难。

熊续强仍认为公司向高端制造转型并非“一时脑热”。“我们不能因为市场的变化去质疑收购的选择。市场是波动的,有高有低,我认为目前是最低的阶段。我们收购的都是技术领先的公司,尽管现在收入不好,但是 2019年会有所增长。目前有数笔订单已经在谈判的最后阶段了,应该会在未来几个月内有进展。”熊续强也不打算放弃自己“双驱动”的布局,在2017年连续实施了两次重大资产重组后,熊续强将银亿股份名称由“银亿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银亿股份有限公司”,“高端制造方面,公司会全面深化汽车核心零部件产业链,我们在国内也有工厂,后续我们会把国内的工厂和收购的企业做一个产业上的整合,往轻量化、智能化和电动化方向发展。房地产方面,我们现在储备的土地都是早年低价拿到的土地,解决好流动性问题后,会力争新的项目尽早开工,在建项目按期交付。在今年四季度也可能会拿地。”

熊续强称公司已经采取了多种方式,希望能够在年底前解决公司的流动性问题,“一是我们正在引入战略投资者,经还没有签订协议,但是目前进展顺利。我们做了很多工作,宁波市政府也给予了很多的支持;二是出售一部分资产,比如说山西的煤矿、广西的镍矿;三是引入产业投资者,从产业的角度进行合作。”

据官网介绍,银亿集团创立于1994年,是一家以工业制造、房地产开发、国内外贸易和现代服务业为主的综合性跨国集团。2017年,集团实现销售收入783亿元,创利税40多亿元。目前银亿集团列中国500强第215位,中国服务业百强第83位,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61位,宁波市百强企业第3位。

 

为了缓解资金困境,银亿股份早已走上了卖项目的道路,今年1月,银亿股份以6.63亿元将湖州四宗地块的项目公司转予中国奥园。此外,银亿股份的控股股东以及一致行动人在近期还数次减持了此前持有的康强电子的股份。但是与大额债务相比,出售项目与股份仍是杯水车薪。银亿股份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期内公司营业收入24.19亿元,同比增长3.7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985.52万元,同比下降93.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3858.96万元,同比下降79.68%。困境犹存,熊续强和他的银亿仍将忍受企业转型带来的阵。

来源:经济观察网等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山西华翔和壶化股份拟IPO 已完成上市辅导
下一篇:西山煤电斥资逾12.8亿竞买晋兴能源10%股权:为焦煤最大煤矿公司

今日热读
市值突破800亿,山西汾酒股价创历史新高!整体上市再进一步
太铁净利润96亿排名第一,全国各铁路局盈利、亏损排名出炉
输血振东集团!太行产业基金携手潞商孟晓波等组建民营纾困基金
神了!山西潞宝集团将“炭中抽丝”的神话变成现实
同煤集团换帅:郭金刚任党委书记、董事长, 崔建军任总经理
山西缘何成亚马逊封号“重灾区”?干这的2万人,全国第二
山西信发铝厂环保疑云背后:80后富二代当老板身家285亿
山西省政府决定设立应县、交口、榆社、垣曲4个经济技术开发区!
再度“加码”环保产业,太化股份两年后“重启”资产收购
刚刚!古交首富耿建平被抓!
本周热读
“潞安老将”王志清挂帅晋煤集团总经理,晋煤多位高管薪酬公布
绝大多数收入来自山西“煤企”!山西精英数智正式冲刺科创板
太铁净利润96亿排名第一,全国各铁路局盈利、亏损排名出炉
市值突破800亿,山西汾酒股价创历史新高!整体上市再进一步
山西兰花集团换帅!毋瑞军任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韩瑞林任山西省建科集团(筹)董事长,山西或再增一省属国企
拟更名“双林生物”,“振兴生化”挥别山西资本市场
输血振东集团!太行产业基金携手潞商孟晓波等组建民营纾困基金
2019山西企业100强名单公布!7家企业营业收入上千亿元
山西省工信厅携四大省属国企共七方签署氢能产业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本月热读
太铁净利润96亿排名第一,全国各铁路局盈利、亏损排名出炉
2019山西企业100强名单公布!7家企业营业收入上千亿元
“潞安老将”王志清挂帅晋煤集团总经理,晋煤多位高管薪酬公布
市值突破800亿,山西汾酒股价创历史新高!整体上市再进一步
山西煤炭巨头兰花、阳煤重要人事变动,山西管安全的领导也变了
山西兰花集团换帅!毋瑞军任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输血振东集团!太行产业基金携手潞商孟晓波等组建民营纾困基金
重磅!拟募资5亿元,全球晋商科创板第一股罗克佳华首发过会
韩瑞林任山西省建科集团(筹)董事长,山西或再增一省属国企
山西七大煤企2017年度全部扭亏为盈,净资产大增突破3000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