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操纵大连电瓷亏5.5亿!这场资本雪崩是这个山西“股神”操盘


2018-08-15 00:02:26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证监会7月31日发文称,对上海阜兴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阜兴集团”)、李卫卫操纵大连电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大连电瓷,002606)股票行为进行了立案调查、审理,决定对时任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采取3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李卫卫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经证监会调查,阜兴集团、李卫卫先后控制使用广东粤财信托有限公司-粤财信托-民生世杰柒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广东粤财信托有限公司-粤财信托-民生越大柒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25个机构账户和万某、蔡某升等436个个人账户(以下简称“账户组”)交易大连电瓷股票。阜兴集团与李卫卫合谋操纵“大连电瓷”股价并签订理财协议,联合交易“大连电瓷”进行配合及分工,李卫卫要求上市公司发布利好消息配合其操作。
证监会表示,涉案账户组利用资金优势连续买卖,拉抬股价,同时虚假申报操纵开盘价,并在自己控制的账户之间交易影响交易量,阜兴集团、李卫卫还利用信息优势操纵股价。
阜兴集团、李卫卫在交易大连电瓷过程中多次利用资金优势,拉抬股价,在自己控制的账户之间交易,虚假申报,以及利用信息优势操纵股价。2016年6月28日至2017年3月1日,大连电瓷累计上涨114.32%,偏离同期中小板综指112.46%。2017年3月2日,大连电瓷停牌并发布公告启动重大资产重组。2017年12月6日,上市公司复牌后,账户组陆续卖出涉案股票,截至2018年3月28日,合计亏损5.51亿元。
处罚决定书称,阜兴集团、李卫卫采取多种违法手段操纵证券市场价格,涉案金额特别巨大,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并造成严重社会影响。朱一栋是阜兴集团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全面负责阜兴集团工作,是涉案操纵行为的组织、决策者,在本案调查过程中具有配合调查情节。李卫卫是本案操纵行为的主要实施者,且拒不配合证监会调查,违法情节特别严重。
对此,证监会开出了对朱一栋采取3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李卫卫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自宣布决定之日起,在禁入期间内,上述人员不得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阜兴集团官网显示,其是一家集商业地产、资产管理、金融、稀有金属、健康医疗、贸易和文化传媒等产业于一体的大型民营集团,下属分(子)公司近100家,员工3800人。业务范围以北京、上海、深圳、南京、宁波、杭州、青岛、长春为核心,辐射华北、华东、华南、东北、深港区域。2017年集团资产管理总额超过350亿元,贸易总额突破300亿元。
附:中国证监会市场禁入决定书(朱一栋、李卫卫) 
〔2018〕12号
当事人:朱一栋,男,1982年2月出生,时任上海阜兴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阜兴集团)董事长,住址:江苏省阜宁县。
李卫卫,男,1986年11月出生,北京宝袋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住址:山西省繁峙县。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证券法》)有关规定,我会对阜兴集团、李卫卫操纵大连电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电瓷)股票行为进行了立案调查、审理,并依法向当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依据及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当事人均提出陈述、申辩意见,并要求听证。我会分别于2018年1月25日和3月16日召开两次听证会,听取了当事人陈述、申辩意见。本案现已调查、审理终结。
经查明,阜兴集团、李卫卫存在以下违法事实:
一、涉案账户控制情况
经查,阜兴集团、李卫卫先后控制使用广东粤财信托有限公司-粤财信托-民生世杰柒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广东粤财信托有限公司-粤财信托-民生越大柒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25个机构账户和万某、蔡某升等436个个人账户(以下简称账户组)交易大连电瓷股票。相关当事人承认或有关涉案人员指认上述账户由阜兴集团或李卫卫控制使用,且上述账户交易“大连电瓷”的MAC地址、IP地址、HDD、电话号码、交易设备等交易终端地址信息存在部分重合,部分账户与涉案当事人账户存在资金往来,交易特征高度趋同。
二、阜兴集团与李卫卫合谋及分工情况
(一)阜兴集团与李卫卫合谋操纵“大连电瓷”股价并签订理财协议
2016年3月,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与大连电瓷原实际控制人刘某雪达成初步收购意向并支付定金,拟收购大连电瓷控股权。此后,朱一栋与阜兴集团并购重组事业部总经理郑卫星提及其担心刘某雪接触其他买家,致使收购无法顺利进行。郑卫星建议朱一栋先在二级市场买入,并称其认识做市值管理的操盘手,可以安排专业人士操盘。随后,朱一栋指示郑卫星开始在二级市场买入“大连电瓷”。
2016年6月,经郑卫星引荐,朱一栋开始与李卫卫合作,希望李卫卫帮忙在二级市场拿到更多的筹码,并配合其做大上市公司市值。郑卫星负责与李卫卫对接配资合作事宜,双方签订理财协议。合作模式是阜兴集团向李卫卫提供配资保证金,李卫卫负责从场外配资并操作账户交易“大连电瓷”。前期阜兴集团证券投资部负责操作的配资账户也一并交给李卫卫操作。阜兴集团给予郑卫星在财务中心一定的额度授权,由郑卫星直接给集团财务中心副总监朱某伟下达汇款指令,2016年7月开始,朱某伟通过“王某生”等个人银行账户向李卫卫及其配资方支付配资保证金。公司证券投资部宋骏捷等人负责配资账户的监控和对账。
(二)阜兴集团和李卫卫联合交易“大连电瓷”的有关配合及分工情况
双方合作之初,李卫卫在北京宝袋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办公地址北京安联大厦2112室组织员工利用配资账户下单交易“大连电瓷”,在此过程中,李卫卫私自提高配资杠杆比例,使用阜兴集团的保证金和配资资金交易其他股票,并修改账户密码。因此,2016年10月之后,郑卫星将李卫卫等人安排到上海富建酒店交易,阜兴集团安排宋骏捷监督郑卫星和李卫卫等人在富建酒店的交易。郑卫星等人长期在富建酒店办公会客,对接李卫卫的配资业务,经常在外向各配资中介租借账户供李卫卫操盘使用,多数情况下都是以郑卫星助理吴某名义和对方签订配资协议。
因李卫卫到上海操盘之后仍然私自提高配资杠杆交易其他股票,导致2016年10月底至11月初“大连电瓷”的盘面表现不稳,股价在多个交易日因资方强行平仓大幅下挫,阜兴集团利用自身管理的资管产品户在二级市场买入“大连电瓷”护盘。
2016年12月至2017年4月期间,李卫卫仍然通过高杠杆配资私自交易其他股票,2017年2月底,因相关股票连续跌停,致使李卫卫配资账户全面爆仓,配资方将相关账户中持有的“大连电瓷”强行平仓,“大连电瓷”在2月28日和3月1日两个交易日连续跌停。大连电瓷于3月2日紧急停牌,并公告宣布实施重大资产重组。
(三)阜兴集团向李卫卫等人提供交易资金的情况
阜兴集团在同李卫卫的配资业务合作过程中,朱一栋对郑卫星资金划拨有额度授权,郑卫星在授权额度内可以将保证金划转到李卫卫指定的配资方银行账户,这些收款银行账户大多由李卫卫和配资方联系后提供给郑卫星。经不完全统计,2016年7月至2017年3月,阜兴集团控制的个人银行账户共计向李卫卫控制的银行账户支付保证金约7.46亿元,向其他李卫卫合作配资方的银行账户支付保证金约9.21亿元。
(四)阜兴集团向李卫卫等人提供交易设备和交易场所
为方便李卫卫到阜兴集团就交易“大连电瓷”进行商谈、对账,开展交易等事项,2016年10月31至11月21日,阜兴集团安排李卫卫在上海四季酒店常住,相关费用由阜兴集团支付。2016年11月,阜兴集团采购40台联想X1型号笔记本电脑、120套无线网卡和40台无线路由器,供李卫卫等人使用,并将交易地点设在富建酒店8888总统套房,李卫卫的随从、保镖、交易员的餐饮和住宿费用均以李卫卫的名义挂账阜兴集团。郑卫星、李卫卫在富建酒店接待配资方等相关费用均被酒店以阜兴集团郑卫星或阜兴集团李卫卫的名义挂账处理。
(五)李卫卫要求上市公司配合发布利好信息
2016年11月中旬,郑卫星与李卫卫到阜兴集团与朱一栋对账,期间李卫卫要求上市公司发布利好消息配合其操作。2016年12月上旬,朱一栋相继决策发布2016年度利润分配高送转公告和大股东意隆磁材二级市场增持公告。2017年2月底3月初,因配资账户爆仓,朱一栋在“大连电瓷”股价连续跌停的情况下决策紧急停牌启动重大资产重组以防止股价继续下跌。
三、账户组操纵“大连电瓷”的情况
2016年3月15日,阜兴集团开始在二级市场买入“大连电瓷”,2016年6月28日起,阜兴集团开始与李卫卫合作,以做大公司市值为目的,操纵“大连电瓷”股价,2017年3月2日,大连电瓷停牌。2016年6月28日至2017年3月2日,阜兴集团、李卫卫累计控制使用461个账户,在155个交易日交易“大连电瓷”。大连电瓷于2017年12月6日复牌后,股价连续跌停,至12月11日盘中打开跌停,之后账户组陆续卖出大连电瓷股票。
涉案账户组存在以下操纵行为:
(一)利用资金优势连续买卖,拉抬股价
2016年6月28日至2017年3月1日期间共有159个交易日,账户组在其中155个交易日交易“大连电瓷”,累计买入352,869,620股,买入金额13,569,659,460.75元,累计卖出287,672,403股,卖出金额11,384,888,952.47元,其中,交易量占该股市场交易总量的平均比例为20.64%,占比超过20%的交易日85天,最高占比为2017年1月11日的66.27%。账户组持股占该总股本比例于2016年7月27日达到5.08%,首次超过5%,2016年8月18日之后账户组持股占比均维持在5%以上,最高持股比例为2017年1月26日的39.85%。
上述期间,账户组多次在盘中连续交易,拉抬股价。以“30分钟内拉抬幅度超过2%,且期间买入占比超过20%”为标准,账户组在该股交易中54个交易日发生88次盘中拉抬行为,平均拉抬幅度3.2%,其中85次存在拉抬中或拉抬后大量反向卖出情况。如2016年12月12日13:00:02至13:06:40,账户组以明显高出申报前一刻市场成交价的价格连续买入成交86笔共1,471,658股,期间股价由42.40元上涨至46.80元,拉抬幅度10.38%,同期买入占比82.80%。拉抬后反向卖出1,305,785股,卖出金额59,655,649.25元。
上述期间,账户组还多次在收盘前15分钟连续交易,拉抬股价。以“尾市期间股价涨幅超过2%、期间买入占比超过20%”为标准,账户组在该股交易中2016年9月28日、2016年10月14日、2016年10月18日、2017年1月16日等4个交易日存在尾盘拉抬的行为。如2016年9月28日,账户组在收盘前15分钟内,买入委托1,404,900股,占比45.15%,成交1,339,337股,买入成交占比53.59%,期间股价上涨2.48%。2017年1月16日,账户组在收盘前15分钟内,买入委托554,000股,占比33.27%,成交483,500股,买成交占比41.38%,期间股价上涨4.08%。
2016年10月28日、10月31日、11月1日“大连电瓷”股价走势三连阴,且11月2日、11月4日两个交易日“大连电瓷”的股价振幅较大,走势不平稳,股价一度大幅下挫,为维持并拉台股价,阜兴集团控制“煦沁聚合1号资管计划”从11月2日至11月9日连续6天买入“大连电瓷”9,757,500股,成交金额35,351万元,将股价走势从三连阴扭转为六连阳。
(二)虚假申报操纵开盘价
以“股票开盘涨幅大于2%,且账户组开盘集合竞价可撤单期间撤单数量占账户组买入委托数量比例大于30%”为标准,账户组在2016年12月5日开盘集合竞价期间,以涨停价买入申报15笔1,859,700股,占期间委托价位以上买入量57.74%,在开盘集合竞价可撤单期间撤回699,900股买入委托,买撤单数量占买入申报比例37.64%,当天股价以涨停价开盘且当日反向卖出1,456,706股。
(三)在自己控制的账户之间交易,影响交易量
2016年6月28日至2017年3月1日,其中存在对倒的交易日有125个,平均对倒比例为6.01%,对倒比例超过10%的交易日有36个,超过20%的交易日有7个,最高对倒比例为2017年1月11日的49.10%,此外账户组在4个交易日还存在通过大宗交易方式进行对倒的情形。
(四)阜兴集团、李卫卫利用信息优势操纵股价情况
1. 阜兴集团实际控制大连电瓷的信息披露。2016年3月,朱一栋与大连电瓷原实际控制人刘某雪达成口头协议,刘某雪承诺向其转让大连电瓷控股权。9月,大连电瓷控股权转让完成,阜兴集团在朱一栋主导下实际管理大连电瓷的信息披露事务和相关资本运作,阜兴集团相关职能部门分别负责管理大连电瓷大股东意隆磁材的银行账户、证券账户及证照公章,负责办理意隆磁材的股票增持、股票质押及相关的信息披露事务。大连电瓷重大事项的信息披露均由朱一栋发起或决策,阜兴集团及朱一栋实际控制大连电瓷重大信息披露的发布内容和发布节奏。
2. 上市公司配合发布利好信息。2016年11月中旬,李卫卫要求上市公司发布利好信息配合其操盘“大连电瓷”,2016年12月上旬,朱一栋相继决策发布2016年度利润分配高送转公告和大股东增持等公告。
2016年12月3日,大连电瓷发布“关于公司年度利润分配及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预案的预披露公告”;2016年12月9日,大连电瓷发布“关于控股股东增持公司股份暨持有股份达到20%的提示性公告”;2017年1月17日,大连电瓷发布“关于受让浙江东亚药业股份有限公司部分股权暨对外投资的公告”。账户组在上述公告发布前均呈现明显净买入特征,发布公告后呈现净卖出特征。阜兴集团与李卫卫利用信息优势合谋操纵市场的交易特征明显。
综上所述,阜兴集团、李卫卫在交易大连电瓷过程中多次利用资金优势,拉抬股价,在自己控制的账户之间交易,虚假申报,以及利用信息优势操纵股价。2016年6月28日至2017年3月1日,大连电瓷累计上涨114.32%,偏离同期中小板综指112.46%。2017年3月2日,大连电瓷停牌并发布公告启动重大资产重组。2017年12月6日,上市公司复牌后,账户组陆续卖出涉案股票,截至2018年3月28日,合计亏损5.51亿元。
以上事实,有当事人提供情况说明、当事人及有关涉案人员询问笔录、相关理财协议、配资协议、相关账户资金往来、相关账户交易下单地址、现场取得涉案人员的交易设备、账户组交易记录、涉案人员通讯记录等证据证明,足以认定。
阜兴集团、李卫卫的上述行为违反《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项、第(四)项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所述操纵证券市场的行为。
本案于2018年1月25日和3月16日召开两次听证会,听取了当事人陈述、申辩意见,关于陈述、申辩的有关意见已在本案行政处罚决定书作出回应。阜兴集团、李卫卫采取多种违法手段操纵证券市场价格,涉案金额特别巨大,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并造成严重社会影响。朱一栋是阜兴集团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全面负责阜兴集团工作,是涉案操纵行为的组织、决策者,在本案调查过程中具有配合调查情节。李卫卫是本案操纵行为的主要实施者,且拒不配合我会调查,违法情节特别严重。
依据《证券法》第二百三十三条、《证券市场禁入规定》(证监会令第115号)第三条第(七)项,第五条之规定,我会决定:
一,对朱一栋采取3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二,对李卫卫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自我会宣布决定之日起,在禁入期间内,上述人员不得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当事人如果对本决定不服,可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申请行政复议,也可在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6个月内直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复议和诉讼期间,上述决定不停止执行。
中国证监会
2018年7月31日

一场“股鬼”引发的资本雪崩:独家起底“华北第一操盘手”李卫卫

 

 

资本市场中总是毫不吝啬地将那些在股票投资上具备卓越的投资眼光,创造财富神话,被社会所广泛认同其才华的人,称之为股神。而另一批,躲在阴暗角落里,利用各种不可见光的手段操纵股价,以期获得额外收益的投机者,则无疑如同资本市场的鬼魅。

李卫卫显然是称不上“股神”的。

如果不是今年初来自证监会那一张高达13.06亿的巨额罚单,资本圈里是很少有人知道李卫卫的,虽然在此前他一直号称“华北第一操盘手”。

2018年6月底,正当各理财平台暴雷不断时,上海一家发行正规理财产品的私募基金——上海意隆财富及其所属的母公司上海阜兴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也“跑路”了,与其他P2P平台不同,这是国内首个是私募基金暴雷,该基金吸收投资人资金近300亿,阜兴集团的董事长为一80后江苏盐城人士朱一栋,也同时失联。

四个月前的3月9日,凤形股份(002760.SZ)发布公告称决定终止其定增事项,原因则是由于资本市场环境发生较大变化,公司未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事宜,因此证监会关于公司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批复到期自动失效。

时间再往前推,2018年1月31日,金一文化(002721,SZ)、华英农业(002321.SZ)、长缆科技(002879.SZ)、凤形股份、华闻传媒(000793.SZ)、大连电瓷(002606.SZ)等六只股票突然闪崩,同时跌停,并在此后几日也以跌停报收。

引发这一系列资本雪崩的第一张“骨牌”,便是李卫卫。

在这一场原本看似布局巧妙的资本牌局中,各张资本“骨牌”纵横交错、连环相扣,当第一张骨牌被指尖之力悄然一推,庞杂繁复的资本网络引发的连带效应摧枯拉朽。

作为引发这一场资本“雪崩”背后的操盘手,李卫卫也曾为扭转局面努力做出最后的挣扎。2018年2月2日,在上海虹桥机场附近的一家五星酒店的总统套房里,李卫卫亲自坐镇,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拯救行动”,其试图通过大批资金撬开其中一家困死在跌停板上的股票,以期给他们这场庞大的资本布局一线生机,但最终终究还是以失败告终。

7月13日,中国证券报以一篇《“华北第一操盘手”操盘路径曝光凤形股份股价“雪崩”内幕起底》的报道,在详细描述了凤形股份高管为了定增顺利实施利用操盘手操控股价外,李卫卫再一次被推至风口浪尖。

虽然随着上述案件的曝光,李卫卫的有关资本运作事迹已经成为资本圈内热门谈资,但这位号称“华北第一操盘手”的真实身份却依然是一个谜,李卫卫到底是何人?其过往经历是否真的是如其所称的那般是“华北第一操盘手”?数百亿私募基金、数家上市企业的资本运作是缘何依附于他?

叩叩财讯将独家揭秘这位神秘的华北第一操盘手的前世今生。

1)期货顾问的转身

 

李卫卫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是2018年的1月底,此时,证监会刚刚对一起牵涉数百个交易账户、组织资金数十亿元的一起市场操纵案下达了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

案由显示,“操盘手”李卫卫在阜兴集团的委托下,隐蔽地利用配资杠杆和数百个账户进行交易,不过最终仍被监管部门发现和查办。根据行政处罚告知,李卫卫拟被处以高达13亿元的巨额罚款并终身禁入国内资本市场。

1月30日晚间,中央电视台更是首次用电视镜头记录下了这起违法案件的稽查和侦破的全过程。

“200多个个人账户,只炒作一支股票,而且人人都是日进斗金的股神?带着这样的疑问,稽查部门的办案人员对这200多个嫌疑账户严密监控,从千头万绪的交易痕迹里,发现了藏在幕后的神秘黑手。一个自称‘华北第一操盘手‘的股票操盘人李卫卫。”在央视的专题节目中如此解说道。

这一支股票便是大连电瓷,这是李卫卫和大连电瓷实控人之子朱一栋,也就是在6月底跑路的私募基金阜兴集团的实际控制人,联手坐庄大连电瓷的故事。

随着1月31日这一桩案件的曝光,除了大连电瓷意料之中的跌停外。金一文化、华英农业、长缆科技、凤形股份、华闻传媒等都纷纷闪崩,在这一批同日异动的股票中,除了华闻传媒与大连电瓷有所关联外,其余几支表面看皆毫不相干,也很少有人把他们的同日大跌联想到一起。

但事后证明,这一批股票在当日的闪崩,皆因其背后的庄家或操盘手同为李卫卫所致:由于李卫卫操盘这几只股票的账户用的很多是操盘大连电瓷的信托账户。大连电瓷跌停后,信托账户遭强平引发了连锁反应。

虽然目前难有证据显示金一文化、华英农业、长缆科技等几支票的坐庄行为是否与企业内部人有关,但除了大连电瓷外,凤形股份与李卫卫之间涉嫌“内外勾结”操纵股价行为却是几乎被坐实。

据叩叩财讯粗略计算,仅李卫卫在操盘或坐庄上述几支股票的过程中,动用的资金至少超过20余亿,然而在案发之后,叩叩财讯遍寻资本圈里资深人士,打听李卫卫的身份,但皆被告知在此之前从未听过此人名字,对于其了解也仅限于公开新闻报道中的一点信息。

神秘的操盘手李卫卫到底是何方神圣?

据叩叩财讯从权威渠道获悉,李卫卫与找他操盘的大连电瓷实控人之子、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同为80后,相比于1982年出生的朱一栋,李卫卫则年龄更小。

李卫卫,1987年11月14日出生,现年31岁,山西忻州人

李卫卫第一次以职业操盘手的身份现身,便是在2016年6月与朱一栋在大连电瓷上的合作。

据中央电视台的有关报道显示。2016年,A股波澜不惊,大连电瓷实际控制人朱冠成开始退居二线,其子朱一栋接手大连电瓷,为了在资本市场上牟利,朱一栋授权其下属宋某某和郑某某以配资形式购买“大连电瓷”股票,欲操纵自家股价进行内幕交易。

同年,6月,郑某某便把李卫卫介绍给朱一栋,进行操盘;7月资金到账,李卫卫开始操盘交易“大连电瓷”,逢大量买卖时,朱一栋利用掌控“大连电瓷”的身份,就伺机释放利好拉高股价出货。

实际上,在2016年6月,李卫卫接到朱一栋这一桩大生意之前,其另一个身份便是首创期货长虹桥营业部的总经理。

据叩叩财讯获悉,李卫卫并非毕业于名校,2009年毕业于江西科技学院会计系,2010年3月进入光大期货担任投资顾问工作。

2014年1月,其离开光大期货进入首创期货担任投资顾问,2015年5月,出任首创期货长虹桥营业部总经理,一年后的6月,在接手朱一栋这一桩联合坐庄操盘的“大生意”后,李卫卫从首创期货离职。

在2011年至2016年离职之前,李卫卫还一直使用“利弗兰德”的名字开通新浪博客,在上面发表转载一些关于期货开户和交易的信息。其内容大多都是较为浅显的期货信息,抑或是类似《做事不找借口》、《快乐是什么》、《资源决定一切》等网络传销体鸡汤文。

李卫卫离开首创期货前夕,便通过股权转让等方式成立了一家属于自己的投资公司——北京宝袋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宝袋财富”),这便是李卫卫在北京操盘的大本营,其注册地址在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的安联大厦21层。

据天眼查显示,宝袋财富核准成立于2016年4月15日,注册资本为3000万元,法人代表为自然人张济,股东则为李卫卫个人独资。同时,李卫卫担任公司的监事,张济则出任公司执行董事和经理。

实际上,宝袋财富是一家夫妻店,张济为李卫卫的妻子,二人于2015年10月结婚。该企业留在工商机构的联系电话和联系邮箱,则是专门替人注册公司、代理记账的中介平台联系方式。

天眼查资料还显示,李卫卫还曾在2016年12月至2017年6月期间,在国广环球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国广环球资产”)担任董事,国广环球资产即为华闻控股的控股股东,其法人代表为朱金玲,朱金玲即为朱一栋的堂妹。

2)“华北第一操盘手”落幕

人世间,唯有信任不可辜负。

朱一栋信任李卫卫,投资人信任朱一栋。

但李卫卫专业素养不够,个人修炼更不到家。

投资人给朱一栋的遇人不淑和李卫卫的肆意妄为买了单。

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妥善处理,积极追回,不要让善良的人吃亏。

毕竟这不是P2P,而是正规的私募基金。

来源:世界晋商网综合澎湃新闻等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轻松赚千万时代一去不复返 煤炭行业40年沉浮
下一篇:号外!国企改革“双百企业”爆发,汾酒等山西六企入围

今日热读
阳煤集团拟控股德国布朗公司,山西煤机集团渐行渐近
杨建新:不变的山西首富,百圆裤业渐行渐远
陕西富豪郭家学“引援”新疆国资背后:山西广誉远已成提款机
山西焦煤化工公司内部整合完成,山西省属民爆行业重组大幕拉开!
运煤大军,你的失业危机来了,全国75%以上煤炭将由铁路来承运
教科书式的案例:A股第一单真正的敌意收购——浙民投收购ST生化
山西国企改革再出重拳:筹建山西煤机集团、加快燃气集团重组
总资产2087.3亿!刚刚,晋商银行入榜2018年全球银行1000强
公开转让6家子公司,国新能源迎借壳上市以来最大规模资产处置!
山西高速、交投齐开干部大会,山西交控三大国企主要领导全部履新
本周热读
阳煤集团拟控股德国布朗公司,山西煤机集团渐行渐近
杨建新:不变的山西首富,百圆裤业渐行渐远
陕西富豪郭家学“引援”新疆国资背后:山西广誉远已成提款机
刚刚!古交首富耿建平被抓!
山西国企改革再出重拳:筹建山西煤机集团、加快燃气集团重组
山西焦煤化工公司内部整合完成,山西省属民爆行业重组大幕拉开!
教科书式的案例:A股第一单真正的敌意收购——浙民投收购ST生化
山西高速、交投齐开干部大会,山西交控三大国企主要领导全部履新
运煤大军,你的失业危机来了,全国75%以上煤炭将由铁路来承运
公开转让6家子公司,国新能源迎借壳上市以来最大规模资产处置!
本月热读
刚刚!古交首富耿建平被抓!
杨建新:不变的山西首富,百圆裤业渐行渐远
山西高速公路集团召开干部大会:刘胜任董事长,王敏任总经理
山西高速、交投齐开干部大会,山西交控三大国企主要领导全部履新
教科书式的案例:A股第一单真正的敌意收购——浙民投收购ST生化
太原私立学校大洗牌!注资2亿,地产大鳄三盛集团入股两大私立学校
公开转让6家子公司,国新能源迎借壳上市以来最大规模资产处置!
十位山西煤老板投资的中汾酒城走出瓮局!“中国汾酒城”揭牌!
北京国资接盘!山西最大民营煤企永泰、美锦都将国进民退?
山西国企改革再出重拳:筹建山西煤机集团、加快燃气集团重组